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由于热心网友追问关于麻疹疫苗的事情,我特地编撰一个问答录,在此以享读者,如果你有特别问题,请致信[email protected],我可以考虑加入此问答录中。】

问:麻疹是一种什么病?

答:麻疹是一个令人恐惧的传染病,因为它有极强的传染性,如果你缺乏免疫力,与麻疹患者同处一室后你被传染的几率达90%,在疫苗产生以前,到了20岁,几乎人人都感染过麻疹。麻疹是一种病毒性疾病,因此同其它病毒性疾病一样,一旦发病,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只能依靠患者自愈。如果患者不存在营养健康问题,死亡率为0.3%,在不发达国家,如果有营养不良及医疗条件差,死亡率可以高达28%,在免疫系统受损的人群中,死亡率达30%。在中国,麻疹死亡率为0.08%左右。

问:麻疹如果发生,会引起什么后果?

答:麻疹往往引起多个系统的并发症,包括耳部感染、气管与咽喉部的炎症、肺炎、脑炎、与血小板减少症,在妊娠妇女,它引起流产、早产、及婴儿发育不良。在美国麻疹患者中,并发症达到30%,20%的人需要住院治疗。在1999年,全球估计因麻疹死亡人数接近90万人,2001年,美国红十字会联合其它国际机构在全球开展了“麻疹行动”,要在2010年将全球麻疹死亡人数减少90%,至2008年,全球因麻疹接种减少了78%的麻疹死亡。中国在2009年新增麻疹病人5万多人,其中死亡39人,从发病率上说是第七大传染病。

问:麻疹疫苗接种有什么效益?

答:麻疹疫苗针对贫困人口具有最大的效益,可以降低总死亡率的30-86%。单剂麻疹疫苗预防效果达95%。

问:麻疹疫苗有没有风险?

答:任何疫苗都有风险,麻疹采用的减毒活疫苗,Merk公司于1963年开始生产(Attenuvax),于1971年与腮腺炎、风疹疫苗合并成为三联疫苗(MMR),因此,现在的大多数资料都是关于三联疫苗的风险。减毒疫苗在理论上都存在变异毒株引起欲预防的疾病的可能性,要么再次变异产生毒性,要么存在着对低毒性病原的人群易感性差异。脊髓灰质炎由于其预防疾病已基本消失,发生疫苗诱发原疾病时可以清楚识别,如果发生在麻疹就很难判断了,疫苗本身也可以导致麻疹,但一般症状较轻。

问:麻疹疫苗具体有什么风险?

答: MMR三联疫苗会在20%左右的人发生不良反应,包括高热、急性关节炎与关节肿胀、轻度皮疹等,不到万分之1发生严重过敏反应,低于百万分之1的人发生脑炎脑病。1991-2001年间,美国共接种326万次麻疹疫苗,1.46亿次三联疫苗。国家不良反应报告系统登计麻诊疫苗有387次不良反应报告,占总数的万分之1.2;三联疫苗2.4万次,占总数的万分之1.6。疫苗损伤赔偿麻疹疫苗共有161份申请,54例赔偿;三联MMR疫苗共有749份申请(其中50例死亡),获赔247例。77-98年麻疹疫苗有1次申请没有赔偿,MMR疫苗有13次申请5例赔偿。

问:我需要接种麻疹疫苗么?

答:中国是麻疹高发国家,故而强烈推荐进行有效的麻疹预防接种。

问:我孩子以前患过麻疹,他需要接种么?

答:如果有确切的麻疹病史,患者需要自身免疫系统清除病毒,必然发生免疫应答,因此,有麻疹病史者不需要接种。在美国如果有麻疹病史,医生不推荐后续接种。

问:为什么中国专家推荐有麻疹病史的人仍然要加强接种呢?

答:这个问题应当问中国的专家。减毒疫苗诱导的免疫力都可以持续多年,未减毒的感染应当产生不弱于疫苗的免疫力,一定会有免疫应答,提供持续终身的免疫保护。我不知道卫生部专家是否考虑了中国医生的诊疗水平,如果此前的诊断不准确,那就应当接种,因此,如果是疑是诊断,应考虑补种,但如果确诊过麻疹,就不必要接种及承担其相应风险。麻疹并不属于易于误诊的疾病。

问:最早应于什么时候开始接种?

