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血荒续:公务员称无偿献血后血站牟暴利

[导读]调查显示,不献血者最担心的是传染疾病。此外他们担心献的血会被拿去牟利。一名公务员说,大家无偿献血,血站却用市场手段卖给医院,医院再卖给患者,“我献出去的血,会成他人牟利的资源。”

昆明血荒续:市民担心无偿献血后医院牟暴利

10月27日,昆明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将采集好的血液打包,准备送回血液中心检验

昆明血荒续:市民担心无偿献血后医院牟暴利

10月26日,两名市民在采血车外等候。他们的朋友在车里献血。


核心提示

。昆明血荒,青岛血荒,南京血荒……北京近日也出现了用血紧张的状况。在一些地方,医院接到了限血令“省着点用”。手术被迫推迟,患者安全受到威胁。

全国大面积凸显的用血告急,让血荒这个长久存在的现象,再次引发公众关注。

在昆明,被认为达到了十年来最严重的程度,有八成以上的手术因“缺血”被迫推迟。有的医院储血量甚至不够一次手术使用。

为什么会出现血荒?记者通过对昆明血荒样本的调查,试图找到深层原因,探寻解决之道。

 

 

10月25日,昆明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楼。

23岁的黄绍波躺在病床上。丈夫王新华坐在床沿,闭目养神。有人进来,他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

黄绍波想坐起来。听到在谈论自己的病情,她眼睛红了。

十多天前,黄绍波得了缔结组织病住院。贫血很严重,且怀有身孕。“原本需要先将孩子引产,才能进行下面的治疗。”主治医生说。

黄绍波治疗的前提是输血。每天要300毫升常规输血,要做手术也需要输血,但一直拖了下来。

因为医院缺血。

“到医院后,我们只要到了一次红细胞300毫升,血小板两次,2000毫升。远远不够。”

这些输血也只是救命用。医院给黄绍波下过两次病危通知。“医院也要不到血,没办法。”

黄绍波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

昆明全市260多家医院都正在遭遇缺血难题。据介绍,最严重时,全市医院八成以上的输血手术被迫推迟。

昆明血液中心主任杨通汉说,昆明有人口600万,血液中心正常血液存储量应该是每天20万毫升。理想储存量是40万到50万毫升。血液中心血液管理科主任李开红说,但十月中旬以来,库存量最低时不足2万毫升,是应达库存的二十分之一。

昆明正经历着最严重的血荒时期。

不同的等候:血

需求1万毫升实发600毫升……有的救护车等一上午只拿到两袋血

黄绍波等病人在医院等血的时候,医院的人员,在市血液中心等血。

在昆明市血液中心,现在最常见到的一幕,是排队的救护车队。他们来自各医院。

血液在生产线上加工,做好一袋,拿走一袋。有的车等了一上午,只拿到两袋血。

10月26日,昆明血液中心分血牌上,标记着各医院申请的血量和实际领到的血量:省一(医院),B型1万毫升,实发600毫升;市一(医院),B型5000毫升,实发600毫升;肿瘤(医院),A型8000毫升,实发1000毫升……

当病人和医生都在等候的时候,血液中心的采血车,也在等候,等候义务献血的人到来。

26日天下着雨,有些阴冷。在昆明市南屏街,赵建海的采血小组在此工作。下午4点时,记者看到采血车上有6名献血者。

“采血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半。血液离开人体8小时之内必须要处理,所以中午会有一趟车来接各辆采血车采到的血。下午5点半,我们准时把血带回去,然后进行血液处理。”赵建海说。

昆明血液中心有8台采血车,在全市有4个固定采血点,一个流动采血点。每天出动5到6台采血车。

昆明市血液中心血液管理科主任李开红说,其他车子需要修理维护,工作人员也需要轮休。

赵建海他们所在的采血点,是5个采血点中,平均采血量最大的。近些天当地媒体集中报道缺血后,26日这一天,采了近30人。

赵建海说,这是近期难得的收获了。低谷的时候,一天不超过10个人。以前,一天可以采50到60人。

“缺血”的焦躁

有时准备好手术用血了,抢救垂危者又用掉了。做不了手术,家属会“围攻”医生

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输血科主任董伟群,这段时间焦头烂额。她每天的压力不仅来自急需用血的病人,医生也会向她抱怨。

她说,血荒从年初就有苗头,“我们去血液中心要血,他们都不会给足。”

医院每天储备A、B、O型血各3000毫升,但最紧张的时候只有300到600毫升。“一台手术都满足不了。”

