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城的摊位纷争看义乌的转盛而衰

——《从义乌国际商贸城一个错误的动迁决策看社会稳定是如何遭到破坏》

    前言

本人自从淡出官场之后,曾对义乌这座成就于改革开放30余年的梦幻般浙中新城,一直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

20078月中旬,我应《西部时报》主持该报“社会与法”栏目的知名记者王卫星贤弟的约稿,以“本报评论员”的头衔,曾写出过一篇题为《商人扬眉吐气,官员心平气和——一个普通外地人的义乌印象》近8000字的长文,以整版的篇幅刊载在该报2007831日的D1版上。

我记得,当时王卫星读过我电邮给他的文章并经报社总编首肯之后,要求我从一个大视野的角度,给这座新兴的世界级商贸名城拍一张“能够令人看了过目难忘”的照片。于是,一天下午,我从国际商贸城穿越马路来到对过的福田大厦,乘电梯上到顶楼咖啡厅,从窗口伸出相机怕下了一张鸟瞰国际商贸城及城市一角的照片,被报社选中刊载在我的这篇文章之中。

即使时过三年多后的今日,我这个外地人,虽然一而再地公然在国内外互联网上谴责这座城市的现任市长何美华是个芝麻级的昏官,但我却依然为自己当年能写出那种令自己的众多义乌朋友认可的文章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记得那年,我曾在文中这样写道,“义乌市作为不靠边、不靠海、不靠近大都市的浙中农业小县,既无工业基础又无旅游资源,经过不到30年的发展,就令全球商界瞩目,世界各地商人云集。在我看来,这无疑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产生的一个令人惊叹的商业神话,一个毋庸置疑的经济奇迹。”

然而,时过短短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义乌这座城市居然就在一个堪称经典昏官市长何美华的主政之下,就开始变得让我不认识她了。这座举世知名的城市某些当年最具核心竞争优势的独特价值,也开始逐渐流失,从而导致某些义乌人的精神风貌也变得日益丑陋,令我感到不可思议了。

今夜,我在远离义乌这座中国最喧嚣的城市数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从眼下正在国际商贸城激烈上演的一场市长主导的官民之间展开的摊位使用权之争,而开始继续当年我对义乌这座世界名城的传说。同时,我也将重新好好梳理一下自己对这座城市的认识和定位。

一.诚信,这种人间最值得诊视的核心价值,为何会在义乌这座靠鸡毛换糖起家的城市,由于昏官市长施政缺乏常识和蛮不讲理而快速地流失?

在我的记忆中,这最近10余年来,我同至少百余位义乌人交往过程中,虽然勃然大怒指责过一些曾经很亲密的男女朋友失礼,但迄今尚未遇到过一位不讲诚信的义乌人。一个令我非常惊异的事实是,在我所接触的那些身处社会各个阶层的众多义乌朋友中,我也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哪怕一位在诚信问题上遭到大家谴责的人。

古人说,天道酬勤,人道酬诚,商道酬信。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这短短的30年来,勤劳、诚实和极守信用的70余万义乌人,正是凭着“勤·诚·信”这三个字所成就的最具义乌特色的核心价值,才在浙江中部快速雄起,而给了世界一个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惊叹。

在义乌曾有个令我一直难解的谜困扰着我这个学识很低的人:为什么在国际商贸城里,有许许多多的商家被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混混们骗得血本无归,却难得听到有义乌的巨骗被公众舆论报道和关注?近年,我是在与众多义乌的商家互动中,才逐渐解开了这个迷。原来,我所有接触过的义乌人,大都本着“你想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去怎么对待别人”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金银律,同来自全球各地的客商做着海量的生意时,都把上门的客商看成同自己一样守信用的人。

因为在义乌人底蕴深厚的文化理念中,“客人是条龙,不来就要穷”,是他们所一直奉信的天条。至少在我的众多义乌商界的朋友中,他们的经商理念是如此简单,简单到甚至有点天真的地步:“你若时时刻刻怀疑找上门来的客商都是骗子,那你就不要做生意了。”