答:美国、、台湾均推荐在1岁至1岁零3个月期间接种MMR,其后于4-6岁第二次接种。两次接种间隔时间起码1个月。美国疾病预防中心提供资料说,如果在1岁以内接种,由于婴儿有来自母体的抗体保护,疫苗会被抗体中和,而不产生免疫应答。另有资料把母体抗体保护的时间延长到18个月。婴儿6个月内受到绝对的保护,此后减弱,可以持续到18个月。中国要求在8月龄接种第一剂,于1岁半到2岁接种第二剂。中国不是唯一推荐此种接种计划的国家。

问:哪些人不宜接种?

答:孕妇、重病患者、输血及血制品者不宜接种或宜缓种,免疫功能障碍者仍可接种,但需咨询医生。

问:麻疹可以被消灭么?

答:理论上可能可以。麻疹只在人类传播,偶见其它灵长类动物感染。如果人群免疫率极高,比如达到95%以上,可能可以消灭它,但麻疹传染性极强,还有动物宿主,彻底消灭它也可能不切实际。

问:为什么WHO提出消灭麻疹这个目标呢?

答:WHO的目标不是要完全消灭麻疹,而是在全球范围内从2000年到2010年减少麻疹90%,阻止其爆发。有专家认为这一目标都很难实现。

问:如果我的孩子接种了2次,需要第3次接种么?

答:不需要。即使是你的孩子遵照中国的接种计划,在2次接种后,其产生抗体的几率已经达到99%以上,第3次接种完全没有效益,因此是不必要的。

问:为什么WHO的专家说不管以前病史与接种史,小孩都要接种呢?

答:这样的说法不太负责,也不符合WHO的推荐与原则。对于群众性普种,WHO的原则是让人群接受起码一次麻疹疫苗接种(即所谓的给予第二次接种机会Second Opportunity for Measles Immunization),而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接种。对于不应当接种的人进行接种,是一种浪费卫生资源与引发反对接种情绪的做法,不应提倡。

WHO专家提到1994年英国实行普种,不管以前的接种史,那是因为那之前英国麻疹接种只接种1次,跟中国的两次接种计划没有可比性。而跟中国有可比性的,是香港1997年的普种,香港已经实行2次计划免疫,如果学生证明有过2次接种,就不再进行第3次接种。无论是英国,还是香港,都是根据流行病监测发现可能出现人群暴发麻疹而采取的紧急措施,跟中国目前采取的行动完全不相同,英国与香港都成功地扼制了麻疹暴发,说明了普种对遏制麻疹爆发的效益,香港的成功,证明了第3次接种是不必要的,纯属无稽之谈。

对于中国来说,唯一可能让WHO考虑接受第3次接种的情况是此前疫苗的无效性,如果有一次接种无效,或者中国疫苗有效性达不到第1次85%,第2次95%,比如,两次只有60%,那么两次合并,效果只有84%,于是进行第3次接种也就合理了。即使中国疫苗效果差,两次都只有80%的效果,综合效果也高达96%,不需要进行第3次接种!如果真是这样,卫生部需要公开诚实地面对公众。如果本身是劣质疫苗,再种1次,又有多可靠呢?

我注意到中国2009年麻疹发病率比2008(当年中国有14万多人发病)大幅下降,降幅几乎达到2/3(从每10万9.95降到3.95),多半是计划免疫的效果,在此时执行全国普种,似乎时机并非那么恰当,很有中国为了WHO的政治目标而蛮干的味道。因此,WHO的专家似乎让政治主宰了科学,是不适当的。

问:网上流传王月丹博士质疑此次麻疹普种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

答:王月丹博士敢于质疑卫生部的行为,是值得赞赏的,他质疑的方向也是正确的。中国的官员要习惯于被人质疑,不要动辄说人造谣,尤其是对方是专业人员的时候。没有人质疑就很危险,很容易搞大跃进,因为科学不等于盲目蛮干。王月丹博士作为免疫学专家,其质疑是有道理的,卫生部不应,也不能回避,应当向公众出示国内疫苗产品有效性的技术证据,有多少,出示多少,以释公众之疑。国外疫苗有效,并不标志国内疫苗就有效,前一批疫苗有效,并不表示后一批就一定有效。王月丹博士关于死亡率的计算并不完全对,但他提醒我们麻疹在中国的死亡率并不可怕,进行麻疹接种一定要平衡效益与风险,接种疫苗是有实实在在的风险的。

问:方舟子批王月丹,认为卫生部的举措不容置疑,你有什么看法?

