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希望自己能预知将来,所以,有星相学,有面相学,有占卜术,然而,西方和阿拉伯都有同样一句谚语,只有上帝(真主)才能预知未来。笔者这文章,不能算预测,只能算猜测,这个猜测,是从上天赋予的人心为基点的。

 
国美股东将在一天后举行特别股东大会,陈晓和黄光裕谁主沉浮?股东说了算。黄是大股东,然而,没有超过50%,据报道,黄光裕家族持股比例为32.47%,明确表示支持黄光裕家族的郑建明持股2%,欧阳雪初及湖南职业投资者持股为0.6%,黄光裕方面合计持股为35.7%。

 
陈是小股东,但是引进了盟友,贝恩股份,搞定了黄的旧将,加起来陈晓阵营一方,目前包括陈晓本人1.25%,陈晓女儿陈叶0.42%,永乐旧部员工3.45%,加上贝恩债转股后持股9.98%,投资机构F&C持股0.05%,合计持股为15.15%。

 
国美电器的其余大股东均为机构投资者,其中,摩根士丹利3.99%,摩根大通5.49%,富达国际4.37%。从目前角度看,胜负决定在其他机构投资者。如果以战国比,黄光裕乃秦国。而其他包括陈晓等乃六国。因此,双方都使劲招数,合纵连横。

 
战国时,苏秦和张仪都是从人性恶的基点来游说秦和六国的,不是诉之于人性的贪婪,如以土地贿赂,就是诉之于多疑,反间计。或者诉之于恐惧。以陈、黄的资质,这些游说策略,恐怕都已经对机构投资者陈说过,想象一下,机构投资者如果是秦或者六国。会如何反应?

 
如果是陈晓的说客,对机构投资者只有一句话,你们希望秦始皇归来,还是希望一个民选总统。选择黄光裕,他雄才大略,霸气毕露,一旦再次掌控国美实际控制权,最后的结果必定是重新吞并六国,机构投资者未必有好果子吃,你们的目的当然不是在长期持有国美,是希望有一个好价钱,但是,这个好价钱的前提是,没有秦国一统天下的压力,如黄光裕重新掌控国美,其操控压力之下,你们必定是贱卖,而选择陈晓,我可以听你们的话,我干得不好,你们可以罢免我。我干得好,你们可以选择出售,得高价而还,岂不上策。为你们计,一定是合纵以抗秦。

 
如果是黄光裕的说客,对机构投资者也只有一句话,市场需要我黄光裕。在中国,电器市场不止国美,还有苏宁。没有一个雄才大略的秦始皇,是不能打败竞争对手。你们机构投资者的目的,最后都是为了出售股权以活暴利,如选择我,我定能打败苏宁,一统江湖,到时,你们岂不是笑到最后,而陈晓的领导下,国美和苏宁的差距缩小,有反超的可能。选择他,你们最后要血本无归。为你们计,一定要连横以做强,不选择平庸。当然,根据战国策,黄的说客,还可以分别给各机构投资者以特别的好处,以破坏合纵。(此处是假设)。

 
说实话,这种说辞都有杀伤力,要看对付的是谁?犹如一些纯情的说辞,说给山楂树之恋的静秋听,她会很感动,帮你编金鱼挂件。说给潘金莲听,她会说,闪开,让老娘看看你的存折。机构投资者大多数西方公司,即使是华人管理者也是受西方思想影响的。在他们的历史上,也有一段战国时期,或许延续时间一直到二战结束。其基本套路是,不能让欧洲大陆上的任何一国做大。法国做大了,联合起来打法国,德国做大了,联合起来打德国。英国佬借隔海相望的地利,使用的战略平衡手,(谁强就帮弱的一方打强的),这一手,一直到现在美国佬还在中国南海使用。因此,欧洲在大多数时间内,有几个列强,要是只有一强,这一强延续不会很长时间,即使太阳王路易十四,拿破仑,希特勒,最后,都会被合纵打败。合纵笑到最后。

 
以西方机构投资者的角度,似乎选择合纵的可能性更大。毕竟操控一个陈晓容易,对付一个黄光裕难。当然,在中国的土地上投资,说不定,机构投资者也得唱中国的东方红,冒险欢迎下秦始皇归来未必是坏事,况且,秦始皇还在狱中。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7/zMMDAwMDE5OTIzMQ.html?source=hp&position=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