做不了手术,病人家属会轮番“围攻”医生,“为什么不多弄点血?”家属的愤怒,甚至让有的医生无法正常工作。

一个动脉瘤患者,病情突变,肿瘤很可能破裂,急需手术。但手术需要1200毫升血液,当时库存只有300毫升。

“暴躁的家属一次又一次找到医生,声称要投诉我们。”董伟群回忆,医院通过血液中心从其他医院紧急调来血液,才完成了手术。

据介绍,以前手术前一天血液就会准备好。现在就算准备好的血液,经常由于抢救垂危病人用掉了。第二天要手术时,主治医生和家属会被告知血液不足不能手术。

这时候无论家属还是医生,都会焦躁。

董伟群介绍,以前术后的止血过程,交给年轻医生做。现在,都是主任医生亲自上阵,目的是节约用血。

一位老人要做前列腺手术,没有血液储备。由一名主任医师从头做到尾,“还好没有大出血等意外,否则就难说了。”

昆明血液中心主任杨通汉介绍,20年前,昆明市每年用血量七八吨,现在要50多吨。目前昆明市临床用血量每年递增10%,采血能力虽也有增加,但跟不上需要。

董伟群认为,用血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医疗技术的进步和新病种的出现。不过,血液中心工作人员认为,医院有些临床适应症方面把握不够合理,不需要用血或可少用血的手术没把握好,也造成一定浪费。

昆明市血液中心要供应全市260多家医院用血。

李开红介绍,血荒从9月底开始变得严重,“从没出现过这种极度缺血的情况”。

她介绍,2006年、2007年库存相对好,只有过年和暑假会出现供血不足的情况。今年七八月份的采血量与同期相比要下降很多,国庆期间,采血量则比去年同期减少三分之一。

学生搬离带来血荒?

11万大学生搬去了大学城,城中村改造让务工人员离开了市区,被认为是血荒的直观原因

对于昆明血荒的原因,李开红认为是因献血的主体人群,发生了流动。

她介绍,今年,昆明约有11万的大学生搬到距市区20多公里的呈贡大学城去了。

她说也曾想让采血车开去呈贡,但大学城分散,采血车开进去也不知道停哪好,“也不是我们想进就能进的”。

此外,昆明的城中村改造,使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分散到了更远的郊区,李开红认为,这无形中又流失了一批献血者。此外,这段时间天气差,上街的游人减少。也导致了采血困难。

事实上,采血的硬件条件不足,献血地点少、献血不方便,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杨通汉介绍,昆明的5个采血点已设置多年一直没增加。北市区人口密度较大的区域,一直没有采血点。“我们正在报批,新增采血点涉及城市管理方面的问题,需经政府批准。”

正在全国推行的献血屋,昆明目前还没有。邻近的成都市,每个区有两个献血屋,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献血屋由政府承建,交由血液中心使用。

杨通汉认为,昆明市如果有4到5间献血屋,按照每天采血20到30人,几乎能解决掉血荒的问题。

目前这一立项正在审批中。知情人说,申请报告已打了三年了,还没批下来。

李开红说,因为属地管理制度,血液中心不能到下面的地、州去采血,而且这样会把缺血压力转移到地、州。到其他省份调血也不太可能,附近省份也不能确保血液充足。而且还要考虑血液安全,“一般是不准异地调血的”。

关于无偿献血的属地管理制度,据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主任刘江介绍,在日本、美国一些国家,不同地区可以进行调剂。目前在我国,只有遇到重大事件时才会跨地域调剂,比如汶川地震后。但从实际来看,我国的检测水平和设备都已经比较好了,应该建立调剂机制。

不过,一个现实是,血荒在我国各个地区普遍存在。李开红觉得,要解决血荒,“还是要从本地群众抓起”。

不献血的N个理由

调查显示,不献血者最担心的是传染疾病。此外他们担心献的血会被拿去牟利

综合媒体报道,血液来源单一,是目前国内各地的普遍现象。

“目前学生献血占到30%,外来务工人员献血占到30%,常驻人口即教师、军人、公务员等只占到40%。”李开红介绍,逢年过节,学生和务工人员会离开也会导致血荒。

杨通汉认为,如果这个结构能调过来,常住人口献血能占到60%,血荒会缓解很多。他说,目前全省一年有30万人次无偿献血,其中昆明有10万人次。假如昆明每年有15万人无偿献血一次,每次300毫升,就不会出现如此紧张的局面。

作为采血组长,赵建海感觉,外来务工人员相对有忧患意识,因为无偿献血之后自己可以无偿用血。常住人口,则没有这样的忧患意识。

血荒出现后,杨通汉到医院了解情况。病人家属得知他是血液中心主任后,围住了他。质问为什么不发血给医院。他问,你们平时献血吗?都说,不献。

“这不就是没血的原因吗?”杨通汉感到愤懑:平时不献血,用时觉得谁欠了他的。

事实上,公众对于血液中心也有同样的不理解。

昆明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说,大家无偿献血,血站却通过市场手段卖给医院,医院再卖给患者,“我们担心献出去的血,会成为他人牟利的资源。”

调查显示,这一观点在民众中颇具代表性。

昆明当地一家媒体所做的问卷调查显示,市民不愿献血的原因有:觉得制度存在问题,“无偿献血,却有偿用血”;担心传染疾病;担心影响身体健康;献血没有得到实惠,缺乏动力等。

作为献血主体人群的大学生,其实对献血也有顾虑。云南大学研究生王萍4年前在湖南献过一次血,她说当时是为了尝试,到云南之后,“也想过献血,但是有些人说献血感染疾病,就害怕了。”
她介绍,一些学校是通过年终评审加分等措施,鼓励学生献血。

据央视报道,一项关于不献血原因的调查显示,排在第一位的是担心感染疾病,占到46.4%。

据赵建海介绍,目前认为献血影响身体的观念,还普遍存在。有一次,他给一个年轻人抽完血,没过多久,年轻人的母亲到采血车上质问:“为什么抽我孩子的血?”