对此,现代经济学能很好地解释这种现象:只有交易双方彼此高度信任,那才对减少交易成本具有积极意义。说来很难令人相信,在我同义乌朋友们交往的十数年来的历史上,我还从未遇到过一个不讲诚信的义乌混蛋。倒是不少义乌商人屡屡向我这个吃了20多年法律干饭的老朽,间或资询这样的问题:如果外国客商拖欠了自己的百万货款,如今自己的摊位却被商城收回,人家客商误以为我破产了,那该怎么办才好?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如今在这座城市中居然出了个最不讲诚信的人。此人既不是一个街头混混,也不是一个三流的商城小贩,却是这座城市中的昏官市长何美华。当然,也许会有很多义乌人,立马上纠正我这个说法非常不靠谱。因为他们都可以这样说:何美华这个昏官根本就不是义乌人,他的祖籍其实是毗邻义乌的东阳,只是因为官运亨通才在四十几岁,就入主义乌成了父母官。

或许,还会有人质问我,你这个外地人有什么证据,敢指控义乌的政府首脑何美华是当今义乌最不讲诚信的人?!

好吧,诸位看官,如想知道事情的原委,那就请你根据此文后面的有效链接,去耐心读过之前我所写的那几篇文章后,再听我继续慢慢讲述,你就会恍然大悟,说我没有故意抹黑他。

众所周知,这次义乌国际商贸城二区市场旅游购物中心的230余家商户,因为何美华作为市长既无道理,又缺乏商业常识,强行否决商城集团原本已经同诸多商户早已达成的自愿搬迁共识,虽然乍看之下令人大惑不解,疑窦丛生,但其实只要稍微认真剖析其决策机制,就能令人茅塞顿开。

因此,我才不得不给所有人指出一个这样的简单道理:如果何美华具有起码的商业道德和最基本的人生常识,而不是利令智昏,极度愚昧地动用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政府公权,以市长之尊强势否决人家出租方和承租已经达成的搬迁意向,恐怕这个二区市场旅游购物中心,早已经改造成为了专业市场。此地或许在今年10月下旬的义博会开幕期间,就能让这个昏官意气风发操把剪刀轻松剪彩而博得上级领导的好评,并为其步步高升铺垫一个明显的台阶了。

可是,这个昏官罔顾中国历代清明的官员视无为而治为最高境界,居然把实现其治下政治清明和社会祥和的崇高善政善治理念当作弊屣加以抛弃,非要狂妄地凭借自己手握的重权,就不知自己姓甚名谁,而狂傲地凌驾于商城集团之上,以一种政府首脑出尔反尔的作为,将自己的下属置于没有最起码商业诚信的难堪境地。前些日子,义乌商城集团竟然在这位昏官的亲自导演下,由国际商贸城有限公司的名义,在义乌的党报上发布的所谓“四区旅购中心报名资格认证的通告”中,恬不知耻地将商城集团单方起草的格式合同中诸如“协议有效期内遇旅游购物中心布局调整,双方应无条件服从,本协议自行终止”的霸王条款,公然拿来考验义乌所有人的智商,而丢人现眼简直令人无法形容。

说实话,这个世界上只要在市场上做过生意的人,有哪个傻子不知道这样的道理:一个新开的市场,有哪个在刚刚开张的时候,其生意会好到日进斗金的地步?而相反的情形,却往往是其生意会清淡到令人心里发虚的地步,无不需要市场的管理方和入驻商家来共同努力营造市场兴旺发达的气氛。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是市场的出租方还是租赁方,都必须在哪怕双双都处于亏本经营时,大家得共担风险咬紧牙关坚持下去,这才有可能使得市场日后兴旺发达起来。

事实上,最近20年来义乌市场之所以能够超常发展到如此规模,也确实是遵循了上面的道理才得以成就。对此,这方面的反证就在义乌的不远处明摆着,相信所有义乌的商人都可以从自己的邻居东阳所搞的硕大市场无人问津的现象中,而明白这样的道理。

