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研87级(当年总共招收76名,现在每年招收1000多人)毕业20周年同学会计划于2010年9月30日至10月2日在成都举行。鄙人趁机在9月30日晚与德赛公园编辑冉云飞先生、曾子后先生来一个“三剑客”第一次约会。

飞机是晚上7点50到成都双流机场的。从机场打的到大慈寺用了50多块钱,还不到20公里。武汉前不久3元起步(1公里),现在6元起步(2公里),每公里1.4元。而成都原来5元起步(1公里),现在8元起步(2公里),每公里1.9元。听说成都的出租车每月“进贡”给官僚近6千元!这都是靠压榨乘客与司机的劳动呀!看来成都出租车管理也没有超出“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范畴,而且比武汉更黑。其实出租车完全可以个体化,不需要人家来压榨(我们这片土地,公共管理即含有压榨意味)。

晚上8点40左右,在大慈寺附近见到“冉匪”云飞兄。他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光头。云飞兄随即带我到了一个火锅店。在那里遇到了云飞夫人与德赛公园的另外一个编辑曾子后兄。

首先,我拿出相机,让冉夫人给我们三个编辑照个合影,以防喝醉了照相丑态百出。好友相遇,喝点小酒,真乃人生得意之事。别看我们这些个所谓文人,其实是精力过剩。写点东西,就好比找个地方发泄而已。所谓“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不过是一种爱好。坚持常识,过好每一天,才应该是我们的追求

我们三个喝的是啤酒(我曾经喜欢喝白酒,现在很少喝白酒与啤酒,只是在聚会的时候喝一些红酒或者白酒)。听说云飞兄曾经抽烟喝(白)酒很凶,后来为了家庭,把烟与白酒戒了,是好事。我们三个都不抽烟(我是禁烟主义者)。借着酒兴,我们天南地北地神吹海侃,从强拆到个人经历,无所不谈。我的人生目标是,将“特适尔/TECEL”打造成国际品牌

不知不觉十瓶啤酒下肚。中间子后兄要赶另外一个饭局先走了,冉夫人有事也走了,留下我与云飞两个继续喝酒。云飞兄说啤酒还可以多喝一点,我坚持两个人只再喝一瓶啤酒,免得太晚还没有“落屋”(归家)。因为第二天早上6点半,云飞兄要陪亲戚回四川酉阳(与湖北湖南贵州交界,现属于不应该出现的重庆直辖市管辖)老家。晚上11点与云飞兄道别,打的回母校。

如果不是这次同学会,我没有机会碰到两位性情中人。其实,我们三个都是坚持常识的人。

(20101004星期一)

(特适尔部落格www.bullogger.com/blogs/tecel

或者www.de-sci.org/blogs/tecel

或者www.desaigongyuan.org 之tecel

或者mytecel.blog.tianya.cn

或者blog.sina.com.cn/mytecel

© 特适尔/TECEL为本人设计并注册的商标。非商业性用途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用途请与作者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