除了各种担心,有专家认为,献血的激励机制不够,无法调动献血者积极性。

据了解,在实行自愿无偿献血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几乎都面临血荒困扰。例如美国的纽约,登记捐血的数目不及各医院需求量的一半。为此,不少地方采取对献血者各种各样的补偿,来鼓励积极性。

根据我国《献血法》规定,无偿献血者需要用血时,免交费用;其配偶和直系亲属需要用血时,可以按当地的规定免交或减少费用。不过,据报道,现实中受血者必须先缴纳各种费用,然后再凭借有关手续办理免费和减免,整个过程非常烦琐,让不少人止步。

此外,城市居民大多享有公费医疗或医保。免费用血的激励制度,对这些人群没有吸引力。

期待政府强力支持

杨通汉他们认为,对于无偿献血宣传不够,让公众对于献血有误解

昆明血液中心工作人员认为,公众对无偿献血存在一些疑虑,很大原因是对献血本身了解不够。

赵建海介绍,正规血站的采血用具都是一次性的,非常安全。献血可以促进体内新陈代谢,提高红细胞携氧能力。献400毫升血对身体没有影响。

而就用血本身,他说其实是免费的,“按照国家规定,我们以230元每单位(200毫升)卖给医院。这并不是血液本身的价值,只是收回生产过程中所耗费的成本。”

他介绍,血液采集后,要经过几道程序的加工,其中检测耗费成本最高。例如要检测艾滋、肝炎、核酸等。

他说一个血站一年的费用大概4000万,都由政府承担。此外的一些费用,则通过血液本身收回成本。

董伟群也认为,民众对医院有误解,她称血液都是“原价给患者”,增加的是人工、治疗等费用,“血液是不算钱的”。

不过,这方面的“内幕”,并不被公众熟悉。

杨通汉认为,现在对于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远远不够。他说昆明血液中心一年的宣传成本100多万元,“都是要自己想办法”。

他介绍,昆明血液中心会跟本地媒体合作,宣传献血知识。采血车也会在街头发传单。但宣传效果不明显。据了解,在供血问题解决比较好的深圳,献血知识宣传是滚动播出的。

杨通汉认为,这方面需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

资料显示,日本是相对好地解决了供血问题的国家。日本在1964年作出了《关于推动无偿献血的决定》,把能发动的部门和能利用的一切宣传工具调动起来,在各市、区、镇、村及保健所都设立了协议会。并以法律形式规定官员必须带头无偿献血,例如都、道、府、县官员每年献血一次。规定每年7月为献血活动月。在中小学开设献血知识课,并组织学生到血液中心参观等。到了1973年,日本的无偿献血即完全保证了全部临床医疗用血。

杨通汉认为,要彻底解决血荒,需要政府加大对无偿献血的支持力度,借鉴成功经验,建立献血长效机制。

血荒刺激下的“觉醒”

这次血荒也不一定全是坏处,起码让人意识到无偿献血的重要性。

目前,在媒体集中报道下,昆明市血荒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昆明市血液中心正在筹措资金,在呈贡大学城建设一个献血屋,预计12月能投入使用。

10月26日,市血液中心储血量有了一定回升,达到11万毫升。“还是不够,这点血2个小时就能发完。”杨通汉说,虽然血荒有所缓和,“缺口仍然巨大”。

李开红说,媒体报道后,“有时一天会有200多人献血。还有知道血荒后,全家人来献血的。这次血荒也不一定全是坏处,起码让人意识到无偿献血的重要性。”

昆明的医院鼓励病人“互助献血”,发动亲人、朋友献血,病人可获得优先输血。

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王新华献了300毫升血,随后妻子黄绍波得到了优先输血。

不过这远远不够。没过几天,王新华又想献血,被阻止了。医生告诉他,献血要间隔6个月。妻子等不下去。王新华苦苦哀求其他病人,把血让给黄绍波,最终有三个人答应。

但是,住院十多天,王新华他们的钱已花光了。“带来的3万元花光了。欠了4000多元,医院现在停止了用药。”

王新华说,如果医院没有缺血的话,就能及时手术和治疗,“也不会拖到现在。”他说,到现在,引产手术做不了,黄绍波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

据了解,出现血荒后,昆明一些医院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些病人主动出院,准备等有血了再去做手术,“不然在医院干等着,还要交住院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