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显示器 | 评论(2) | 标签:所见所闻

一周流水杂谈

★两个“死对头”

这是1980年,偶然相遇的戴安娜和卡米拉被媒体拍下的尴尬照片。众所周知,英国已故王妃戴安娜生前和查尔斯王子现在的妻子卡米拉是一对“死对头”,正是卡米拉的介入直接导致了她和查尔斯婚姻的破裂,两人之仇可谓“不共戴天”。

在世人的眼中,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两个人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戴安娜,这朵英格兰的玫瑰,这个上世纪最富有魅力的女人之一。她年轻、美丽、高贵、大方,几乎在任何她出现的地方,公众都会被她举世无双的风采所倾倒。再来看看卡米拉,她的容貌和美丽几乎是沾不上边,当戴安娜如同一朵鲜花一样绽放在世人面前时,卡米拉已经是年华老去,步入中年了。在最糟糕的那段时间里,英国媒体甚至用“又老又丑的巫婆”来形容她。但就是这个有丈夫、有孩子,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人,打败了人们心目中的女神戴安娜,让世纪童话婚姻的幻象彻底粉碎。

——显示器

★居然有这么多人对房价调控不满意

人民日报公布调查显示,九成多网友对现在房价不满意,认为房价非常高;64%的网友认为房价有上涨压力;超八成网友认为“新国十条”调控政策落实不力;65.4%的网友预测会进行二次调控。(9月27日《人民日报》)

超八成网友认为房价调控不力,这是《人民日报》调查出来的数字,想必比较客观、比较权威,绝非“谣言”和“误读”了。居然有这么多人对房价调控不满意,实在让我很意外——房价调控已经取得了多么重大的胜利啊,难道这些人都看不到吗?!

有效遏制了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我们房价调控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现如今,尽管某些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仍如脱缰野马狂奔不休,但一线城市房价的增势显然已大幅放缓,时至今日还尚未涨到一百万一平方,可以说房价调控的初衷已然达到,且效果极其显著。

——乔志峰

★这是一种现代世界的蒙昧奇迹

纷纭的传说终于下落为确凿的现实:据朝中社29日报道,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28日选举金正银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同一天,朝鲜官方媒体宣布了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儿子金正银被分别任命为人民军大将的消息。

朝鲜劳动党从1958年3月、1966年10月到2010年9月,一共只开过三次党代会,这应该算是一种世界奇观。继1966年党代会44年后再次召开的党代会,可以说是为金氏家族的第三代继续把持朝鲜党政军大权张目的大会。将自己的妹妹、儿子一股脑儿封为大将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在朝鲜这样的国家,这是一种现代世界的蒙昧奇迹。

——小远

★这是怎样同归于尽的游戏?

你说,那“人造鸡蛋”咋研制出来的?那烂皮鞋咋煮成了胶囊和果冻?你说,谁第一个想起用甲醛喂海鲜的呢?你说,怎样让甲鱼半年长成三年的个……他们咋就这么聪明、化学学得这么好呢?

人人都是发明家、魔术师,人人被逼成了质检员、化验工。这是个怎样的循环?怎样的生存共同体?怎样同归于尽的游戏?

——

★韩寒vs中国教授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张鸣教授说:中国教授总和的影响力还不及韩寒。此论一出,媒体哄动。显然人们从娱乐的角度去理解了,忽略了其中另一方面的含义。其实,如果此说成立,问题就大了。因为中国教授是吃国家奉禄的,由纳税人供养。相反,韩寒自食其力。这不等于说,中国纳税人供养一班废物?

  我真希望张鸣在胡说,在哗众取宠。但要命的是,此说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似乎还有沉甸甸的事实依据。笔者是学经济学的,深知中国所谓的经济学大家,很大程度上,徒有虚名。

——石立刚

★“精英”也正在成为一个被毁掉的词汇

  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流氓”一词一般意指几种人,一是指动辄喊砍喊杀、崇尚暴力的家伙,与“暴徒”同义;二是指性方面喜欢胡来的猥琐之徒,与“淫棍”同义;三是指玩世不恭、摒弃道德感的人,与痞子同义。

不巧的是,最近的几桩新闻事件,新闻当事人本来是所谓的知识精英群体里的人物,却分别与上述三个特征相吻合。

诠释了“暴徒”涵义的是雇凶伤害方舟子的“准中科院院士”肖传国,目前已被刑拘;属于淫棍类的是这几天红遍网络的天津某副教授,这位副教授的日记近日被传到了网络上;还有一位痞子类人物是“微博捉奸”的男主角,铅笔社的民间经济学家陈青蓝。

  继“小姐”和“同志”之后,“精英”也正在成为一个被毁掉的词汇,搞得现在几乎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知识精英了,这确实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怪现状。

