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下个定义


“我爸是李刚
!”是“官二代”的口头禅,也是“官二代”的标志。


这里有必要为“官二代”下一个定义。“官二代”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官二代”泛指政府官员的儿女们,狭义“官二代”特指政府官员的“很二”的儿女们。这广义概念是为了做到尽量准确、客观,因为不可能所有政府官员的儿女们都“很二”。当然,还有必要细分一下狭义“官二代”的概念,狭义“官二代”又可分“上梁不正下梁歪”者和“上梁不正下梁没歪”者。


公众口口声声说道的“官二代”,应该就是狭义

“官二代”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者也,这样的“官二代”是一个什么范儿,在公众的眼里早有不争的结论。


就拿李刚来说吧,要是没有这么一个“很二”的儿子,决不至于这么快红遍中国、红遍世界。什么“五套豪宅”,什么“河大校长王洪瑞被爆出学术不端”,尽管可能是明摆着的事,但毕竟还是处于“民不举,官不究”状态。偏偏李刚有这么一个“很二”的儿子,导致老子苦心练就“官一代”内功尽泄,于是也就不可避免地要被“人肉”了。按官员被“人肉”的先例,确乎很少有好鸟的,这根绳上有多少“蚂蚱”,还要看“官究”的成效、成果。这般生动的实例,以前有,以后也不会没。


“官二代”的“二”已是“官一代”永远的痛。这符合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绝对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古人云,己不正焉能正人,何况要以老子的不正来正自己的儿女,更是难上加难。像“上梁不正下梁没歪”者,只是特例,是侥幸,千万当不得真,更不能当作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来迷信。不然的话,就是再牛的“官一代”,也可能被“很二”的“官二代”废了武功,到头来,自己被正法还不算,还要害得儿女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因此,“我爸是李刚
!”叫得如此脱口而出,叫得如此理直气壮,问题不全在“官二代”“李刚”,本质上是“李刚”们的杯具,是“李刚”们的杯具造成了“官二代”这个词汇的流行,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干部队伍建设上的缺憾,也反映了反腐倡廉形势的极端严峻状况。

 

 

2010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