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无语,极度恶心

最近一段时间,我因为在从事一个电视片项目的文字写作任务,日常的评论基本停下了,博客的更新也时有时无。但是,每天早上对一些网站的浏览、对一些主要报刊的阅读还是少不了的,今天,在《》上读到一篇署名“郑青原”的宏文,否认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使我感到极度恶心。不得不放下紧张的写作,腾出时间来说上几句。

按照我国的政治潜规则,在《人民日报》这种“权威性媒体”(我对这种概念深表怀疑,一个媒体一旦有了权威性,它必然就不是读者的朋友)上发表的文章是不可以商榷的。因此,我也没有必要一本正经地去与这种文章展开论战,做这种事实在有点是堂·吉诃德与风车作战,因为你的对手在哪里你都不知道。我上网搜了一下,所谓“郑青原”虽然看上去很像一个人名,其实却是一个鬼,因为在网上除了以此命名的几个文章外,再也见不到其他文章,也无其身份介绍。“文革”时期,《人民日报》以及其他一些报刊上充斥了“梁效”、“初澜”的文章,但没想到时隔几十年,这种恶劣的做法竟又死灰复燃。用一个假名发表文章,除了某些个人爱好以外,就是为了逃避文责,就是不容人们与其展开讨论。其实,作者也深知自己的文章不经一驳,所以只能用一个貌似铿锵的假名出台,恶心啊!

《人民日报》在前一天还刊登一个叫“任文”的人的文章,旗帜鲜明地提出,“我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是不争的事实”。这个“任文”同样是一个见不得人的鬼。这种不讲道理的文章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登上《人民日报》的版面,使我对这张报纸顿时产生了严重的恶感。这些文章不仅在署名上鬼鬼祟祟,在文风上也与“ 文革”中的那些大批判文章如出一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只能认为,在“文革”中还是红小兵、红卫兵的那一代人今天执掌了国家的大权,他们深深地浸染了“文革”的那一套作风,以至在今天熟练地将其运用了出来,而且还要毒害我们的下一代人!

中国啊,我为你而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