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置国家的法律和祖国的统一于民族团结于不顾以“两级分化”搞“独立亡国”使行“霸王政策”(2000年)115号文件规定:买断工龄应在3%之内,而新疆石油买断工人4万多人是强迫性30%,少数民族又占30%,又私设“集中营”(劳务公司)三人一堆说是串联,五人一堆说是谋反,歧视、排挤、刁难少数民族,以“稳定为幌子,三股势力为捧子”,武装镇压、劳教、劳改、打击破害上访人员八年之久。从前的“石油老大哥”现被社会上称之为践踏“党纪国法”,横行霸道、霸占合法权益和专利的“石油鬼子”。
我们的国家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民主与法治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绝大多数人民群众都从改革开放中得到了实惠,但是在这样和谐的氛围中,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置国家的民族利益于不顾,为了个人和集体利益而肆意践踏国家法律,这种行为必须制止!揭发这种行为是宪法赋予所有公民的权力,而作为这种行为的受害者,我们更要向您反映发生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中石油(2000)115号文件规定是应在3%之内,而新疆石油局实行“霸王”政策,强迫性买断了30%4万多人的工龄和霸占“专利”的事件。
我们原来都是新疆石油工人,从参加工作起到2001年我们一直工作在新疆的戈壁沙漠之中,迎风沙、战严寒,为我国的石油和发展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博讯 boxun.com)

2000年新疆石油管理局打着“企业改制,人员分流”的幌子,进行裁减人员,他们违反《劳动法》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序,使用“盅惑”“威胁” “诱导”“欺诈”等手段,将我们四万多人从企业中分离出来,少数民族居多,并解除了与企业建设了几十年的劳动关系,从此我们过着既无工作、又无依靠、企业不管、社会不管、穷困潦倒的无业游民流浪生活,成了无产者。
新疆石油管理局买断工龄的作法不合法。
第一、 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不合法。
《劳动法》第二十七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法定整顿期间或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严重困难,确需裁减人员的,应当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向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后,可裁减人员,如:原地调处处长张国珍召开各单位紧急会议,传达局内的会议内容是企业裁减人员,裁减办法是:第一,个人买断,第二,集体买断,第三,去克拉玛依人才市场报到,要求职工在三天内必须做出选择,否则,由单位领导决定,这是部局里的硬性指示,就这样,我们新疆石油4万多名可怜的各族兄弟姐妹被“诱导”、“威胁”、“欺诈”、“强迫”下,选怪了个人买断的方法,所以说他们的程序不合法。
第二、 解除劳动关系条件不合法。
新疆石油管理局在计划经济时期由国家投资进入市场经济时期,克拉玛依油田是全国最盈利的优质油田,地调处也是由于勘探技术先进,设备先进有一支勘探技术过硬的专业队伍,在招标中对我们非常有利,因此新疆石油一直是全国石油行业中是最盈利的企业,而不是濒临破产的企业,所以说他们进行裁减人员的作法不合法,不具备《劳动法》规定裁减人员的条件,所以,所解除的劳动关系是无效的。
我们的年龄都在40—50岁之间,我们这一部分人中有党员,有连续几年的局级先进工作者和优秀的人民教师,有创新科研技术能手,我们把一生的心血和精力青春都贡献给了石油企业的发展,然而由于我们都在40—50岁年龄段,到社会上找工作是非常困难、招聘单位不是嫌我们的年龄太大,就嫌我们从事过的专业与应招专业不对口,不愿意聘用,而物价在不断的上涨,孩子上不了学,大人看不了病,最基本的生活生存的条件都没保证了。
