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X派出没,注意!

武侠江湖见面都会要报名头的,守规矩的少侠会报门派,在下华山派令狐冲。在江湖上混久了的,出场时别人会介绍,这是华山掌门君子剑岳不群。要再有名,犹如国家领导人,不必带名片,只需说,本人东方不败。见者无不肃然。最不济的,是“我爸是李刚”。等于,这小子一整个脓包,自己既无本事,又无名号,剩下的活,就是啃老族,别人听见的也只是他爸爸李刚,而不会再问你姓谁名啥。金庸小说一般安排这种人都是给少侠们祭刀的,在祭刀之前,自然这些脓包的日常营生就是寻花问柳,欺男霸女。小说的江湖何尝不是现实的社会,多少人叫得出李刚儿子的名字?然而,君不知,这是江湖上最低调的门派,叫我X派。

 

江湖险恶,当李刚儿子酒后去泡妞时,高头大马不小心压死压伤二民女,依照律法,低可以靠轻罪交通肇事罪,高可以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假如,没有江湖上闲人鼓噪,这小事,本可以拿《红楼梦》护官符中,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李不理,爸是李刚敢不理,低调拿钱堵住受害人的嘴,按交通肇事罪判个三年,缓刑四年,不用坐牢,叔叔伯伯最多说声,刚哥,下回把孩子管好了。

 

如今的江湖有了网络,事情就被鼓噪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定以危险方法危害交通安全罪?李刚儿子首先是醉酒,意识模糊,漠视公众生命(理论上包括他爸爸李刚,鉴于他爸爸李刚也有高头大马,也有安全气囊,故即使撞了也不会有危险,实践上可以排除)。其次,撞了人后置之不理,扬长而去,客观上有漠视的行为,最后的话,我爸是李刚。更可以印证,我就这样,你能奈我何?南京醉驾撞死多人的张明宝情节类似,不就定危害公共安全罪吗?难道富二代、官二代就都该从轻罪,而其他人等就可以用作儆猴的鸡?如此,张明宝的无期徒刑不就很冤吗?要是张明宝也拉开车窗喊一嗓子,我爸是西乡侯张飞呢?

 

鉴于全江湖上无聊之人集体鼓噪起来,县城副都头李刚本无能力做一个全国范围内的消毒,然而,李刚儿子的高调,连累了“我X派”,从而不得不浮出水面。我X派,X不可以填“操”字,但是和其有关,可以填我爸派,我妈派,我爷爷派,我干爸派,我恩公派,反正不操不行,光操也不行,因为除了血缘,(当然,血缘就依赖操),最最关键的是,这个代词,一定要有权力。你说,我爸是王二麻子,对方必定回一句,你他妈的是王八羔子吧。瞧,不起作用。必须是,我爷爷是毛XX,他爸爸是金XX,要混到代词是正向敏感词一级(反向敏感词起的是反作用),几乎江湖上无人敢碰,类似任盈盈的圣姑地位。如果混不到全国敏感词,如在当地属于驰名商号,也行,李刚就是保定驰名商号,一说,杭州张小泉,哦,行,好剪刀。一说,保定李刚,哦,好爸爸!李刚儿子犯了一个大忌,我X派的帮规是低调,低调得到地下才行,这家伙居然敢当众放卫星。这可连累了帮派了。

 

鉴于,此事在江湖上引起了对“我X派”的公然不满,我X派为维护大局,不得不出手。一派出高级文宣部门CCAV出面,给李刚父子黄金广告时间,只要求一个字,哭。至于演技,我X派的低调确实都是演出来的,李刚出色完成了组织交代的任务,当然,他以后在江湖上多了一个绰号叫干嚎王李刚。为了儿子和帮派,这点不算什么。其次,让河北大学出面让目击者噤声,江湖上所有传言均可能变谣言。三,谁传播谣言,就让警察出手。萝卜泥河北大学校长抄袭门据说,就这么定的调。

 

我X派都知道,在江湖上,最大的事情都会被下一个江湖大事替代,围观群众对某一事的兴奋点是有限的。至于定什么罪,一般人反正也搞不清两个罪的区别,至于缓刑嘛是不可能了。最后,我X派会请出北京几个我X派的御用法学家,通过CCAV等文宣部门说,定这个罪很公正合法,量刑合理。等宣判时,围观群众都不知为其他事情嗑药兴奋过几回了,多少人会为李刚儿子判5年还是15年争辩。

 

现在据说,受害者之一已经签了合同,接受条件,另一个死亡的,估计最终家属也是没办法,最后只能从了我X派的条件,普天之下莫非X派,率土之滨,莫非X臣。江湖上的鼓噪围观,也是多一点谈判条件而已。河北大学校长抄没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斯必有对,“我X派”,在江湖上新近有一个反对的帮派,叫“我草泥马派”!

 

哪一天,两派能共治天下,制定制衡制度,才是江湖上真正共和了。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6/xNMDAwMDIwMjkxNA.html?source=hp&position=recommend

2010年10月27日, 11:2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