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水浒传之地产调控恩仇记》


 



“慈父”高俅


——评《水浒传之地产调控恩仇记》
 

 


剧名:《水浒传之地产调控恩仇记》


《水浒传之地产调控恩仇记》一剧由中央高层、地方政府、住房建设部、国土资源部、监察部、城市居民等多位实力派演员倾情演绎。该剧制作精致严谨,从常人难以理解的高度、体谅的爱心,人性化地诠释了北宋太尉高俅先生对养子高衙内的真挚大爱,通过调戏林娘子、卖刀、白虎堂、草料场、逼上梁山等动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使人在不知不觉中体会位居高层的高俅太尉内心丰富的父爱,并歌颂了高衙内为争取幸福生活的奋斗精神。本剧是中国文艺史上首次探讨高俅内心的作品,开创了中国文艺创作的先河,由此被大洋彼岸的奥斯卡评委会授予最佳戏剧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

 


出品人:中央人民政府


发行人:中国各房地产开发商


主要演员:


中央高层,扮演高俅


地方政府,扮演高衙内


城乡居民,扮演林冲、林娘子一家


住房建设部,扮演陆谦


国土资源部,扮演董超


监察部,扮演薛霸


主要剧情


这是一出以高俅为男主角、深刻剖析高俅内心悲痛的悲剧。《水浒传》第七回,高俅的心爱养子高衙内,在一次偶然机会与,看上了貌美如花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娘子而失魂落魄。因为得不到林娘子的身体,淫欲的煎熬令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很快就消瘦了。高衙内的父亲高俅看在眼里,难过地挤下几滴浑浊的泪水,一时恨不得以身取代林娘子供儿子娱乐。冷静之下,他也清楚儿子的取向,肯定会厌恶自己老皱的同性躯体,唯一的办法是先杀了林冲,再夺了林娘子。于是高俅和爪牙陆谦商议,假装卖刀给林冲并诱入白虎堂,将其定罪充军,路上令董超、薛霸杀害未果,在让陆谦在林冲劳教的草料场纵火杀人,最终将林冲逼上梁山。虽然费尽心机,但结局令高俅老泪纵横、悲痛欲绝。第十九回,美丽动人的林娘子在失去林冲的保护之后,在高衙内的一再逼婚下,最后自缢而亡,令包括高俅、高衙内在内的诸多人,久久叹息。

 



评论


看到上面的剧情,一些人开始为为高俅的行径而悲愤了。当然,这些缺乏铁石心肠的读者,大都属于懦弱无能的普通群众。从另一个角度看,至少在高衙内的眼里,高俅属于真正体谅自己身体需求的一个伟大“慈父”。正因为血肉相连,高俅的幸福就来自高衙内下身的满足程度,这是一种真正的父爱;而陆谦、董超、薛霸虽然个个看起来面目有些可憎,却都有一个理解顶头上司“大爱”的心,并且都拥有合法的中央官府的身份,为了这个饭碗值得出卖一些基本信仰。


其实,类似这种高俅自导自演的最终的人间悲剧,自
2003年开始,就已在中国大地上演。从2004年开始,中央高层就开始进行各式房地产宏观调控,但无不遗憾地以越调越涨、归于失败而告终,以致高层不得不一再在“两会”中表示痛心。20104月以来,国务院使出最大力气,出台了号称“史上最严厉且最密集”的宏观调控。由于打出的是棉花糖拳,并没有对地方政府倒卖土地、哄抢哄抬地价的行为加以任何抑制,最终导致地方卖地生财愈演愈烈的悲剧。2010年前三季度,3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累计接近9000亿元,同比增长达七成。更令人意外的是,上述收入大幅度增长还是在地方政府提供较少的土地的基础上完成的。截至9月初,北京市仅完成全年2500公顷供地计划的26%。上海完成全年计划的74%,广州和深圳分别完成全年计划的18%和33%。这意味着一旦全国各地足额完成全年供地计划,土地出让金还将创造新的年度纪录。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记得今年
415日,在国务院开始本次地产调控之始,国土资源部高调宣布了住宅用地的放量。国土资源部公布的《2010年住房用地供应计划》显示,今年全国住宅用地的计划供应量超过18万公顷,这一数字是2009年全国住宅用地实际供应量的2.35倍,更是前5年平均年度实际住宅供地量的3.38倍。关于各类住宅的用地比例,国土部规定2010年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和中小套型商品房用地计划供应量为142256公顷,占住房用地计划供应总量的77%


