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祝振强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大概没有任何人会比保定的李刚父子俩最能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夜成名的了!随着飙车撞死花季女子的李刚之子喊出“我爸爸是李刚”,这句非常平常的话语,转瞬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浓缩语,成为集所有耍贫嘴、俏皮话、黑色幽默等等之大成的“中国特色”流行语!全社会的仇恨、愤懑、焦虑、无奈,借助“我爸爸是李刚”而得以宣泄。

眼下,一些网友正在兴味酣畅地举行“我爸爸是李刚”语句接龙接力大赛,李刚父子如何结局还未知。这个堪称历史事件的事件之过程还在发酵、继续,后续如何,要看腐败力量与反腐败力量之博弈。

这不妨碍我点评一下迄今为止涌现出的新东西,或者说李刚父子的创造、创新之处。显然,父子俩一把鼻涕一把泪、哽咽抽泣、泣不成声、痛心无以复加的电视形象,算是重要一点。

之所以说这个新东西,是因为之前我们看到的一些官员与民众发生抵牾,官员们的做派完全不是这样。就比如不久前重庆的区委副书记,硬是以风水不好为由,阻止经过规划批准的房地产开发,经报纸曝光后,这个火暴脾气、牛逼哄哄的区委书记竟声称:有本事把录音放到网上!与政府做对和你们玩到底!打黑就是打和政府做对的。岂料,这个区委书记的吐沫星子未干,网上惊爆其混蛋无比的电话录音。这下,区委书记不敢再言语了!再比如,两次雇凶杀人的肖传国,被抓捕后施以潜规则伎俩,最后经判决其拘役5个半月。舆论大哗,最新、再一次领略了中国法律的厉害!即便如此,这个肖传国还不依不饶呢!他忙着上诉——善良的人们以为他这是秫秸杆打狼,不曾想,法院竟然受理了。结局如何,人们不必期盼能跌下眼镜了——人们的眼镜已经跌了十万八千次了,已经跌破到不能再跌了。再再比如中国作协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奖给了一个“羊羔体”教派的开创人物,立刻有人质疑花钱买奖之说,中国作协官员正儿八经地出面表态:花钱买奖不存在,不公正不存在,“羊羔体”不存在,黑幕派、羊粪蛋还是存在的。

而,这个“我爸爸是李刚”的当事人父子,或许是前车之鉴、思前想后,竟然上演了一出苦情戏,就是前面提到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肮脏、腌臜、龌龊相!

概言之,今日之官员,与民周旋之方式不外以下几种,其一、针尖对麦芒、势如水火、反咬一口、倒打一排式;其二、义正词严、装聋作哑、王顾左右、萨哈夫式;其三、就是眼下正经李刚父子开创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装熊装孙子式。

不过,毕竟是草创阶段,毕竟摸着石头过河,毕竟是到了深水区,或许是准备不足草率上阵,或许是导演不周漏洞难免,或许是银子不够背景道具不到位,或许是骨子里的与民众民情的终极隔膜,总之吧,这父子俩表演得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极其差劲,偷鸡不成蚀把米,损兵之后又折将——网络民众很快就将其鳄鱼的眼泪戳穿,将其被导演及其团队戳穿,将电视镜头背后的人民币戳穿。下一步,要看上司如何收拾了。

不管怎么说,作为与“羊羔体”流派原创一样、同时、独一无二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流派的创始人,李刚父子俩无论如何都会被腐败与反腐败历史记上一笔的,其可资正反面借鉴的本色表演之得失,也具有深远的实践意义的。后世成功运用此伎俩金蝉脱壳的官员,若不感谢李刚父子俩,那简直就是良心被李刚父子吃了!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 民众很无奈:作协当婊子根本就不稀罕立牌坊 / 2010-10-21 21:15 / 评论数(6)
  • 重视“民生”更应重视“民权” / 2010-10-19 22:29 / 评论数(1)
  • 矿难的最根本原因是矿工的命贱 / 2010-10-17 23:20 / 评论数(2)
  • 妙龄女子何以要用鲜活生命血溅公安局 / 2010-10-14 11:50 / 评论数(2)
  • 请法院全盘妥善安排肖传国拘役从良后的出路 / 2010-10-13 22:36 / 评论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