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都活过来了却没躲过无良开发商

 

 

据中国之声报道,都江堰市胥家镇某项目工地11日傍晚因劳资纠纷引发一起打斗事件,致两人受伤,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10月13日中国广播网)

其实,用“打斗事件”这样的新闻词汇来描述,是根本不准确的。真实的情况是,开发商即将驾车离去时,3名工头只能挡在车前。在双方并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的情况下,车边三名男子掏出匕首和砍刀就是一番狠刺,然后迅速逃跑。而且,这甚至都算不上“民工讨薪”,民工们只是在已经被开发商推迟一次之后,按照之前承诺去讨要赖以活命的生活费(工资要到完工才能结算),总额不过一万多元,而此刻很多民工身上只剩下几块钱,吃饭成了大问题。

此前一天,30余农民工在黄河边杀鸡叩头跪求河神显灵帮忙讨薪,让舆论为此发出一片唏嘘之声。然而,这些民工与其说是祈求河神显灵,不如说是祈求吸引媒体眼球,因为在层出不穷的民工讨薪事件中,媒体和公众早已“审丑疲劳”,非如此“创新”如何能引得媒体关注?要到什么时候,民工讨薪才无需想尽各种“行为艺术”以吸引媒体眼球,而仅仅依靠公共权力的责任承担就能解决问题?又要到什么时候,民工的劳动能得到真正的尊重,资本家不至于像对待阿猫阿狗一样无视民工的正当权益?

与之相比,都江堰的近两百名民工,则以另一种完全被动的方式,深深地刺痛了我们:在这样一个民工讨薪被殴打早已不成其为“新闻”的社会里,也许唯有民工讨薪被杀身亡,方能再度唤醒公众早已麻木的痛觉神经。

支付一万多元的民工生活费,对于动辄以亿万来计算利润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说,简直不过九牛一毛。开发商就算有再大的难处,在民工生活即将无以为继的困难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东西”的资本家,也不至于不承担为之卖命的工人生活费的支付义务吧?给你卖命干活,饭钱没了你都不管,这家开发商怎么就这么狠呢?为了不支付一万多元的民工生活费,竟然对工人拔刀相向,在开发商的眼里还有一丁点的王法吗?难道廉价的不仅是民工劳力,就连民工生命也是开发商可以予取予夺的吗?

更要命的是,这不是别的地方啊,这是四川都江堰啊,是两年前才刚刚经历过大地震生死苦难的土地啊。地震对于人们的生命洗礼与灾难教育,在经济利益面前为何如此不堪一击?以至于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就让某些人的内心回归到了黑恶暴力的原始丛林时代?大地震中被激发出来的人与人之间的朴素关爱都哪里去了?经历过如此苦难的人们,难道不更该拥有一颗充满慈悲和怜悯的心灵吗?

大地震都活过来了,却躲不过无良开发商的屠刀!任何良知未泯的人们都有必要继续“围观”:如此明目张胆的开发商行凶,究竟会遭到怎样的法律惩处?只有这样,所有的社会公众,以及那些无良资本家们,才能知道:“杀个把人”在我们的时代究竟还算不算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