——李铁

★人们为这事多喝了多少酒啊

回了趟乡村老家,听说村里的中学今年全军覆没,没一个考上高中的,升学率为零。小学也早就破败不堪,乡村教育的凋敝破产,影响的何止是乡村。我那位亲戚就是这样的中学出来的,他还上过高中呢,去北京讨生活,也仅仅知道抬尸要钱。城乡的藩篱打开就合不上了,居住在城市里的决策者,对农村作出的政策,最后都会反作用于城市。

和当年的中学同学每天见面,听他们哪个同学混成了正科,哪个正县级又进去了。本市最有名的一对夫妇,丈夫是教育局局长,后成为政协副主席,妻子是副市长,曾任财政局局长,去年双双进去了。贪污数量、稗闻野史、男女花边、夫妻关系,成为小城一年来热烧不断的话题,小城人们为这事多喝了多少酒啊。

——潘采夫

★你的钱包装饰了波霸的梦

我有一央视的朋友,前不久去非洲拍片,回来后说了件真事:有个姑娘在国内泡上了非洲某国的王子,全家人敲锣打鼓欢送她光荣出国当王妃,美女跟着黑马王子飞啊飞,飞到了沙漠,谁知王子虽非冒牌,却没有宫殿,只有几间茅草房,连电灯都没有,完全一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美女立马就哭了,跑去中国大使馆满地打滚:“大使救我啊,奴家被拐卖啦。”这故事的韵味十足像那个段子:一个妓女收到了假钞,愣了一愣,撕心裂肺地喊,我被强奸啦。

不过,你一定不要低估了某些中国女性的智慧,有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鬼佬正在沦为苦主,制夷须用石榴裙,那班鬼佬的祖宗烧了我们的圆明园,我们的巾帼们现在正在曲线索赔。我曾在论坛上见到有个在华居住的老外哭诉,说他的钱财被一个上海女子及其姘头以结婚名义诈骗一空。哦,你站在桥上看美女,美女的姘头在楼上看你,波霸装饰了你的眼睛,你的钱包装饰了波霸的梦。

——刘原

★感谢你们目光如烛火

9月9日,顶着烈日,我俩来到杭州市下城区行政服务中心。钢印盖下去的一刹那,我心一颤,一个快乐单身汉的时代彻底结束了。拉着女友进去,领着老婆出来。当我们携手走在运河岸边,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你们的见证下,我俩情定终身,像两个赌徒掷下命运之骰。如今枫叶红了,稻子黄了,洪水已退,鹅卵石铺成一条通向丰收的路。我们的爱情经过一个夏天的发酵,已酿成生命中满满的一杯。岂能我俩独饮,惟独忘记了你们?如今,拒不与世俗汇流的我俩,已悄然结婚。没有排场,简约如诗经时代;没有仪式,静好如琴瑟和鸣。

感谢你们目光如烛火,照亮我们以后携手的生命。

——王佩

★ 一架停在空中的飞机

卡夫卡:你没必要离开房间,待在桌子旁听音乐就行。

甚至不必听,等着就行。

甚至等也不用等,只要保持沉默就行。

大千世界会主动向你走来,由你去揭开她的面纱……

——钟立风

★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

和尚的信仰,是能成佛,懒蛤蟆的信仰,是能吃到天鹅肉,富人的信仰,是多赚钱,穷人的信仰,是吃饱饭。而整个中华民族的信仰,应当是道德。要重拾道德信仰,只有道德信仰,才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信仰是民族聚合的核心。信仰对于一个群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凝聚力,已经被普遍地承认。诗人惠特曼: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

——黎汝胜

★远处:一匹马,背拖一抹夕阳

1974年,瑞典著名诗人马丁松由于“他的作品通过一滴露珠,反映整个世界”而获诺贝尔奖。

这个7岁成为孤儿,16岁开始在外国轮船上当水手、周游世界的诗人,其创作风格以浪漫主义为主,间或有神秘、悲观色彩,他的抒情诗含蓄隽永,富于哲理。这首题为《风景》的小诗与我国元朝的马致远的《天净沙·愁思》有异曲同工之妙。

《风景》

马丁松

苍翠的野地上一座石桥。

一个孩子站着。他望着流水。

远处:一匹马,背拖一抹夕阳。

它静静地饮水,

鬃毛散落在河中,

好似印第安人的头发。

(李笠 译)

——显示器

显示器的最新更新:
  • 只是这稍显不足 / 2010-09-27 11:10 / 评论数(8)
  • 而最轻微的叫喊也让它们飞走 / 2010-09-20 10:16 / 评论数(12)
  • 谁偷走了我们的时代 / 2010-09-12 11:20 / 评论数(18)
  • 只为了看见那顺理成章的风景 / 2010-09-06 10:24 / 评论数(14)
  • 拿不出事实的人,才需要拿出铁锤 / 2010-08-30 11:18 / 评论数(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