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颠覆中国的专制人治系统,得从经济模式上颠覆,
变现在的把大众视为低级劳动力依靠固有知识来从事生产活动赚钱的模式,
转变成探索未知的科学,培养大众把人作为更大利益来源的模式。
这需要做科学的基础研究。

不然,还是依赖固有的知识从事低级生产活动,就必然因经济上的低利润,因为知识都已经固有,
就必然使得管理上低级,人必然成为低级工具和奴隶,这种经济模式下,就倾向精神控制对下级忽悠做人压制下属,就必然造就腐败。
也就无法以管理好内部,使得企业更有价值获得更高利润和制高点,从而自然的对抗那些腐朽的国企,即使他们占据资源有权力,也无力制造出像西门子CISCO那样的高质量的产品。

西方资产阶级对传统贵族势力的颠覆,是因为工业化里需要更好的管理和运用技术,从而使得大量没有权力但是有脑子的人可以获得更大利润,从而自然的颠覆传统的贵族势力。
政治民主变革,如果没有经济模式作为基础使得大众在新的经济模式里更有价值,那么所导致的实际最多不过是新瓶旧酒也,即使有形式民主法治,也还是在经济产业链中处于低下的境地,从而影响实际的管理低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的一切行为。

这里说一下日本丰田模式。
其实日本丰田,所做的都是对人的管理,需要朝怎样的方面努力,基本上都可以确定的,不太需要管理人去朝着“太未知”的方面去做,在固有的方向下对人进行控制,精耕细作改进生产管理,这使得大众价值不是那么大,所以日本其实还是一个精神专制的国家组织,心灵思维僵化。
当然相比中国是做的好多了,不过这种能力,是不可通过累加逐步升级的,如果真像日本样子搞的话,就别想累加升级到欧美的高境界,这里的“管理能力”,需要舍弃和超越。当然要做的像日本那样,也是可以的,这就更需要管理者的领导力对人心理行为的洞察力。,是一种习气,要避免害处需要智慧的认知清楚。

基础研究,其实只有欧美能做,别的国家不会做。
基础研究是研究“未知的”,这对社会的管理而言,是超难的。欧美是通过西方模式化思维、科学传统、历史上的不断政治斗争、民主系统来综合实现的,使得管理者可以自身肤浅点但在大系统里拥有比较好的“习气”和“制约”,从而可以在探索未知方面上,沟通协调资源调配的比较好。

而中国,超级他妈的畸形社会,传统自以为是统整性的中国文化,极度强化了人性的弱点,
要对社会搞基础研究,把员工和大众变的更有价值,这是极高难度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做企业,这是颠覆传统中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