答:蚂蚁批评骏马不会吃草。一个外行批评内行,不值一提。

问:你认为卫生部做法是否妥当?

答:中国的确在此前就向WHO承诺进行人群普种,以大幅减少麻疹的发生率与死亡人数。但中国卫生部的做法似乎从科学上有欠妥当。第一,普种范围过宽,要求此前已经按接种计划完成了麻疹接种两次的人第三次接种,乃至于有麻疹病史的人仍然要求接种,是不科学的;第二,没有哪个国家会强制国民接种,即使是免费的,仍然属于侵犯人权,卫生部应当采取柔性的措施,而不是刚性的强硬措施;第三,普种范围缺乏科学指导,中国在麻疹接种上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如果只着眼于儿童,无疑会丧失大局观。第四,时机似乎不恰当,中国目前麻疹流行趋势不支持一次大规模的普种,因为现有趋势是大幅下降,普种后几乎无法判断普种是否有效,将会极大地防碍以后的相关免疫工作。

阻断麻疹传播的是人群免疫力,不是儿童免疫力,诚然,儿童多发病,但不排除未获得免疫力的成年人不会携带病毒进行传播,当麻疹流行时,成年人都会因为儿童时期的感染而产生免疫力,这是为什么麻疹在成年人少见的原因,但中国执行人群麻疹免疫已有30-40年,麻疹流行规律被打破,而各地执行免疫计划参差不齐,这就会导致很多的成年人因为某种程度的群体免疫而从未被感染,病毒可以籍着他们传播。中国需要针对成年人进行血清学研究,看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免疫力,能阻断病毒的传播,否则,在普种计划中,要包括成年人。

从人群免疫力的角度来说,如同WHO所表达的那样,如果所有儿童都接种起码一次,产生85%的人群免疫力,就可能阻断了病毒的传播。卫生部的重点应当是那些一次都未接种的也未患过麻疹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儿童。在儿童中间强调每人必须接种,是属于想当然的蛮干。

问:我是成年人,需要接种麻疹疫苗么?

答:如果你从未接种过疫苗,也未患过麻疹。你需要接种,尤其是女性。如果你身内没有抗体,产生的婴儿就谈不上有母体抗体的保护,中国仍然是麻疹高发国家,所以最好执行接种计划,怀孕后不能接种,所以要考虑提前接种。美国免疫计划推荐年轻成年人(低于40-50岁),接种1-2次,中老年人,接种1次。

问:你对中国即将到来的麻疹普种计划持什么态度?

答:我支持WHO与卫生部的相应努力,但也希望WHO与卫生部的专家做好基本功,普种本身从来都不是目标,强制要求适龄儿童人人接种,既不现实,也违反科学原则,加大了疫苗副作用的发生几率。

普种的目标是让本身没有免疫力的易感人群产生免疫力,在中国条件下,说不定还包括成年人,这一切需要细致的血清学研究,而不是一味地蛮干。婴儿不是同一天生的,易感人群是在源源不断地增加的,期望一次普种就打断病毒传播,而缺乏人群免疫力具体研究,属于假科学之名实行的想当然执政。如果我的猜测属实,中国人群中未有免疫力的成年人起着宿主作用,中国的这次普种效益将比较有限,远不如英国1994年与香港1997采取的行动所取得的成功。而中国现有的流行趋势,将使普种的效果无法判定。

把疫苗浪费在已经有免疫力的人群是不适当的。那些已经接种过2次的人或者有过麻疹病史的人纯属浪费,而绝大部分接种过1次的人都属于浪费。把这些浪费用于从未接种也未患过麻疹的人,效益将是非常显著的。

问:你对家长们有什么建议?

答:家人的健康,自己要负责,医生与政府从来只有建议权,而作为监护人有最终的责任。如果你的孩子在规定的年龄范围内,此前未接种,或者只接种过1次,距此次接种1个月以上,你应当高高兴兴地带孩子去接种,并对医务人员表示感谢。

如果你的孩子此前已经接种2次以上,你需要拒绝接种,并向医务人员的好意表示感谢。

如果你的孩子此前确诊过麻疹,你需要拒绝接种,并向医务人员的好意表示感谢。

如果你的孩子有不适于接种的疾病基础,请不要误种,导致严重后果。

如果你家里成年人中有未有过接种史也未患过麻疹的,尤其是未来母亲,需要主动寻求接种。

公众需要支持王月丹博士的义举,习惯于向官方问责,要求卫生部出示疫苗安全与有效的技术资料——不是泛泛而谈我们的疫苗有多好的效果多么的安全,而是要具体的实验与检验资料。

问:你对卫生部与WHO专家有什么建议?