我想,无论哪个国家的商界,恐怕没有哪个身处旺铺的老板,会自寻死路从热闹的码头搬到门可罗雀的清淡去处,也更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自毁商誉,好端端地搬迁自己的旺铺而导致生意一落千丈。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利令智昏的何美华,才会顾盼自豪地认为自己是个鹤立鸡群的商业天才和政坛强人复合而成的超人,也只有他才可以利用自己拥有的那根芝麻官手里的权杖,把一块无人光顾的不毛之地,点铁成金打造成铺满黄金的流蜜之地。

能不能这样说,即使退一万步就按照这个昏官面对上级有关官员对他此举质疑所编造的谎言来引申,他确实是“为了保证市场的有序经营,和为了整个市场的快速发展”着想,难道他不知道夺走人家苦苦经历三年多的亏本煎熬,才好不容易培育成熟的摊位及其所属的有偿使用权,无异于公然抢劫别人家中最值钱的资产吗?这与时下国内许多地方经常令人侧目寒心的强拆民房,又有什么原则性的区别呢?他为什么不选择最简便、最具人性关怀的那种让所有商户在市场改造期间都歇业一段时间,在改造结束之后,再请大家高高兴兴重返原地的和谐搬迁改造做法呢?又有那个傻子会相信他在夺人所爱之后,却把这些最优质的摊位拱手送给从未给市场发展立下寸功的家伙来打造的构想,真是个想入天外的促进商城快速发展的高妙设想呢?

我相信所有常人都知道,在通行世界的所有平等的租赁合同中,绝对会载入如下条款:“若租赁期届满之后,出租人继续出租标的物,承租人则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续租权”。可是,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何美华统治下的商城集团制定的单方面制约承租者的租赁协议中,可以省略这样的最基本条款,反而写下违背《合同法》所规定的诸如平等、公正为基本原则的“协议有效期内遇旅游购物中心布局调整,双方应无条件服从,本协议自行终止”的霸王条款。

可能所有外地人都不会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在整个义乌商城,有个真理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常识:所有商户当下在国际商贸城中拥有的旺铺摊位有偿使用权,恰恰是所有义乌经营户们苦心亏本经营多年才拥有的唯一值钱的投资回报,这也往往是那些清贫的经营户们在义乌安身立命唯一值得骄傲的资本。

再说,在当今世界上,有哪个业主会在自己的租赁物继续对外招租的情形下,敢公然违背最起码的商业道德和最基本的诚信原则,而仅仅凭借自己随心所欲制定的不受《合同法》认可的霸王条款,或凭借某种恶势力或强势力的撑腰,就敢轻而易举地剥夺承租者的优先承租标的物的续租权?大概也只有在芝麻昏官何美华的主政之下,才会出现这种沦丧了最起码的商业诚信的人间丑闻吧?!

二.地方政府所掌握的警察权力,竟然被无知地拿来肆无忌惮介入租赁纷争,这是昏官何美华又一公权私用的新奇创造。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当商城集团在今年4月决定整体搬迁这个二区旅游购物中心,而决定将它移至四区市场五楼之时,许多面临无奈搬迁命运的商户们,其实对这一决策丝毫没有半点抵触情绪。他们所提出的唯一条件是,只要能让他们在这个市场被改为专业市场之后,自己能回到故地继续当个承租户和纳税人,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几乎没有一个商户对市场的业主商城集团,和对贡献了多年税赋的政府,存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和过度的奢望。哪怕早先已经被无可争辩地告知,自己日后返迁回到故地的摊位,只能从目前所拥有的30平米缩减到区区9平米,而且其租赁费用和缴纳的税负,则在回到改造后的市场中,都会双双超过之前的三倍,他们也并无什么不可接受的怨言表露。这些商户所唯一看重和准备拿生命来捍卫的东西,也就是这个自己用得好好的却因为市场改造却莫名其妙将要永久丧失的摊位使用权。在此,我想问问我读者们,这样逆来顺受的弱势承租者和优秀的纳税人,可能也只有在浙江义乌商城中才能找到吧?

