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收费的马甲永远换不完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时下,交通拥堵已经成为中国大地的一道诡异风景,城里堵,城外也堵;城里是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堵;城外则往往是节假日格外堵,在高速公路的收费站附近堵成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龙。

      日前有消息说,北京高速公路的大堵点杜家坎收费站有望告别拥堵。记者从首发集团获悉,京石高速五环至赵辛店立交段即将实施全面改建工程,现有双向4车道的路面将拓宽为6车道,同时杜家坎收费站将增建10个收费车道,届时该路段车流超饱和的状况将得到有效改善。

      这则消息令人忧大于喜。因为我们完全可以预料,区区5亿元投资,却可以成为京石高速延长收费年限的借口。京石高速五环至赵辛店立交段,全长4.58公里,是本市最早建成的高速路段,1986年开工,1987年开通运营。如果按照相关规定,到一定年限高速公路收费就必须取消。如果随着车辆的增多和拥堵的加剧,收费公路都可以通过追加投资的方式,名义上缓解拥堵,实际上延长收费年限,那么,神州大地,任何一条公路只要有朝一日被利益集团的收费盯上,它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千年百年无穷尽地收费下去!甚至于为了延长收费,收费公路在设计之初就“故意”让以公路满负荷运转为标准,人为制造拥堵。

      事实上,导致内地交通拥堵的两大特色之一,一是公车过多和公车使用过频;另一个就是收费站点过多,人们往往会发现,举凡拥堵的地方,往往就是收费站附近。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占了全世界70。交通部规定40公里设一收费站,而有些地方政府规定,高等级公路每20公里甚至更短路程就可设1个收费站。北京京通快速路12公里不到有3个收费站。内地收费公路不仅收费站点多而密,而且收费也极其高昂。美国高速路不是完全不收费,美东地区有收费,但收费极低,850公里的车程,收费不足9美元。而且很多地方规定节假日不收费!而在我们内地,从南京中华门到禄口机场,来回大约60公里,收费是40元;北京到北戴河,收费达120元,全程不过220公里。

      京石高速公路多年来一直是“问题公路”,它和机场高速一样多年来成为滥收费的标本:截至2007年初,京石高速公路在盈余近6亿元以后仍在继续收费,机场高速公路在过去14年里更是创下投资12亿收费上百亿的“奇迹”。两条公路原本都是政府还贷路,中途被转给了首发公司,收费期限也大大延长。收费公路在一些机构那里,正越来越成为垄断和暴利的工具。京石高速杜家坎路段又是丰台区西部、房山居民进出中心城区的主要通道,每天早晚高峰时段拥堵异常。有人大代表与京石公路收费“较劲”15年,却一直无果,甚至得不到有关该公路投资和收费的基本信息。

      又一个三年弹指一挥间,杜家坎正试图借疏堵“重塑金身”,反而让人担心交通拥堵的日子从此更加望不到头。(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