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者按:本文原题,从符号学视角理解自由主义话语的中国困境。作者:郭宇宽,之所以转载此文,是为了向作者致敬,他提出了当下中国十分重要的问题。不仅因为意识形态和翻译,也包括“”本身?由此,我希望更多的人投入到这项紧迫而急需还有那么些人日日念叨却不甚了然的词汇以本来面目的工作中。如果在中国被问到,你有什么倾向,我毫无疑问地愿意被归纳到那个被称作“自由主义者”的无形的价值观同盟。这个群体有很多的差异,尽管他们在中国因为对政府的独立批评立场,所以被贴上“右派”标签,但如果放在西方的知识分子光谱中,他们又很大的差异,有的可以被归为左派,有些是右派,但他们都有共同珍视的基本价值底线,并且我完全清楚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