然而,在昏官何美华主政之下的义乌市,就能发生如此令人目瞪口呆的天下前所未见的惊天丑闻。他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用地方政府所拥有的警察权力,来蛮横介入一场可以用和平协商了断的商业租赁纷争。

据多位知情人亲口告诉我,当众多商户因商城集团改变初衷而失去诚信,这些商户在极度的绝望之下,当越过商城集团直接向义乌市委市政府反映自己的合理诉求遭到蛮横的拒绝之后,在920日,曾有50余名商户结伙前往浙江省政府信访局上访,何美华不仅差遣商城集团的总裁吴波成率人赶到杭城拦在政府门前截访,而且,还派出了不少警察由一名市局的副局长带队,拿着三个摄像机横阻在门前,并逐一对上访商户进行摄像准备日后加以收拾。为此,这帮受命于何美华瞎指挥的截访警察,甚至遭到省政府门前的警卫严厉训斥。

令人感到荒唐透顶的是,笔者为了说明真相,曾将自己在商城游玩时从地上随意捡到的一张确证商户对自己摊位拥有使用权的公证书,后来随文发布在互联网上。按说,这一民事法律文书,完全无涉国家机密,商户愿意给谁看看甚至广为复印散发,都是他们自己不容任何人干涉的基本权利。可是,极度无知的何美华,竟然对此勃然大怒,指令公安机关必须彻查这张公证书是谁人泄露给了本人。为此,义乌警方迫于何美华的淫威,不得不违法动用警力,撒下大网去逐一排查谁是最大的“嫌疑人”。

尤其令人心情纠结和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义乌警方那些素质极高的警察们,他们其实无不知道自己受命于一个昏官的瞎指挥,去无端的骚扰那些可怜的纳税人,确实是去干一种根本就见不得人的肮脏活。所以,在何美华一手遮天的义乌商城,才会出现警察拿着“传唤证”合法传唤公民并强行留置纳税人一个昼夜之后,却非法地没收传唤证,不给被传唤人留下日后谴责他们胡作非为的证据。

1014日,当商城集团根据何美华的旨意极为自信地作出只在当日1630分之前,才受理商户报名以确认四区旅购中心入场资格,并公然发布通告扬言过期不候。他们原以为商户会乖乖地钻进自己架起的绞索,可是,一直等到下午1600,除了几个害怕自己顽强抗争的举动会株连亲人导致其日后当不了何美华听差的商户,以及恐惧自己在商城其他区块拥有摊位而随后可能被商城集团威胁无理收回的商家,才有屈指可数的几位乖乖前去报名签订了“城下之盟”,而多数商户根本就不理睬商城集团的要挟和威胁,丝毫不为所动。

于是,何美华为了兑现自己所做出的“坚决搬迁,毫不动摇,统一思想,全力以赴16字方针,又派出一位市公安局副局长坐镇商城,调集不少警力开始逐一上门“劝说”商户乖乖地就范。

特别令所有义乌人事后捧腹笑谈的是,在1630的最后时刻早已过去之后,商城集团和市公安局的领导们双双慑于何美华的淫威,不得不一再延迟“资格认定”的时间,不仅到了午夜时分依然不断地给那些不要这个鸟毛资格的商户们家里进行电话催促,而且,还派出警察上门把那些曾经积极上访而被录像备案的商户,从床上拎到公安局里进行“规劝”。从而,便历史性地在中国的警界首开了市长施政严重错位,而亲自调集警力深入插手经济纷争的先河。

据义乌来自警界的真实传言,那些受何美华的瞎指挥去无端骚扰商户自由的警察们,大都对自己被上级差遣而无奈地去干这种肮脏活,确实意识到会令自己玷污人民警察的荣誉而日后蒙羞,大多私下心情非常纠结和郁闷。结果,连这种匪夷所思的世界级的警界笑话都从义乌警察们口中传出:有的警察央求那些被传讯的大胆的当事人,不要出去张扬传讯的内容;而有的警察则不无善意地吓唬那些胆小怕事的当事人,若存心泄露被传讯的内容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云云。

