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难题与城市拆迁

最近,Twitter出现一个“火车难题”:

RT @zhanghui8964: 【火车难题】一列失控的火车飞奔而来,前面的铁路上有五个人,不可能跑开。扳道工可以扳动铁道让火车转向,但是另外一条路上有一个玩耍的小孩子,火车转向,小孩子必死无疑。这种情况下,如何抉择?

扳道工的选择有两种:

  1. 不做任何事情
  2. 扳动铁道让火车转向

Twitter上很多人不敢支持上面任何一种答案,因为无论如何选择都会面临道德批判,就像是老婆问”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哪一个?”的问题一样,无论救谁都会被批判,最好的应对方式似乎是把这个问题踢回给提问者,抢回当道德法官的主动权  :) 但是,我要说,这个“火车难题”不无聊,确实可以揭示回答者的思考问题的方法和角度。

我的答案是,我支持不做任何事情。理由是:不做任何选择的情况下,火车撞向五个人后,发生这样的结局,扳道工没有过错,另一条铁路上的小孩子也没有过错;一旦扳道工尝试去让火车转向,扳道工则决定了小女孩的命运。

支持“扳动铁道让火车转向”的人的价值观仅仅在于“五个人的利益” 大于“ 一个人的利益”。

换一个场景,我不知道会不会存在对比不当,我先假设着:

【发展难题】拆迁的政策像失控的火车,前面的道路上有五个人会得到发展的利益,不想放弃利益。政府像扳道工一样可以决定发展方向,但是另外一条道路上有一个贫穷的小孩子,火车转向,小孩子必受伤害无疑。这种情况下,如何抉择?

像扳道工一样的政府有两个选择:

  1. 不做任何事情
  2. 扳动铁道让火车转向

我觉得,做第一个选择的是资本主义政府,做第二个选择的是社会主义政府。或者说,印度政府会选择第一种,中国政府会选择第二种。

听说有香港人尝试坐过广州到武汉的高速铁路后对香港年青人反对高铁的社会运动的看法变了,他们认为高铁真的很快,真的给社会大众带来了利益。但是,他们没有思考过,面临拆迁时,被拆迁的人像“火车难题”里的小孩子,他们并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被改变,但是讨厌的扳道工会突如其来的改变他们的命运。

如果不拆迁,社会大众的利益是否受到了损害?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作选择时,只有一个选择,另一个未发生的选择产生相关的利益不能拿来对比,这和数学里的分母为零一样,是无意义的。可是,在我们这个一党专政的国家里,人们经常干着分母为零的事,还拿这种计算方式作为决策的依据。

火车撞到了五个人怎么办?火车撞到了小孩子怎么办? 扳道工不做任何事反而是合理的,那五个人在被撞的责任在失控的火车,若小孩被撞的责任则由失控的火车和扳道工共同承担。


© Zola | CC |
前面的有 4 人 | 国外订阅 | 国内订阅 | FAQ |
Donate | Tor

2010年10月5日, 12:5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