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近日已同意筹建南方科技大学,9月30日,南方科技大学校园建设正式开工,与此同时,50多名应聘者走进了南方科技大学(筹)的考场,这是南科大成立以来的首次公开招聘考试。据悉,为了能选拔出真正优秀的人才,校长朱清时亲自命题。开放式的题目和考试方式,令不少应聘者感慨:没有真才实学,想进南科大可不是容易的事。(晶报10月1日)

朱校长所出的五道笔试题包括:“你认为我国的大学为何难以培养出一流人才?”、“应该如何准确理解‘去行政化’?”、“南科大施行‘去行政化’主要有哪些措施?”、“
如果你来南科大工作,你最期望做何种工作?你如何有把握做好该工作?”、“你对如何办好南科大有何建议?”这五道题目,看上去并不难,但是,要真回答出水平,却很难。

朱校长出这样的题目,应是在所有应聘者的意料之中,可对于这样的题目,事先的“准备”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因为招聘者显然不是想获得人云亦云的、从报章杂志出“批发”来的观点,而是想知道应聘者对这些问题的真实看法。作为以“去官化”、“去行政化”为立校基本原则的大学,要在办学中推进“去行政化”,寻求一批志同道合者很重要,他们对“去行政化”、“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深刻理解,将有利于现代大学制度在南方科技大学的推进、建立。

就在朱校长出这番考题前两天,9月28日,由教育部主办、面向全国广大教师的学习教育规划纲要知识竞赛活动启动。这次竞赛活动的主题为“深入学习教育规划纲要
大力推进教师队伍建设”。关于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有这样的“填空题”——“为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的新型关系,《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建设____________的现代学校制度”;“为健全统筹有力、权责明确的教育管理体制,《教育规划纲要》提出,以________为重点,深化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提高公共教育服务水平。”

两相对比,令人感慨。这样的竞赛活动,当然可以起到一定的《教育规划纲要》宣传作用——能有多大作用,其实也很难说,从题目的形式和内容看,是很适合现在的中小学生完成的;老师们就是自己做了,也不见得就能“记住”《纲要》的具体描述——可是,对于《教育规划纲要》的宣传与落实,更重要的是教师真正领会《纲要》,同时有权利参与有关落实《纲要》的改革的决策。如果教师没有参与改革决策的权利,只能旁观改革,他们就是记住、答出“要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又能如何呢?这就如学生们能背记书中的知识点,但却难以培养科学精神和人文素养一样。

让所有教师都参与教改的实践,这是笔者从《教育规划纲要》启动制订时就一直呼吁的,总体而言,在《教育规划纲要》制订过程中,教育部门已经开始注重听取公众的意见,但一线教师的参与度并不高。现在,《教育规划纲要》启动实施,第一线的教师不能还是“被改革”,只是被要求记住改革条文,而应该有更主动的态度投入改革。这就需要创造一线教师投入改革的机制。事实上,建立这一机制的过程,也就是推进现代学校制度建设的过程。

记得南方科大的“准生证”曾一度困惑这所学校,也曾引起社会的关注。人们普遍认为,对于一所“去行政化”的新大学,如果教育部不让其“出生”,这怎样让人相信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推进的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呢?能否批准南科大,无疑是改革的试金石。也就是说,在去行政化改革方面,最好的宣传,当是鼓励南科大的改革创举,而不是将“改革”停留在条文上。

南方科大已经得到教育部的批准,正式启动建设,这是积极的信号。对于这所备受关注的大学,我并不关注她能否尽快建设成为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大学,而是观察其能否顺利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如果没有现代大学制度,其建设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大学,必然重复我国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老路,投入经费不少,但播下龙种,产出的却是跳蚤——朱清时校长的面试考题,其实就是在对应聘者进行一次“去行政化”思维传播的过程,而且,从他们的回答中,也可获得更好的“去行政化”建议,这也不失为一次“教授治校”,为学校出谋划策的过程。

当然,笔者也有一点担忧,这次南科大招聘学科人才,谁最终拍板?是行政领导,还是教授委员会?笔者所希望的是,南科大在人才招聘中,也应建立“去行政化”的模式——就如校长的聘任,也按现代大学的校长公开遴选机制进行——即对应聘人才的评价,不适合由校长作出,而应该由相关学科、部门的专业委员会进行(在筹备阶段,相关学术机构的建立也是重要内容,),合适的候选人由学校行政聘任(校长只是努力执行教授委员会的决定)。

这也启迪我国的整体教改,不能还采取传统的“上级部署,教师执行”的模式——这种模式之下,是难以诞生“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的现代大学制度的。而应该以改革的思维,去推进改革的实践,把改革主导权给教育者。
http://user.qzone.qq.com/622007992/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