至于对我这个无所畏惧,敢一而再地公然斥责昏官何美华恣意妄为的网络作家,他们却调动所有能够调动的资源,去四处打听我究竟是从何种渠道可以搜罗到如此精彩的内幕,并对何美华所导演的这出极不靠谱的闹剧,几乎天天在网络上进行接近于现场直播。我料想这个昏官也没有胆量敢指令警方去进行“跨省”作业。

其实,在我看来,当今发生在义乌的这场摊位使用权的租赁纷争,不管何美华打着什么冠冕堂皇的旗号,用来搪塞上级或同级和下级的关心和询问,其包藏着难以启齿的私欲和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整个义乌市,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们只要以常理而论,作为租赁方的商城集团,他把商位租给谁都是租,并不会因为租给老经营户们就会减少一分一厘的租金收入,政府也更不会因此而流失一毛钱的赋税进账。如今,何美华之所以要干出这种令亲者痛,而其让国内其他专业市场的竞争者痛快无比的蠢事,其违背起码的人生常识和商业伦理道德,更违背最浅显的政治理念和法律与事理,毫无疑问都是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对此,我的疑问是,这个昏官何美华为什么非得把人家逼得誓言要用生命做代价来捍卫自己的商位有偿使用权呢?我想,商城集团之所以迫于这个昏官的淫威而改变初衷,做出这种有违常理,也沦丧诚信的事情,其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在后台支持他们无理蛮干的何美华,一定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更大利益考量,其寻租腐败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除此之外,他种种图谋已经不可理喻。

否则,我们将很难解释,他竟敢冒险公器私用,将政府所掌控的一支准军事化的警察力量,去肆无忌惮地用来违法插手这种纯属商业纠纷,而不惜冒险做出在警察的行动中一旦出现人身伤害事件,就足以导致其丢官去职的危险事情。

三.从当前发生在义乌商城的这起不大不小的政府与商家展开的摊位争夺战,来看义乌这座国际知名的工商名城可能走向没落的前景。

最近十多年来,我因为兴趣盎然地对义乌奇迹保持持续性的关注,曾广泛地接触过众多义乌乃至金华和杭州的各界朋友们,经常与他们探讨义乌奇迹的成因和今后的发展趋势,并时不时地在网上拿义乌的故事来说给我的众多读者们听。

比如,对义乌市的前任市委书记吴蔚荣先生,我曾有过多次近距离的接触,他不仅是我在义乌的读者之一,而且,我还有一次对他的施政举措提出过自己不同的看法,而竟然被他默然加以接受了。因此,我便感觉此君确实是个头脑非常清醒的地方主官。虽然他在义乌先当市长再出任市委书记而主政该地很多年,不能说他所干的所有事情,件件都可圈可点,但他在2008年自己的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以一种具有深谋远虑的大智慧,在义乌由县级市刚刚升格为计划单列市的大喜日子里,当其主政的城市发展正处于如日中天之际,能用一场几乎席卷整座义乌全城各个阶层的思想解放大讨论,来适时地给义乌未来的发展找到可能遭遇的瓶颈,而发出了不无先见之明的危机将至的警讯。仅此后面所说的一个举措,就足证此君不是等闲之辈。

然而,聪明练达的吴蔚荣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自己的搭档何美华市长,竟然是个利令智昏的人。我想,恐怕何美华这个昏官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样的道理,对一座具有相当知名度的国际化工商业城市而言,它最具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并不是它那高耸入云的大厦展现给人看的光鲜外表,和犹如花园一般美丽的人居环境,也不是它能日进斗金的工商税收,更不是它那遍布全城能监控每个市民一举一动的十数万个摄像头所彰显的政府强权无所不在的威力,而恰恰是这座城市的主导者及广大市民们所一致信奉的诸如诚信、宽容、和谐、大气的内在素质。

如今,我们看看目前正在义乌上演的这出由何美华先生导演的闹剧中,大概也能看出这座城市必然走向没落和衰败的某些征兆和再明显不过的迹象。

按说,何美华作为一个具有研究生学历的高级知道分子,如果他的毕业证书不是从遍布各地的造假者手里买来,难道他能不明白这样浅显的道理:商城集团和那些租赁摊位的经营户,其实全部都是他治下的纳税人?如今在业主和租赁者之间发生商业纷争,他作为这座城市的行政主官,即使不同情那些犹如一盘散沙的商户毫无博弈的能力而为他们主持公道,至少也不应该站在商城集团这家强势的上市公司一边,乃至越俎代庖在后台捉住商城集团的高管们的手,而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蠢事吧?

