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欧洲人的游戏

作者:兔主席 | 评论(0) | 标签:诺贝尔文学奖, 诺贝尔奖, 文学

诺贝尔文学奖就是个欧洲人的游戏

针对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击败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取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点有感而发。内容最初发在本人微博上(http://t.sina.com.cn/jeune)

从历史得奖情况看,诺贝尔文学奖基本上是个欧洲人的游戏,尤其是北欧/西欧人的游戏。稍加了解。我们知道这绝非偶然。本文并无意从人文、艺术、价值观等角度展开更深入的联想,仅技术性的统计诺贝尔得奖者的语言。

在众多诺贝尔奖项中,抛开和平奖,其他皆为科学类奖(包括“最科学”的社会科学——经济学),得奖者的成就大致都能采用客观标准进行论断,而唯有文学奖属纯粹的人文领域,基本完全依赖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从根本上是主观的,也不可能超脱文化的影响。

我们知道,文学(包括散文、诗歌、小说等形式)与其他艺术形式的最大不同,乃在于其完全基于文字。而文字又是表现人类情感、逻辑、价值、文化最直接的工具。不同的语言文字,词汇、句法、结构、形式、风格,均有极大差别,而两种语言的距离越远,隔阂也就愈大。譬如,同汉文诗歌或日文诗歌相比,英国人或瑞典人肯定相对更容易接受德国诗歌。原因是诗歌写作的文化背景更相似,更易理解,而从翻译中丢失的文字价值也更少。如果将一个中文古代诗歌翻译成英文,除了意味保留,大部分文字价值都会丢失,且如希望保持文字上的美感,译者还需使用新语言对原作进行诠释乃至重新创造。

因此,文学有不可译的部分。有上层建筑的(文化、价值观等)部分,更有文学的骨肉——语言文字的部分。以下,我们基于语言学中队不同民族语言的归类,对1901-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情况进行一个简单的统计(参见附图 http://oi56.tinypic.com/2v2cx7n.jpg),很容易会发现极其明显的规律:

(1)日耳曼语族使用群体是最大的得奖群体;使用日耳曼语族(包括英语、德语、挪威语、瑞典语等)的作家合计有52位,占全部107名得奖者的48.6%,即将近一般数目。这完全是可以预测的,因为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单位就是使用瑞典语—而德语、英语、挪威语,丹麦语、冰岛语,这些都是全世界所有语言中与瑞典与最相似的。许多北欧语言相当于我们的地方方言差异,不同语言使用者经过几周的训练就可以互懂。

(2)罗曼语族是第二大得奖群体:罗曼语即拉丁语的日常方言,后来演化成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秘鲁作家略萨即使用西班牙语。罗曼语得奖人数33人,占全体得奖者30.8%。

(3)西欧语言占全部得奖者合计85人,占全部得奖者的79.4%。这里的西欧语言即罗曼语族+日耳曼语族。两者虽非同一语族,但同地理区域较近,过去数百上千年有大量文化交流和语言接触,相比其他语言群体而言,这两个文化群体从语言文字、生活方式到价值观都是最相近的。实际上,许多文明都有丰富的文学遗产和传统,西欧几个国家,占据诺贝尔文学奖压倒性的大多数,并非偶然。

(4)斯拉夫语族构成第三大得奖群体:得奖人数11人,占全部得奖者10.3%。斯拉夫语族的使用者位于东欧,过去数百上千年受到大量西欧文化的影响,同属欧洲基督教文化,其中拥有4名得奖者的波兰语更是长期处在德国影响之下。相比其他主要语言群体,距离欧洲文化都更相近。因此,斯拉夫语族排名第三完全可以预料。

(5)印欧语使用者占获奖者中的压倒性大多数::除了上述语言外,还有其他两种印欧语。希腊文化是西欧文化的一部分而且希腊语在语汇上对西欧语言有极大影响。希腊国家很小,人口不多,但有两位得奖者;另外孟加拉语使用者一位,即泰戈尔,他在英殖民文化下成大,在英国本土接受过教育,使用孟加拉语写作。语言角度,孟加拉语为古代梵文衍生而成,与欧洲语言同源,同属印欧语系。最后统计得出,文学奖得奖者中,印欧语使用者共计99位,占全部得奖人数的92.5%

综上可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集中在欧洲,且主要集中在与瑞典的语言文化比较接近的北欧。所以可以说基本就是个北欧国家的游戏。

上面的数据是我临时统计的,或还有不准确之处,但大趋势如此。而据此规律,仅从得奖者使用语言分布的历史情况,我们在不去读略萨和村上春树两位作家的作品时,就应该可以推测,由于存在语言及文化的先天优势,使用西班牙语的略萨击败使用日语的村上春树,取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概率更高。

并不是说使用日耳曼语族/西欧语言之外的人就无法得奖,而是说,写作者可能需要更精彩的内容、更深刻的内涵,更华丽且能够传译的文字,更大的影响力,来克服语言隔阂。所以,如果想提升得奖机率,最直接的办法是使用北欧人熟悉的语言写作。而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你使用的语言与北欧/西欧语言距离越远,得奖的机率越低。

另外,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分析: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主的国家分布与这些国家的人均GDP也应当呈正相关关系。人均GDP越高的国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几率越高。大家可以尝试统计一下。如果是这个情况,也极其容易给出解释:先不谈文学内涵或价值观层面的主观因素,只谈客观因素——你所处的国家的经济实力越强,对内而言国内读者基础更多,出版业更发达,影响越大,对外而言文化影响力、辐射力也越强,受到国际关注的可能性也更高。

因此,,诺贝尔文学奖,文学内涵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文学使用的语言平台及所处国家经济水平、文化影响力都是很关键的因素,其作用不亚于,甚至可能显著高于文学作品本身价值与内涵的作用。因此,出于可以理解的结构性因素,诺贝尔文学奖是有相当局限性的。中国作家能够取得这个奖项固然好,但即便取不得,也可以这样理解,就是汉语作家可能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或得到加倍的运气,才可能克服各种结构性障碍,取得这一成就。(当然,政治也是一个因素,就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中了)。

兔主席的最新更新:
  • 推进政改的阻力与契机 / 2010-10-12 22:27 / 评论数(11)
  • 全国哀悼日引发我们思考的五个问题 / 2010-08-15 13:18 / 评论数(27)
  • 反郭德纲三俗所带出的三个维度问题 / 2010-08-09 10:56 / 评论数(9)
  • 世博会在中国举办其实是现阶段的最优选择 / 2010-07-29 01:12 / 评论数(7)
  • “粤语保卫战”背后的荒诞与可悲 / 2010-07-21 01:03 / 评论数(14)
  • 2010年10月15日, 10:09 上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