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野航 | 评论(26) | 标签:时事观点

夏日炎炎,颓败之神在向大地散播着昏睡、混乱、荒唐、贪婪与傲慢。

森林之王老虎正躺在森林中央的大石头上呼呼大睡着。由于它的嗜睡,林子里那些个豺狼狐狸之类的食肉动物于是乎得着了在老虎的地盘里肆意捕猎大快朵颐的机会。林子里原来的秩序被打乱了,食草动物们惶惶不可终日,因为它们被捕食的几率大大上升了。

知了是这片林子的“右派理论家”,它整日价“知了、知了”地在高枝上发表者它对时局的看法。知了认为,避免食草动物遭到食肉动物们的过度捕杀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两只以上的老虎通过竞争的方式获得林子的管理权,并给食草动物们以投票选出自己信得过的老虎的权利。对于食草动物们的生活(也就是说食草动物们吃草和被吃的方式),知了认为应该交给自然这只看不见的手去自由地调节。换句话说,就是与其强迫食肉动物们节欲,不如一任食肉动物们“依法”实现其嗜杀的欲望,一旦它们吃饱了,就自然不吃了,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之间的斗争,就获得了一个天然的平衡。知了把这叫做“自由主义市场经济”。

这个知了的观点引起了众多知了的附和,于是乎,知了的言论,便成了“宪章”,在林子里此起彼伏地被传播、重复和宣说着。当然,知了的观点并非获得一致性赞同。比如,那些左派的鸟儿们虽然同意选举老虎的主意,但认为不能放任那只叫做“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去任意蹂躏食草动物。鸟儿的嗓门较之知了而言要弱一些,因此,鸟儿的意见并未引发舞台般的轰动效应。

知了那高调门儿的声音吵醒了睡觉的老虎,老虎被激怒了,于是,便以“危害睡眠罪”,将知了囚禁了起来。

对于知了的获罪,别的知了们愤怒了。它们愤怒于被剥夺了“森林宪法”所赋予的说话的权利。

而食草动物们则并不怎么关心知了的获罪。因为知了的言论对他们而言似乎有些不切实际。对食草动物而言,拥有选举老虎的权利或许可以让他们选出一只对它们好一点的老虎,但它们目前的最大敌人其实不是老虎,而是日益猖獗的豺狼狐狸们。而知了的“自由市场”理论似乎会为这些豺狼狐狸们带来更多的便利。豺狼狐狸们会借着“优胜劣汰”、“自由竞争”的理论大旗更加肆无忌惮地吞吃食草动物。因此,它们似乎只希望有一只厉害一点的能管住豺狼狐狸们的老虎、而并不在乎它们能拥有多少选举老虎的权利。

不过,别的林子里的老虎却从知了的理论和被捕中嗅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在它们看来,如果这个林子里的规矩从世袭改为了选举,则因选举而产生的林子内部老虎间的矛盾岂非为别的林子里的老虎提供了可以加以利用的便利?听到知了获罪的消息后,它们决定利用这件事。它们决定给知了颁发一个“和平奖”。它们认为,这一个奖会让这个林子里多一些敢言的、持有“自由主义”立场知了。那些别的林子里的老虎心里很清楚,这林子里的知了是向着自己的。

于是乎,林子里的知了们欢呼了。它们说:“这个奖的颁发是敢言者的胜利”。

对于知了们的欢呼,批判家啄木鸟却很不以为然。它说:“我们这个林子的最大弊病,就是没有人守规矩、讲道理。知了因敢言而被捕,是老虎不守规矩、不讲道理。但因知了的因言获罪而发给一个‘和平奖’,就是别的林子里的老虎不守规矩、不讲道理了。知了对林子的贡献,实事求是地说,就是敢言。而对于‘和平’,真所谓八竿子打不着。相反,知了的意见却客观上破坏着林子里的和平、制造着林子里的分裂。因为知了把林子里的左派和右派的声音彻底的对立了起来,让这个林子再难达成根本性的共识了。所以,如果讲道理的话,就该给它一个“敢言奖”、才算是讲道理。人人讲道理,则不讲道理自然失去市场。以不讲道理对付不讲道理,则到头来剩下的,不还是不讲道理吗”?

批判家啄木鸟的话音未落,就淹没于来自知了们的一片唾骂声中了。

李野航的最新更新:
  • 自由与专制的博弈 / 2010-09-26 14:17 / 评论数(17)
  • “佛学化”与“佛教化” / 2010-09-20 22:42 / 评论数(6)
  • 野航读圣经之:唯名论的危害 / 2010-09-16 21:57 / 评论数(19)
  • 宗教中的精神病 / 2010-09-10 19:59 / 评论数(21)
  • 为两种民主正名 / 2010-09-09 14:11 / 评论数(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