答:没有哪一个国家实行强制免疫,中国也要遵守相应的底线,尽管增加了工作的难度,但那的确是你们的工作。免疫接种是需要签知情同意书的,是遵重人权的表现,希望看到中国政府把人权落到实处,而不是空口白话。

针对中国高发疾病进行人群普种有效疫苗,是一件利民护民的好事,如果让不科学的做法把好事变成坏事,那无疑就是最低能的表现了。中国政府的行政决策,应当更加公开透明,提早产生预案,给予公众更多的知情权,而不是象现在那么被动。

WHO专家需要学点政治,不要立足了狭窄的技术层面,忽略了促使成员国加强公共决策能力与民众认受度。另外还要加强业务水平,一个国际机构被人嘲笑,就不好意思了,损伤威信,不利于未来的工作。


问:如果这次我的孩子在普种中是第二次接种了,她(他)需要继续执行预定的计划免疫么?

答:不需要。计划接种的目的是给孩子接种两次麻疹疫苗,如果这一次是第二次接种,那她(他)就是提前完成了计划接种的目标。因此以后用不着接种第三次。计划接种把时间分开得大一些,免得把孩子打针打怕了。

问:有没有办法检查我的孩子是否有了抗体有了免疫力呢?

答:是的,可以检测抗体的。我在文中说做免疫血清实验,就是指随机抽查人群中成人,看是否90%以上人都有抗体。抗体检测虽然贵,已经是常规项目了。在北京,肯定有医院能做这样的检测。现代疫苗研究,早就是抗体时代了,检测疫苗有效不有效,过去看是否防病,现在都看血清中有没有抗体以及抗体滴度的高低。

问:我儿子出生5个多月的时候忽然脸上开始出现红点,第二天全身布满密密麻麻的红疹,妻子很着急要去医院,我说先不急,观察一天再说,果然第三天开始消退,第四天就彻底消失,皮肤又回到光滑白嫩,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出麻疹,如果是,这算不算自身免疫系统发生过免疫应答?

答:麻疹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因此,在疫区的大部分人成年之后,都可能已经获得了免疫力,如果你太太曾经打过麻疹疫苗(中国自1978年开始大规模麻疹免疫,因此可能你太太可能有过接种史),那么她也有免疫力。在婴儿出生后,来自母体的抗体保护着他们不患麻疹,在6个月内,几乎受到绝对保护,此后保护能力逐渐减弱。因此,WHO在麻疹高发区建议从8个月开始接种,来自母体的抗体是为什么8个月接种效果不如1岁才开始接种更好的原因,打入的疫苗如果被抗体消灭了,就不会诱发自身的免疫应答。

如果缺乏母体抗体保护,婴儿一样也会发麻疹,最近香港学者陈伟明等总结的一份报告中,最小的麻疹患儿只有2个月大。小婴儿患麻疹,其恢复时间较快,发热之后出疹子也快,但其发热时间也平均有5天,开始发热后两天内出疹子,而更大的婴儿则有7天发热时间,4天后才出疹子。除了发热,婴儿还会有上呼吸道症状,比如鼻塞,咳嗽,90%以上的婴儿都会有。综合考量,我认为你儿子5月大时患的不是麻疹。如果是的话,你们不大可能不去医院就这么轻松地过去了。

我知道你下一个问题多半会问,如果你的儿子患的不是麻疹,那会是什么病?根据有限的病史资料,可以有很多的可能性。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性,另一个是一种有趣的可能性。

