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穷二代官二代众生相 三国演义时代开始

近一个时期以来,富二代、穷二代、官二代已成为舆论的热门词语,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从成都富家子弟“豪车聚会”,到网络的“贫二代18条标准”,再到河南省固始县的“选举门”,人们强烈地感受到当前中国社会正步入一个有待破解的“传承怪圈”。贫与富,官与民,客观上说,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同时,二代们的不同生存状态、不同社会境遇,因其折射着社会生态,自然会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一旦有极端的个案发生,更会成为舆论的焦点。

“×二代”热炒,孰是孰非焉能断然说清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是一句老话。子承父业在很多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家族产业得到延续,手艺绝活得到传承。因此,“独二代”、“写二代”、“演二代”、“星二代”……一个个粉墨登场。然而,当二代之间鸿沟日益加深,并形成对立情绪和阵营时,就不能不引起社会的重视。当前最引人注目的当数“富二代”、“穷二代”和“”的对立和冲撞了。

“富二代”,财富的继承人。所谓“富二代”,是相对于那些改革开放以来“先富起来”的“富一代”而言的。伴随“富一代”的老去,“富二代”正在开始大面积地从他们的父辈手里接过财富的接力棒,有的已经成为一些规模很大的民营企业的少帅。这些没有经历过创业辛苦的年轻人,能够将父辈的财富帝国支撑下去吗?“富二代”会不会成为“秦二世”?这是社会讨论的中心议题。据调查,目前中国“富一代”的年龄均已达到60岁左右,有些已超过70岁,因此,财富接班人问题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全国工商联编制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报告》指出,中国有300多万家私营企业,90%的家族企业创始人都希望子女接班。浙江省温岭市的调查也显示,当地86.5%的家族企业尚未进行“交班”。今后3~10年内将出现“交班”高峰。这些企业占温岭企业总数的79.6%,一批30岁左右的富豪第二代将陆续接班。2008年胡润百富榜中,35岁以下的企业家有2l位,其中有6位是“富二代”。浙江省绍兴县企业家协会的会员共102名,其中第二代企业家有51名。“富二代”已经走上了接班的岗位。

“穷二代”。贫困的传承者。“穷二代”又称“贫二代”。所谓“穷二代”,是指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里,处于社会较为底层的贫困劳动者的后代们。他们可能是城市下岗工人的子女,也可能是新一代农民工。他们的童年可能被高额学费门槛阻拦在学校的大门之外,如今只能进血汗工厂,靠出卖体力拿到低廉的收入维持生计。据统计,中国目前有一亿多农民工,他们中有大约5000多万人为“穷二代”。网上有一则“贫二代的18条标准”,对照这一标准,80后新生代农民工是典型的“穷二代”。2009年8月,南京师范大学学生们自发组织的“青春共进”计划小组走上街头、工地,对“穷二代”进行了抽样调查。在被访者中,他们的月收入大多都在千元上下,有的是各类企业的操作工,有的是饭店的服务员,有的是各类超市、店面的收银员,有的则刚刚很茫然地踏入城市正在寻找着谋生的机会……他们的普遍反映是,社会给“贫二代”的机会太少,如果有个富爸爸,结果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官二代”,权力的世袭者。所谓“官二代”,顾名思义,即父辈当官,子女继续当官。但是子女当官往往是在父辈庇护下才戴上“乌纱”的。颇有封建世袭味道。“官二代”在中国各地比较普遍,虽然有规定的官员选拔程序,但这些程序都是掌握在当官人的手中,其结果自然由掌权者拍板定夺。甚至有些地方连程序也不去走,完全由“一把手”等少数权贵说了算。这就增长了“官二代”现象的蔓延。《杂文报》最近的一篇时评透露,某省的县级市甚至规定,正科级以上的官员可以安排两名子女进人机关“接班”。早在2004年7月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推出的重量级研究报告《当代中国社会流动》中的统计数据表明,父亲具有权力资本的那些人仍比一般人更易于成为干部。“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1倍”,隐形的比例恐怕还要比这一数字大得多。据统计,各阶层子女进入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的机会不同,父亲是国家干部和企业高管的,这些人的子女最有可能成为国家与社会的管理者;工人家庭出身的100人中只有1人进入国家与社会管理层;农民家庭出身的100人中还不到1人进入这一阶层。”“官二代”们从开始踏入仕途起,就受到各种形式的关照,有着平民子女无可比拟的升迁优势。官员中,“你提拔我儿子,我提拔你女儿,共同进步,皆大欢喜”,分赃式的权力寻租较为流行,于是构成了当前我国畸形的官场生态。

2010年10月27日, 1:56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