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尊孔读经开始

—小批《再谈我们应当怎样对待孔子》

 

《再谈我们应当怎样对待孔子》颇多“假语村言”和自相矛盾。略为浏览,简驳数点如下:

 

一、孔子是儒家学说的最高代表,经典是儒家义理的最高标准。不尊孔不读经,还谈什么儒学?作者是主张“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融合。”的。反对尊孔读经,何谈尊重儒家?没有基本尊重,何谈融合儒家?把儒学从根本上架空才好“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融合”吗?

 

二、反对尊孔读经,作者“希望看到‘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的儒学新形态”的“热诚”就言不由衷了。不错,“孔子创立的儒学思想儒学思想并非一成不变”,但是,任何“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形态”的儒学,包括汉代经学宋明理学,“根源”都在经典之中。

 

马列经典问题重重谬论连连,过了这个村就不适合那个店了,儒家经典则不一样,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传之万古而不易、质诸鬼神而无疑”的真理。“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的儒学新形态”也必溯源于孔子,扎根于经典。

 

三、作者说:“民国成立以后,康有为逆时代潮流而动,继续坚持以孔教为国教的主张,积极从事建立孔教会的活动,并在1917年宣统复辟的闹剧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北洋军阀、蒋介石集团也搞过“尊孔读经”。这些做法都没有、也不可能阻止历史前进的步伐。”

 

东海曰:如果说康有为“坚持以孔教为国教的主张,积极从事建立孔教会的活动”是“逆时代潮流而动”,如果说北洋军阀蒋介石集团尊孔读经是“阻止历史前进的步伐”,相信很多有识之士会说:逆得好,阻得好。只可惜他们失败了,中华民族遂迎来了一个比一个惨重的劫难。至于康有为参与宣统复辟的问题,是非曲直也有必要重新探讨。

 

四、作者说:“十月革命的胜利,使中国人从俄国的经验中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为之一新。从此,也开始了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相融合,形成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进程。这一进程同时包含着对西方文明成果的借鉴、吸收和消化。中国共产党人就是这一历史进程的倡导者、开拓者和实践者。正是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时代命题,指明了‘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的发展方向。”云云。

 

东海曰:中国人从俄国的经验中找到了马克思主义,或许“革命的面貌为之一新”了,但从此中华文化的命被一革再革、中华民族则越来越不走运了。“不分青红皂白地全盘否定”孔子与儒家的是谁?事实近在眼前。“把毛泽东和孔子绝对地对立起来”、“彻底否定孔子及其学说”的、“把孔子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绝对地对立起来”的,不就是毛泽东集团和毛泽东思想吗?

 


作者说:“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融合。”“马克思主义在当代的中国化,必然是马克思主义与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以及西方文明成果的进一步融合。”

 

东海曰:我很想知道怎么融合法。公有制与私有制、斗争论与和谐论、性善论与“阶级性”说、唯物主义与“唯仁主义”(既不同于唯物论又不同于唯心论)、民本仁政与党本专政等等,这些方面谁融合谁,以谁为主体,是遵守儒家道统还是依然马列指导?要融合,这些问题都是绕不过去的。

 

正如作者所说:“由孔子创立,经过孟子和荀子传承发展的先秦儒学,具有一种独立、自主和批判的精神,不盲从,不阿贵,不依附于权势。”儒家重实践重实用,但不是实用主义。在原则问题上,马列主义或许可以根据需要而改变,孔孟之道绝对不会有丝毫移动。

 

以儒家为主体的中华文化与西方文明成果的融合才是历史的大趋势,才有文化的资格和真理的力量指导“中国这条巨龙的腾飞”。至于马克思主义以及古今中外各种外道,欢迎你们前来融合,前提是充分尊重和坚决维护儒家的主统地位、仁本原则。另外,如果某些外道曾经给中华民族、中华文化造成历史性的危害和灾难,有必要作出实事求是的反思。2010-10-13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