争钓渔岛,不妨换个思路

从历史上,或者法理上考证,钓渔岛当然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可以提出强有力的抗辩。问题是,领土争端可不是打官司,中国也不接受国际法院的管辖,因此,这种争议没有仲裁者,只有听众。如果说有仲裁者,很可能只能是武力,而且武力的东西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而,钓渔岛争议对于中国最大的不便是,日本人实际控制了该岛,而且派海岸警卫队军舰守岛,不让中国渔船靠近。

 

当日本当局在钓渔岛附近抓了中国渔民之后,中国政府认为日本政府是非法的,理由很简单,这是中国领土,不能使用日本法。而日本人的逻辑是,这是日本领土,而且日本实际控制,日本当然是要“有法必依”的。中国视为非法,日本视为合法,这中间确实没有转圜的余地。

 

现今,日本地方检察官基于对华关系的考虑,释放了中国船长,仍然处理依据的是日本法,对日本来说,在中国压力下放人,虽然面子上是丢了,毕竟没有离开其基本原则,即在钓渔岛海域行使了法律上的权力。而对于中国,经过了多次抗议,乃至中断高层交流,减少赴日旅游,甚至中断给日本的稀有金属供应,是否包括擅闯中国军事禁区的4名日本人暂且不论,这一切,力度不可谓不大。应该说,中国政府打的牌不少,但是,以经济牌为主。对于民间要求政府到钓渔岛进行主权宣示,政府非常谨慎,未进行任何表态。笔者认为,这种谨慎是非常必要的。

 

日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日本外相表示,美日安保条约的覆盖范围,包括中国渔船出事的海域,其实很清晰的表示了,一旦钓渔岛有武力冲突的可能,美国依据条约是要协防日本的。以美日的海军实力来看,中国尚需继续韬光养晦,日本控制钓渔岛已经很久,恐怕不能只争朝夕。中国这主权宣示,没有足够的实力,是无法站到钓渔岛上去。按照孙子兵法,”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有理智的中国公民,恐怕也不能说,钓渔岛是我国的,我们现在就得去占领。恐怕,这种想法,目前,结果可能是自取其辱。兵者,国之凶器,是不能随便开启的。

 

其实,很多问题是历史造成的,未到条件成熟时,是解不开死结的。如日本人所谓的北方四岛,这不被俄国人牢牢占领,日本人也没什么办法。和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大国,还有印度,这种争议,在没有恶化之前,搁置争议,是没有办法中最合适的办法。领土争议,谁让步,谁都会被骂卖国贼,哪个政府会愿意担这个骂名?所以,当亚历山大大帝遇到解不开的亚洲死结时,唯一的办法是挥剑。然而,穷兵黩武的亚历山大大帝虽没死于剑下,却盛年即亡,无法生还故乡。

 

领土当然重要,对一个国家来说,其组成部分,土地,人民、政权都重要。然而,外交毕竟是为内政服务的,因此,必定是修内政是第一位的。修内政中,人民的福祉是第一位的。五四运动中提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其实,顺序颠倒的。对于中国来说,钓渔岛很重要,但是,比这个更重要的,是修内政。事情有轻重缓急,如果内政都修不好,外交上再受屈辱,国家的第三个因素,政权基础就会动摇,而政权基础不稳定,弱国无外交,这点中国人是有沉痛的历史教训的。内政清明,民主法治确立,争回钓渔岛控制权的条件可能会比现在更好,选择或许会更多。

 

争钓渔岛,不妨先敦促政府从修内政开始。要修内政,不妨从做实民权做起!

2010年10月1日, 1:08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