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加息有助于抑房价

央行加息有助于抑房价

 

2010-10-20 南方都市报

 

   
10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再出奇兵,决定自2010年10月20日起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由现行的2.25%提高到2.50%;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由现行的5.31%提高到5.56%。

 

   
三年之后,在市场人士对加息绝望之后,中国央行再次加息。通常而言,央行加息是为了降低经济增速,打消通胀预期,抑制资产泡沫。

 

   
但在全球资金一体化、全球套利资金风起云涌之际,加息未必能够抑制通胀。

 

   
加息抑制通胀需要前提,并列的重要前提是,拥有高效的国内市场,汇率自由浮动,坚定地执行通货膨胀目标制。期间存在三步曲,拥有高效的国内市场是建立浮动汇率机制的前提;有了浮动汇率机制,才可能拥有独立自主的利率政策。

 

   
拥有高效的国内市场,意味着多数企业可以抵御汇率与利率的起伏,不至于出现在汇率压力下溃不成军的局面。而在汇率市场化的前提下,可以执行独立的货币政策,利率不必亦步亦趋跟着美欧等国。拥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央行可以建立货币信用体制,重新捡回失落的人心。

 

   
归根到底,货币信用是防止通胀的良方。如果央行坚决以CPI3%为控制目标,不达目的绝不收兵,市场就会作出明确预期,资产泡沫绝不至于不可收拾。在控制通胀预期方面,德国、加拿大等国是全球央行的导师,而美国、日本等国则成为糟糕的标本。

 

   
加息是个通道,是一连串事件。通常而言,前两次加息大都只有象征意义,是央行释放紧缩信号的汽球,资本货币市场通常会上升而不是下降,所谓“利空出尽是利好”。只有在加息使投资风险大幅上升、投资成本超过收益时,资金才会鸣锣收兵、马放南山。

 

   
在资金全球一体化的时代,某个央行的加息不可能起到作用,只有协同作战,才能战胜通胀和资产泡沫。除非中国已经与美国达成了共识,否则,此次加息很难收到抑制通胀的效果,反而会让通胀预期火上浇油。

 

   
目前全球出现新的套利趋势,从日本、美国等货币泛滥的低息国家,流向通胀压力巨大、经济增速相对较快的新兴国家、商品资源型国家,具体而言,即流入澳大利亚、南非以金砖四国等国家。新兴市场的利率不可谓不高,巴西的基准利率达10.75%,南非的基准利率也达6.5%。自6月份以来巴西里尔、南非兰特对美元的汇价上升均超过了10%。今年9月16日,印度央行宣布上调该国基准利率(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6%,上调反向回购利率50个基点至5%。但结果却令人失望,从9月30日-10月6日流入新兴股票市场的资金规模高达60亿美元,创下33个月高位。环球新兴市场第三季资金流入高达229﹒78亿美元。

 

   
相反,如果中国央行加息放出紧缩信号,而美元同步以较大幅度上升,导致人民币实际汇率上升,则央行加息将在短期内收到抑制通胀之效。这正是市场的表现,中国央行刚一宣布加息,美元马上得令,开始大幅上升,截至北京时间10月19号晚10点半,美元指数已大幅上升1.2%。

 

   
从长期看,如果中美之间不能协同作战,如果美联储放任美元下挫,那么中国央行加息的独角戏将成为无人捧场的悲剧,根本达不到效果。

 

   
好消息是,此次加息能够摧抑房地产泡沫。

 

   
房地产前有严厉的房地产新政,加上目前的升息预期,未来还有房产税重拳伺候,多数投资者会知难而退。以商业按揭贷款而论,一些银行已经取消了首套房的优惠利率,二套房利率1.1倍,利率高达6.116%,加上未来房产税,估计成本在每月7%以上,除非房地产能够每年稳定上升10%以上,否则投资房地产就难以做到盈亏平衡。

 

   
疯狂的投资者应该保持最后一丝清醒,房地产投资的黄金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0年10月22日, 10:5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