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回忆》翻译《纽约时报》转载《伦敦每日新闻》。

清国天津,1894年12月13日讯:

我终于可以从这个不幸的国家给你们写信了。虽然我无法向你们叙述大清国在军用武器方面的一些动作,但我想讲述一下大清国目前的现状,也许你们会感兴趣并能好好品味一番。恐怕大家都知道,把大清国说成是抑制了气息的睡兽,并且如果把它吵醒的话将会是非常危险的这种说法非常流行;商人们担心它有可能节制一些财富和利益的来源,又是怎样的对它礼让三分;外面世界的列强们(除了日本和俄国)那阿谀奉承的态度,又是怎样养成这个国家人们夜郎自大的感觉,并且还让这种感觉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现在我们认识大清国的时刻已经到来了。在当今世界的程序下,大清国的继续存在对世界和平来说永远是一种威胁。在我们的地面上,大清国是一个既污秽又丑恶的国度,它的存在是一种时代错误。

我们的世界欠日本人很大一个人情,因为日本人向我们展示出了已经病入膏肓的政治腐败、深入骨髓的野蛮习性和无可救药的愚昧无知正在怎样让这个糜烂中的巨兽摇摇欲坠,而这就是我们崇拜至今的大清帝国。

受贿者兼掠夺者的国度

在大清国,没有任何有影响的人物访问过欧洲,因此,也就无法给大清国的政治带来现代气息。大清国派驻国外的公使们,在国内一点地位也没有,而外交使节的委派则完全是通过徇私舞弊的方法完成的。有一位被派到一个大国去的公使,出任之前是一位出色的学者,这位学者通过欺诈的方式帮助一位清国高官的儿子获取了功名,其获得功名的文章是这位学者替他写的,而这父子两人表达感激之情的办法就是委派这位学者去当了大清国的驻外公使。

到国外去的清国人大多出身低微,他们在国内一点影响都没有;他们对西方世界的思维方法和行为准则的全部认识也只不过是一些浮浅的表面知识,然而他们对西方世界更加奢侈的生活方式却大加推崇。当他们回到国内并获得官职后(尽管国内的官僚尽可能的排挤他们),他们的这种奢侈倾向几乎总是毫无例外地诱使他们做出更具欺诈性的劣行。

在大清国,政府官员仅仅靠俸禄无法应付日常生活。按照清国固有的习俗,他们总能在任上捞取一些外快或者在一定限度内搜刮民脂民膏。当然,如果超出这个限度的话,这样的官在清国人的眼里就算是为政不廉了。

就拿这里的道台来说吧。就其收入而言,他一年的俸禄不过2000两白银,根本不够支撑衙门里众多师爷和衙役的开支,但他又不得不设置这些职位。因此为了维持局面,他只有从他经手的各项资金中捞取一些油水。清国军队的情况也与此类似。武将们在社会上,特别是在受过教育的阶层中,不受尊敬,国家发给他们的俸禄完全不够用,于是只有通过虚报兵额或贪污公款来增加收入,而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侵吞公款

现代化的武器装备,防御工事以及铁路的引进一夜之间给大清国的官员们带来了大量的侵吞公款的就会。只要外国的公司引诱或者对他们进行贿赂的话,再怎么老掉牙的枪支或再怎么陈旧的弹药他们都会买。他们同样也大肆购买了许多原材料。然而,即使是他们在买东西的过程中,行贿受贿现象和贪污行为比比皆是。英国人迄今在军备贸易方面和清国人之间的成交额少之又少,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英国商号比较重声誉,因为他们拒绝付给清国官员所要求的大笔佣金。而那些不拘小节的外国公司则签到了大量会给他们带来丰厚利润的合同。

但偶尔这些外国人也有做过头的时候。一次,有一家商号以每支3两白银的价钱为清政府买进了一批数量巨大、几近报废的毛瑟枪,指望清政府能支付他们80两白银,结果他们只得到了每支9两白银。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枪是什么样的货色吧:虽然从外观上看上去还象那么回事儿,但托盘根本未加工好,枪口也锉得十分粗糙,螺丝上得敷衍了事,有些螺丝帽都丢了,以致连接处都松开了。

谈到大清人购买武器装备,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传说。有一位大清国高官,他有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相互之间都非常嫉妒,他们每人各有一家外国公司向他们献殷勤。大清国要和外国人签两份合同,一份是供应武器的,另一份是供应硝石的。前一份合同获利较多,这份合同被大儿子的那家外国公司拿到手了,而小儿子的这家外国公司只拿到了供应硝石的合同。也许是该当有事,这两批货物巧之又巧地装上了同一艘轮船,然后从汉堡出发了。这位年轻的弟弟,当得知他未能拿到那份供应武器的合同时极其恼怒,于是发出消息最终导致他哥哥的那批签了合同的武器在新加坡卸货。而大儿子也不甘示弱,做出了以牙还牙的行动,也迫使他弟弟的公司在其它地方卸货。

欢迎订阅《政府丑闻》博客!http://feeds.feedburner.com/GoveCN

上传泄密文件:https://uploadleakfile.appspot.com/ Paypal捐赠:[email protected]

广而告之:

YesVPN,美国VPN服务包月仅10元!http://bit.ly/YesVPN

威众安全路由器,硬件翻墙解决方案!http://bit.ly/9T4y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