你儿子可能患的是德国麻疹——正式学名叫风疹,也就是MMR三联疫苗中那个R要预防的疾病。顾名思议,德国麻疹是德国人发现的一种麻疹,它远不如麻疹历害,但临床表现象麻疹。对大多数儿童来说,德国麻疹象感冒一样,甚至不如感冒那么严重,很多人甚至注意不到发疹子就过去了,病程也比麻疹短得多。德国麻疹发热不历害,所以你不提发热,其疹子先从脸上发,然后扩散到全身,一般3天后消退(所以又叫三天麻疹)。德国麻疹对儿童损伤不严重,但为什么又要做成三联疫苗呢?保护未来母亲,如果母亲在妊娠中发感染德国麻疹,有严重后果,引起流产或者风疹婴儿(先天畸形),故而儿童免疫计划中要加入德国麻疹。同样的道理,MMR中的另一个M,是保护未来的父亲,儿童发病不严重,但对未来的父样就损伤大了,引起不育。那么你的儿子需不需要继续风疹免疫呢?需要,尽管他极大可能患的是风疹,但很难确认,能够引起类似表现的因素太多了。

另外,如果你夫人大量饮酒,然后给孩子喂奶,那么小家伙也会醉的,小家伙醉了,说不定就会起那么些疹子,表示抗议。如果母乳喂养,小孩对某些食品过敏,也可以出现过敏性皮疹,妈妈一旦停那些食物,就很快恢复了。


问:我的孩子在8个月接种了一次麻疹疫苗,然后在XX时候又接种了一次MMR(麻风腮)三联疫苗,现在需要接种么?如果多接种几次,具体有什么危害?

答:不管是几联疫苗,其中必然含有足量的麻疹疫苗,你接种两次就够了,再多种一次,并不具有什么效益。如果没有效益,为什么你要让孩子白挨一针呢?跟孩子商量一下吧。

麻疹疫苗的危害我在前文中具体提及过,不过,那是国外的资料,中国的疫苗,我查不到具体的资料,因为疫苗的严重危害,需要极大样本,只有市场后监测与研究,才能发现,而中国没有这一环节,很大程度上是不知道的。你的孩子既然已经有99%以上的把握对麻疹有了免疫力,为什么还要冒搞不清楚的风险呢?

中国需要加强市场后研究与监控。1999年,美国唯一上市的轮状病毒疫苗,轮盾疫苗(RotaShield)被发现显著增加小儿肠套叠的风险。小儿肠套叠,在正常人群只有0.03-0.05%的几率,即使轮盾疫苗增加其风险3-7倍,也要多达万人接种才能增加1-2个病例,所以前期安全性研究根本无法探测到这样的风险增加,只有靠疫苗上市大规模使用后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才能发现,而美国疫苗副作用汇报系统在其中就起着关键的作用,这一系统是美国政府组织的,让人们针对疫苗使用后发生的副作用进行自愿汇报的体系。在轮盾上市后,大量的小儿肠套叠引起了关注,随后研究证实了疫苗的确引起肠套叠,美国疾病控制中心随即发出警报,取消对它的推荐,该产品随后撤出市场。

WHO就有针对疫苗副作用的国际汇报机构,中国尚未加入。如果中国政府持续地忽略疫苗的副作用监测,无疑是对人民的健康不负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民间的力量应联合起来,创造一个民间的疫苗副作用监测体系,事实上,即使中国官方创建疫苗副作用监测体系,中国民间力量仍然需要一个监测体系,以形成互补作用。在美国,监测市场后副作用的体系就既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互相补充。

问:我的孩子在8月大接种了第一次麻疹疫苗,不久将计划进行第二次的MMR(麻风腮)三联疫苗,那么我是否应该放弃这次加强免疫呢?

答:这一次加强疫苗只有麻疹疫苗一种,如果你考虑给孩子接种三联疫苗,就不必进行这次接种,因为你随后接种三联疫苗让这次接种变得没有意义。相对而言,选择这次单种麻疹,而放弃随后的三联疫苗,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因为这一次麻疹普种提供的是单一的麻疹疫苗,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更应该按计划接种接种多联疫苗,可以减少孩子的不适与疼痛。否则,你这一次接种了麻疹,其后还得寻求风疹与腮腺炎疫苗接种,如果再打三联疫苗,这一次就多余了。

问:我的孩子已经接种过两次疫苗了,我能不能在北京找家医院查一查他有没有抗体?