2006年,石油局设立了劳务派遣公司,他们说:根据石油局17号文件精神,先签三年合同,由劳务派遣公司发工资含五险一金700元到2000 元,先签合同后看文件,按每个单位排队签合同时间紧必须限时两小时时间,他们即不让我们看文件也不让我们看合同内容,就这样在生存的压力之下,我们迫于无奈又第二次上了他们的圈套,我们这些人签了合同,每天工作在11个小时,扣除五险一金,每月只有540元,三人一堆说是串连,五人一堆说是谋反,他们用职权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利益和目的。以“两级分化”搞“独立亡国”,使行高压“霸王班策”以“稳定定为幌子,三股势力为棒子,打击迫害上访人员。05年在克拉玛依用高压手段,使用武装警察镇压了上千名买断人员,非法拘留了上访谈判代表陈发林30天,其余人员有的被拘留,少数民族被劳教、劳改。05年中石油信访处处长带着一伙身份不明黑社会性质的人在北京火车南站救济站又将上访代表肖懿珊打伤致残,从而引发导致造成了乳腺癌症晚期。乌买尔江•阿不拉发明的专利填补了“国际三项空白”“国内四项目空白”为提高我国的石油勘探诸量和新疆稳定和国家的安定及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做出了不可用金钱来衡量的贡献,党和国家领导人曾多次做过批示。08北京奥运,其被定性为“三股势力股干煽动涉嫌颠覆国家罪”,还有肖懿珊、陈发林、吴延成定性为煽动涉嫌颠覆国家罪,吴延成 “奥运”前回新疆克拉玛依时被扣压以此罪拘留关押了47天。
98年新疆石油地调处2134队在塔里木施工时浮炮率达到50%,哑泡率达到20%以上,乌买尔江•阿不拉担任排列长以顽强拼搏的精神打破了中石油建国以来放井炮,一天567炮的创新全国纪录;99年初甲方给该队队长周航生私人帐号上不通过财务科正常程序就打进来了一个亿的奖金,(当时还未发明专利,勘探资料的质量才提高百分之一点几)乌鲁木齐市明园中国建设工作人员吓了一跳,未经正常程序给一个100多人的小队一个亿,他们立即向石油管理局汇报此惊天数目,局领导打电话询问地调处处长,处长也不知道此事,问了队长周航声后才知道是甲方给该队的奖金,无意之中被公开的是一个亿,没有公开的是多少个亿呢?使用了专利后又有多少个亿呢?
98年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谢志强开一次处委会说:“你们哪一个队长一年没有一百万的请举手,我给你补上”,地调处处长汤一信也在98年各野外小队队干部培训班会上说:“你们哪一个小队长一年没有一百万请举手,我给你补上”,地调处干部中有一个顺口溜说:“一个小队长一年三、四十万是穷光蛋,七、八十万差不多,一百万奔小康,一年没有一百万算没本事”。
就这样的石油单位我们四万多人被买断工龄合法吗?
2008年10月国家三令五申严禁各部门用公款采取变相手段以派外学习的名义考察、旅游等,10月至11月期间全国各大媒体也给一些单位爆了光,中石油也在08年7月出过此类文件,但是中国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其下属新疆石油地调处和乌鲁木齐基地管理处在10月—11月期间党员干部组成团十五天为一期以派外学习名义到港澳等地旅游,回来后每人又补发了8000元的辛苦费。而被社会称之为“集中营”(劳动公司)的买断孤儿们却过着啼饥嚎寒的日子,这天理何在?人性、良心何在?他们的党性何在?党的尊严和国家的形像何在?
恳请党中央领导在处理国家事务的百忙之中为我们再次主持公道,给我们重新工作的期望和生存的机会。我们提出以下方案,请党中央领导斟酌。
一、恢复企业职工身份,重新回企业工作,并享受企业职工的待遇。
二、补发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费用,其费用由原所属企业承担。
三、解决中石油霸占专利案。
请求党中央国务院有责任心的相关领导到新疆石油地调处调查实情。
中国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2007年为什么石油地调处禁止使用维吾尔族合同工?为什么霸占了专利,又将专利发明人赶出了新疆?
后附:中油人劳字[2000]第115号文件,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油管理局文件新油办[1999]57号,相关文件材料和4万多买断工人1千三百多名代表的名单,中石油霸占专利的材料。

2010年9月2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