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盖满印章证监会也不能免责

就算盖满印章证监会也不能免责

 

2010-10-13 每日经济新闻

 

   
在权贵经济盛行的经济体,任何一个善良而天真的愿望都会遭到扭曲。

 

   
创业板就是如此。为了培育本土PE鼓励风险投资,在创业板开板前,证监会在审核“突击入股”时放宽了有关限制。根据2008年10月执行的新股上市规则,对于在发行人刊登IPO招股说明书前12个月内以增资扩股方式认购股份的持有人,要求其承诺不予转让的期限由之前的36个月缩短至12个月。但这一政策却为突击入股与PE腐败者培育了套现乐土,他们只需一年就能实现真金白银的收入。与此同时,创业板遭遇上市变脸、成长性名不符实的尴尬。

 

   
监管层终于从很傻很天真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突击入股的锁定期被延长。据10月12号《上海证券报》报道,在最新一次的保荐代表人培训会上,证监会内部规定要求延长“突击入股”的锁定期,招股说明书刊登前1年内入股的,锁定期从之前的1年延长至3年。

 

   
我们看到了证监会致力于封堵内幕交易,肃清市场秩序,在查处内幕交易、并购重组寻租等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从高淳陶瓷到天山纺织,内幕交易一一曝光。但不得不提出,证监会没有致力于从制度上解决根本问题。中国证券市场制度上的根本问题是,没有发挥市场筛选机制,该进的不能进,该退的退不了。直到目前为止,证监会仍然没有提出明确的退市预期,只是传出信息,借壳上市标准将与IPO趋同。我们更要防止,证监会的行政干预无微不至,却没有成为保障股市安全的屏障,反而成为卸责的挡箭牌。

 

   
仅举数例。

 

   
一是新大新材,这家因专利原因惊险登陆A股市场的公司,在上市之前发生专利纠纷而向深交所申请暂缓上市,此后媒体报道在政府的斡旋下妥善解决。该企业能够摆脱立立电子、苏州恒久的命令最终上市,有赖于地方政府的的偏爱。证监会只要地方政府作保、有关部门盖章、官司已然了结,日后发生的一切都是法律、政府的问题,与己无关。

 

   
相似的还有星网锐捷,今年4月15日,星网锐捷发布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因相关工作人员的疏忽而未能及时向公司证券事务部告知公司专利法律状态的变更情况,因此公司与保荐机构协商决定暂缓发行,同日还发布了对部分专利情况更正的公告。4月9日公布的招股意向书,披露了公司拥有的部分专利,其中,发明专利8项、实用新型专利35项、外观专利12项及正在申请的专利12项。公司自查发现,已经失效的专利多达12个。只要有机构背书,星网锐捷还是成功上市。

 

   
二是山西证券,这家业绩平平的券商上市之前被诟病业绩平平、与农行官司不清,联席主承销商则为中信证券和中德证券,中德证券为山西证券控股66.7%的子公司,子公司保荐母公司,母子情深难免眼开眼闭。不过,从法律上看、从规则上看,一切都没有弊病,山西证券在万众瞩目中施施然上市。真是,笑骂由人笑骂,好钱我自赚之。

 

   
上述例证属于制度性弊端。从法律上没有问题,从制度上看似乎也挑不出毛病。环保有问题?好办,地方政府说服环保部门重新评估出具一张证明;上市之前股权存在问题,好办,让地方国资委出具一张证明,显示一切符合要求即可。发审委拿到这样的背书,即便市场指责的声音再响亮,即便媒体喊破了喉咙,上市也没有问题。

 

   
你能说证监会不负责任吗?他们实在是太负责了,负责到细抠字眼的地步;你能说证监会负责吗?可惜,他们只对文本负责,只要有完美的文本,就可以遮盖事实。拿到了这样的文本,上市公司的假成长与伪创新、甚至日后被披露篡改资料,证监会统统可以免责,把所有的板子打在中介机构、上市公司、盖章的部门的身上。证监会责任小了,市场风险没有因此变小。

 

   
以山西证券为例,性质当然没有像太平洋证券那么恶劣,但在中国关联交易割不断、理还乱的情况下,有责任心的监管者会防患于未然,阻止母子之间的保荐与被保荐关系。而对于屡禁不止的PE式腐败,早就应该延长锁定期、征收较高的利得税。笔者一再强调,在中国这样初级的信用缺失的市场,监管手段一要实用二要成本低,以期收到最好的效果。

 

   
证监会很忙,创业板公司上市材料申报多如牛毛——一份份材料看过去,怪不得发审委员辛苦得很。但笔者忍不住想说,活该,谁让你们管了不该管的。让交易所负责,你们来监管和惩处不就行了吗?

 

   
文牍会海加审批,是传统的管理方式,也是伪国际化与滥用程度的标志。面对日新月异的市场,传统的管理模式捉襟见肘。

 

   
建立正确的架构,把发审还给交易所,把监管交给证监会,把违规者交给法律,把进退市交给市场吧。

  

注:与郎先生关于房地产的争议,是见解不同。

   
写文章、做节目从来对事不对人,不必过份解读。

   
下午金融沙龙,对未来市场有分歧。这是个锻炼心智的时候,本人的逻辑没有变,对宏观经济与市场,都按照既定的方针。

   
所写市场之事,都是观察市场、四处行走,以及与资深市场人士交流的结果,绝非信口杜撰。

   
如果有人要问市场人士的名字,对不起,无可奉告。我必须遵守信义,否则朋友的事业可能因此丧失。

2010年10月12日, 8:5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