答:在国外,麻疹抗体检测已经是医疗常规了,国内可能只查对于急性感染有意义的IgM抗体,而不查IgG抗体,后者才是鉴别孩子是否有长期免疫力的指标(但对临床诊断也还是有意义的,只是中国医院不查而已)。如果你的孩子接种过2次,那么他(她)有抗体的几率超过99%,用不着查了。

如果你实在想查,在国内其实大医院都有能力查,只是成本很高而已,如果你能找到一批人一起查,找在医院内工作的朋友帮忙,定购相应的试剂盒,你在医院的朋友还能出研究论文。目前国内大部分针对麻疹IgG抗体都是研究中查的,大学医院都应该有此能力。

IgG抗体的滴度,国外认为120mIU/mL以上就有保护价值,其实低于此值可能也有部分的保护价值。

问:我的孩子在8个月刚打过麻疹疫苗,如果这次打,她(他)只有9个月,我应该打么?

答:如果你现在打,孩子仍然能得到足够的免疫力,但我不建议现在马上又打。在1岁以内最好只打一针,第二针留到1岁以后。来自母体的抗体可能对1岁以内的婴儿疫苗起作用,减少免疫应答的机会,因此最好把第二针留到1岁以后。


问:我娃娃查出鸡蛋过敏,网上都说不能打,但医院说只要以前打过就可以打,对吗?但是以前打麻疹疫苗是不知道鸡蛋过敏啊。

答:由于麻疹疫苗是用鸡蛋胚培养的,因此医务人员曾经认为对鸡蛋过敏的人不能打,但后来的研究证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对鸡蛋过敏的人也可以打麻疹疫苗。如果以前打过都不出问题,印证了这一说法,因此可以放心地去打。

问:我儿子4周岁,去年这个时候得过高热惊厥,在医院打的消炎针之后就好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在发生高热惊厥过,请问我们家宝宝可以打麻腮风吗?高热惊厥在不在禁忌范围内。还有我儿子这周感冒了,好了以后要过多少天去打麻腮风针呢?

答:你儿子的情况,可能是某种细菌感染引起高热,随后发生高热惊厥,经抗细菌治疗治愈。因此,不存在什么禁忌。感冒会诱发身体处于免疫反应状态中,影响到疫苗的效果,有研究证实,在感冒后一个月内打麻疹疫苗,不能诱发免疫应答者比例显著增高。因此,你应当等儿子感冒好了一个月后再考虑接种相关疫苗。

问:为什么这一次免疫称为强化免疫呢?麻疹免疫能强化么?

答:强化免疫的说法是错的。一个典型的强化免疫疫苗是乙型肝炎,一般乙肝疫苗要求3-4次免疫,如果仅仅是一次免疫,即使部分人产生了免疫应答,其抗体滴度很低,免疫效果不好,其后的加强免疫,可以显著提升这些人的免疫应答水平。以健康成人为例,在给予10µg疫苗后,第一次免疫只有31%的人产生高于100mIU/mL的抗体滴度,而第二次后提升到42%,第三次提升到89%(所以有人建议免疫四次)。

在麻疹免疫,没有强化免疫一说,因为抗体滴度的提升,只在6个月内有效,其后降至第二针以前的水平。麻疹免疫的第二针,叫补种,按中国的计划免疫,第一次接种后,有15%的人不产生免疫应答,而第二针是针对这15%的人去的,由于检测抗体对于补种一次的成本要大很多,所以其他85%的人就为这15%的人牺牲一次,多接种一针。由于第二针往往达到95%以上的效率,所以最后只剩不到1%的人不产生免疫应答——其中说不定有的人天生就难以产生免疫应答,因此,再叫99%以上的人为不足1%的人牺牲,还不知道这牺牲是否能使他们产生免疫应答,是不必要的,第三次接种是不必要的。

免疫能力并不单看抗体水平,麻疹免疫后抗体水平会持续下降——道理很简单,身体维持与产生这些抗体是有代价的,如果无用武之地,就浪费了,因此身体在发现麻疹入侵的风险很小时,会自动减少抗体的产量。免疫过程中要产生记忆细胞,如果再接触病原,身体迅速恢复抗体的生产,提供相应保护。即使你身体内抗体水平降低到有保护效力的120mIU/mL以下,也能得到免疫保护,就是这个原理。

麻疹免疫应答几乎是全或无的,如果应答了,就产生了足够提供保护水平的抗体与记忆细胞。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你感染麻疹,野生的麻疹病毒毒力更强,你的免疫系统反应要激烈得多,必然产生免疫应答以消除病毒,产生的抗体水平可能四倍于麻疹免疫所能产生的抗体,你的身体会更加“深刻”地记住这些病原,这是为什么确诊了麻疹,你就根本不需要考虑接种麻疹疫苗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