可是,这起发生在义乌的商业纷争,却全然不符合正常民事纠葛发展和解决的逻辑。自从何美华亲自插手否决商城集团的和谐搬迁方案之后,事态就开始急剧朝官民严重对立的方向发展,他作为一座城市的裁判长,居然成为纠纷的一方而取代了商城高管们作为业主当仁不让的位置,结果,才导致事态发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局面。

昨日,当一位已经被半强制性拖去接受资格认证的商户打电话告诉我,说目前仅有12户没有前去获得四区商场报名资格的人。我于是问道:“你日后是否真的去享受这个宝贵的报名资格吗?”此人居然如此告诉我:“这个资格是他们强行栽倒我的头上,只要他们能让我在二区市场改造完成后返迁回来继续经营,我就给何美华一个面子,哪怕前去四区市场亏损三年,也去那个鬼地方碰碰运气。”

看到没有,在义乌这座举世知名的世界级的小商品城中,其实任何一个最普通的商户所拥有的人生智慧,都远超这个芝麻昏官一个数量级。

有一位网名叫俗士的浙江文友,在闻听了我所讲述的这个离奇的故事之后,在他所写一篇题为《当良民被昏官逼成“暴民”哪来的社会稳定?》的文章中,曾这样语重心长地写道:“本来,领导关心,会更有利于搬迁工作的进展。但据报,正是在何市长过问下情况才开始恶化。这我就弄不明白了,难道当地政府要从中获取什么利益吗?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想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恐怕没有人会为了公家的利益,去做这样有违常理、破坏商业规矩、遭人嫉恨的事——因为那确实犯不着。要知道,中国的老百姓其实是很温顺的,只要不把他们逼到绝处,他们都是能够沟通、协商的。可是,当你把人家可以走的道路全给堵死了,非要让人家走上绝路,那可以预见的事态也就不言自明了。常言道,泥人都有三分血性,何况人呢!”

为此,俗士在文后大发感慨道:“中国的‘暴民’往往就是这样被一个个昏官们给生生地逼出来的。”

结语

最后,我仅在此给昏官何美华先生通过网络传一句话:古人说,人非圣贤,焉能无过。一个人一时头脑发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有人给他兜头浇下数盆冰水之后,他还依然执迷不悟。可不可以这样说,何美华先生若非要在权为己用的不归路上一条道走到黑,那也只能说是他的劫数了。如果我在此不幸而言中,估计大概神仙下凡也帮助不了他改正一个如此低级的错误。

好自为之吧,尊敬的昏官何美华先生,千万不要让自己的仕途止步于这个小小的摊位使用权纷争所引发的蝴蝶效应。

2010-10-16夜初稿,10-17改定)

附:

亦忱的电子邮箱如下,欢迎义乌所有的朋友垂询:

1.      [email protected]/

2.      [email protected]/

 

延伸阅读:

1.西部时报:《商人扬眉吐气,官员心平气和——个普通外地人的义乌印象》

地址如下:

http://media.westtimes.com/shtml/xbsb/20070831/6420.shtml

2. 亦忱:《有多少不稳定事件因为昏官无理蛮干而被激发?——从义乌国际商贸城一个错误的动迁决策看社会稳定是如何遭到破坏》

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49318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


        3.
亦忱:《我想看看何美华的权力和利益链条究竟有多长?》

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497751&f=w&ctid=9174&page=1#6497751


       4.
俗士:《当良民被昏官逼成“暴民”哪来的社会稳定?》

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4&id=6496225&page=1#6496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