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廊坊来的客人聊天得知,河北移动欢迎你,绝对不是笑话。北京人已到廊坊买房,把当地房价推高到8000到10000元。已超过石家庄的水平。廊坊是著名女诗人赵丽华的故乡。可以推想赵老师的新作:
一个
北京人
两个
北京人
可能
还有
更多的
北京人

吃饭遇到一个有钱人,在杭州钱塘江边上买了一套大房子。最近正在大搞装修,把保姆房改成厨房,厨房改餐厅。问他为什么这么折腾。他说,保姆房20多平米,要100多万,给保姆住太可惜了。

闹市区,马路上,一辆人力三轮车载着一小撮家具和两个姑娘。姑娘都穿着短裤,一左一右面朝后坐着。她们长得不丑也不漂亮,打扮不妖艳也不朴实,表情不快乐也不肃杀。她们在这个城市内的寄居者,从一个出租屋迁往下一个临时住所。

偶尔去了一下采访,发现陈年大蒜10元一斤;一只一斤多的活鸡,31元;一半是水的青菜1.8元,大葱也要6元一斤,只有豆腐1.5元/块,还算便宜。做了一顿饭,光原料就花了50元。

姑娘不会开车,刚从丽江自驾游归来,满面春色地讲,她这一去就是半个月,只花了不到500元钱。他听着,心里默默地说:旅游是个花钱的活,不花自己的钱,就花别人的钱。这个姑娘,不过是填补了“猎艳自驾游”这个细分市场而已。

旅游已经变成一种城市病。没钱,又想旅游,这是一对矛盾。精明的商人抓住这种心理,造一些噱头。什么“世界上最美的工作”,不过就是做一个孤独的海边垃圾清扫员而已。还有什么“专业试睡师”海选,招聘五星级宾馆试睡员,不过是哄骗那些出门连如家快捷都住不起的年轻人罢了。

车过昆山,窗外电闪雷鸣,雨水肆虐,火蛇游动。在车厢看出去,火车就像飞驰在海底。

行行复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