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 流

自1840年鸦片战争到义和团闹事,土里土气的中国人着实“扬眉吐气”了一阵子。儿时听大人讲:中国有个不成文的格局是:“老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老百姓”。

俗话说的“风水轮流转”。21世纪后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怕官这个格局好像没有改变,似乎还更怕了。我多次见街边路旁的小商小贩,一听说城管来了,立马抓起摊上东西没命地跑,吓得屁滚尿流。还发现只要穿上工商、税务、警察制服的人,无论走进哪家商店、公司,老板总是躬腰打笑地陪前待后,又是递茶又是送烟,唯恐不恭得罪了“祖先牌牌”,祸及一生。而“官怕洋人”到好像是个千载不变的“铁律”,在北京,使馆的车纵然违犯了交通规则,警察总是转开头视而不见;如果政府开个什么会,若有洋人在场,洋人自然是上宾。格局变得最厉害的是“洋人怕老百姓”不存在了。现在洋人不但不怕老百姓,相反老百姓求起洋人来。洋人好像一夜之间成了“铁面无私的包公”,能帮老百姓主持正义打官司。于是好些被地方黑恶势力强拆强占去房屋和土地的访民,由于多次向中央求告不果,纷纷来到北京亮马河畔—联合国驻中国办事机构门前,告状喊起冤来。笔者两月前写了篇拙文《北京一条独特的风景线—告洋状》,想不到在网上广为流传,成了个新鲜“名词”,但至今天人付我发明费。

我作为一个至今仍拿着中共退休费的老记者,写这条消息的目的:是希望中央重视民情民意,关心老百姓利益,认真听取群众声音,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不要再强打强压访民,不要乱抓乱捕访民,这样激化官民矛盾,酿成乱祸。“告洋状”这一招很损,丢尽了中国政府的脸面,也许这些访民也知道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就是“骚中共的皮”。

为什么有“告洋状”的事情发生?而且逾演逾烈?究其原因,是各级政府不干实事(他们也不想干实事,干实事就是要从腰包里掏出钱来给访民,当然不愿意),至今仍坚持 “稳定压倒一切”的“既定方针”,“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河流只能疏而不能堵,老百姓只能抚而不能压。水可载舟也可覆舟啊!千古名言名句,而今为政者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事实是维而不稳。当局在“”上匝下的人民币高于军费,请问稳住了吗?依愚之见,何不把这些钱给予访民,那真的就稳住阵脚了!再不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了。

由于“维稳”错误的方针政策不改,现在首善之区的北京也广设关押访民的“”、“黑牢房”、“黑集中营”,迫使无权无势的访民只好去“告洋状”。他们明知“告洋状”不解决问题,但得告下去,坚决地告下去!告得来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政府正在努力干着违反法律与人道的丑事、恶事、坏事!请问:难道中共还有脸说自已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党”吗?“多行不义必自毙”呀!

出于爱党之心,护国之念,我们才说出这番肺腑之语。胡主席,我们才是真正的“救党派”,那些歌颂你的,称赞你的,才是“亡共之心不死”的奸臣。不信你去核查,这些人不是贪官,准是墨吏,绝无一个好东西。

在“共和国61周岁华涎”的昨天,竟有数百访民成群结队去“告洋状”。据中文网站披露:“10月1日上午9时许,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滞留在京访民到联合国驻华机构办公楼(人权组织驻华,难民署)要求人权。抗议人权白皮书称‘5年上访连续下降’的不实之词。北京警方已获特情报国庆节有大批访民联合国驻京办事处告‘洋状’信息.布置大批警察在联合国驻京办事处必经之路口.早9点有30多访民要求强行进入联合国驻京办事处,被身穿战斗服的警察全部抓走.昨夜北京警方在南站附近大清查,已经抓走许多访民.以减少今天联合国驻京办事处前的压力.随后大批访民陆续赶到位于燕莎桥下的联合国驻京办事处.到早十时许,又有大批访民源源不断地涌入联合国驻京办事处.多名义工在现场拍摄。据说,原计划今天有上千访民去联合国办事处。由于走漏消息,北京警方从昨夜就大规模清理旅馆和露宿街头的访民。”

10月1日前的30日下午两点,我坐车路经联合国总部中国(北京)办事机构门前,又见大批“告洋状”的访民,高举状纸在那里喊冤叫屈。我终于鼓足勇气停车前去探看探问,想不到七八个访民一下拥上前把我包围起来,送的送状纸,递的递材料,使我无暇顾及。我的心痛得流泪,却无能力帮助他们。我不敢久留,怕国安盯上另生事端。于是我飞快撤出包围圈,谁知他们追着我屁股送材料。回到家,我将收到的几份状纸择要选出一份公布于后,但愿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帮助他们解决。

这是一张“国家信访局的上访登记表”,编号为080144。姓名尚加富,男,41岁,四川省绵阳市游x区重街18号附8号。

事由:2000年10月当地丰泰公司勾结官方强折我家住房,先断道路,再捣毁墙壁。后趁我外出不在家,立即进行非法暴力的野蛮折迁,将私人财产和房屋进行彻底摧毁。我多次本着国家法律,向地方政府进行反映要求赔偿,但总是解决不了。对此,恳请中央给予高度重视,责令地方政府依法赔偿我家私有财产。

第一次上访时间是2007年12月4日,答复意见是:地方从未给予处理答复。复查意见:未给处理答复。再复查:仍是无处理答复。为此,尚加富从2007年10月到如今,先后六次来北京上访,直到现在也未解决问题。

其它几份状纸大同小异,都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暴力折迁引出的事件。人的心都是妈生肉长的,如果自家房屋被黑恶势力强行折迁了,能不喊冤么?

我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关心遍地如蚁上访的访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伸出正义之手,帮帮他们,献献人之爱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