好一个
77%!其实,保障性住房的概念经过多次的演绎,已经扩展到包括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公共租赁房(经济租赁房)、限价房、棚户区改造等内容的大概念了。像棚户区改造表面上看是为了改善棚户区居民的居住问题,本质上是地方政府拿地、卖地,以民生的名义发财,这种“光荣”任务大概是保障性住房当中,政府最愿意干的;此外,在住建部、国土部和各地方政府的文件中,“政策性住房”是一个基本上混同于“保障性住房”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与“保障性住房”的最大区别,是包含一个占其绝大部分比例的“中小户型普通商品房”的内容,由于这部分是由市场提供的,高层普遍将扩大中小户型商品房放置于扩大保障性住房之前,以示政府尊重市场、不干预市场。


稍微感到惊讶的是,对于“中小户型普通商品房”这种高房价下企业的必然选择,无论中央高层和住建部、国土部解释为“政策性住房”,亦即把完全市场化的高价房定位成“政策性住房”,并在各类文件中将其类同于“保障性住房”。由此,地方政府只需要
1%的土地用于建设上述“保障性住房”,而76%的用地用于中小套型普通商品房,就可以轻易达到“政策性住房用地占到77%”的底限。显然,这是像陆谦、董超、薛霸这些过于体谅顶头上司的大爱,曲意逢迎、纵容高衙内的一种“善意”的骗局。当然,只要宣传到让普通百姓理解并认同,就可以既在名义上体现民生,还可以为自己获得意外之财富。如同现在在中国存在着的一些靠说“类真话”获取民意,进而通过将自己商业化而获取高收入一样有智慧。


因为地方政府这个高衙内需要“土地财政”来满足欲望,作为父亲的高俅——中央高层深切体谅高衙内不能满足淫欲的痛苦,就需要动用一切权利,允许高衙内运用暴力的手段,通过围攻、捣毁像林冲林娘子这种贫寒但拥有瑰宝的普通老百姓的家园,杀死林冲,活捉林娘子这个貌美如花的可人(在普通百姓是他们脚下的土地),供高衙内尽情、痛快淋漓地享用。


因为这种“慈父”般的体谅,当地方政府需要卖地赚钱满足欲望时,中央高层急着出台各种地区规划,其中最重要的是扩大这个地区的建成区规划面积,便于地方政府合法地、廉价抢夺农民集体组织的土地;抢地的时候遇到阻力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暴力拆迁。要想改变城市面貌,没有暴力拆迁怎么行?这是基层官员目前普遍存在的心声!当然,如此为所欲为强抢人妻的高衙内,当然会给“慈父”高俅屡闯大祸;不过,只要有慈父有那颗体谅的心在,所谓《城市民妻强抢管理条例》(拆迁条例)的修改版本,尽可能地将其“相约到永久”。


很显然,历史房地产调控最终越调控越涨,在一些人的观点里,就把矛头指向没有触及触及高衙内淫欲的满足;特别是就在于高俅这样的“慈父”举贤不避亲,将满足自己儿子的欲望当成是国计民生的大事,而对于由此造成林冲等家庭家破人亡的惨剧没有办法以为然;有人甚至断章取义地替高俅做心理剖析,认为像林娘子这样的草民,能够直接满足高衙内的淫欲,实在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修了十辈子的福了,这种臆断最终被证明没有根据。


遗憾的是,在中国的大地上,有这样一位“慈父”几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爱理念,竟然被一些批评者批为“假调控真作秀”、“越调越涨”,我看实在是肤浅之论。


既然不能把高俅怎样,一些人就通过诅咒的办法发誓:“如果不把普通百姓的民生置于各级官员的利益至上,并持续地将官员的幸福建立在人民日益增加的痛苦至上,我想这样的官员注定会成为千夫所指,即使有幸善终,也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却是秀才之鼠见,多么荒唐可笑的道理啊!

2010年10月15日, 8:1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