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抱怨高房价?

     

谁在抱怨高房价?

——房价问题归根结底是文化问题

 

—2010年10月27日星期三

 

      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先生通过三个同在工薪阶层,收入、地位一直接近,却仅仅因为十几年内买卖房子的机遇、运气、策略不同,导致了范围更为普遍影响更为深远的财富分化,分别成为城市中的“既得利益者”、小康之家和弱势群体三个阶层的真实事例,对中国城市进行了“新阶级分析”:A是“炒房阶级”,其中商人、干部、高级白领比例高。他们一般不赞成政府人为干预市场的做法。C是“公房阶级”,既属于70%城市有房户,又属于网上70%抱怨房价太高的民众。他们和年轻大学生、进城农民工等“无房阶级”(租房阶级),合起来便是对房价最不满意的人群。B类“有房阶级”,也是纠结的一群。一套自住,不能进入市场,房价涨,徒有“中产阶级”的心理意义。子女要结婚,又盼房价跌。

      作者据此认为,房价问题,现在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也是文化问题。(2010年10月27日《东方早报》)

      笔者认为,许先生这个划分有一定道理,但以职业和身份、凭印象进行的“阶级”划分,又未免过于粗疏甚至有可能偏颇巨大。同时,认为房价问题是政治问题,也不妥当。政治手段不应该也不可能解决房价问题(它只应该负责保障房特别是廉租房一块),房价问题从表面和短期看是经济问题,从长远和实质看,则一定是文化问题。文化问题解决起来比经济和政治问题都要难得多。

      笔者经过多年的实践与观察,最近出了一本书《买房的革命》,呼吁读者要改变观念、放弃幻想,用观念和行动而不是用抱怨和等待去战胜高房价。书出来后,一位福建闽中小城三明的朋友让不同的人阅看,“结果年轻的、本科以上学历的人非常崇敬佩服认定你的思想和主义!但不知为什么四十岁以上的却反对你的观点,甚至说你是房产商的代言人!福建医科大学的大四实习生们很喜欢你的这本书,尤其是闽南泉州厦门一带的。经过三明这小地方调查,中老年的就一直认为你是开发商的代表。年轻买不起房的却大都赞同你!”

      这充分说明一个重要的事实:在校大学生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群体,并不是我们想像的对房价最不满的人群。他们也知道,刚刚毕业就想完全凭自己的实力买房,即使在农村,也不一定现实。但是他们的未来充满希望,只要努力工作努力创造,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这个群体是网络上最活跃的群体,他们也十分关注房价,但多数理性的思考者只是在跟着一些人起起哄,反正自己有朝一日要买房,房价低一些对他们总是好事。但他们内心深处,并不一定认为房价真的就能够降多少。

      进城农民工是否也在抱怨高房价呢?我看也未必。他们往往是最埋头苦干也最少上网的、最沉默的一个群体。他们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保障,也就从来没有想着依靠谁,他们在打工的城市多数买不起房,于是拼命攒钱回老家买房或回农村盖房。他们是三线以下城市房价的重要支撑力量。

      那么,高房价的最大抱怨群体来自哪里呢?笔者认为主要来自四十岁左右的“公房族”或者“等待公房族”,他们没有赶上前面十几年这个中国百年未遇的财富班车,却又正处于事业和人生的巅峰,往下不少人可能就要走下坡路了,因此抱怨不可避免。最典型的例子,是一位编辑朋友谈到她的在广州某大报做房地产版块的亲戚,当年做这个版块的编辑记者几乎全都看空房价,都不买房,只有她这位亲戚两套三套不停地买。结果现在,那些编辑记者们真的是沦落到买不起房的地步了,甚至连孩子的上学都有了问题,因为没有房就没有户口。

      他们能不抱怨吗?但是这又能完全怨社会吗?机会和挑战从来都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它在每个人面前原本都是平等的,关键的差别在于我们面对一个时代的机会和挑战面前所采取的态度、所做出的行为不同。金岩石最近一篇文章,有一个观点与我相同:随着房产投资的财富效应在城市中扩散,观念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人会有本能的反应,而那些“蜗居”在计划经济铁饭碗里、在高福利高报酬的温柔乡里的人往往没有感觉。蜗居在梦想里的人们有追求,蜗居在铁饭碗里的人在抱怨。在风险财富面前,风险偏好较低的人总是先看到风险,因此会错过本来属于自己的财富机会,这是今日中国因房产升值而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的原因之一。

      在这里,城市化甚至有某种程度上的“自动平衡财富功能”,你总不能市场的好处也是永远你占,计划分配的好处也是永远你占。一位叫任宇雷的读者在给我的来信中写道:“能够并且愿意探讨在急剧演变的社会中寻找自己定位的人日渐稀少,这个需要卓越的洞察力,那种随机决定自己命运的人,最后都无法解释自己的结局,只会把自己的失意归结于社会缺乏公平和正义,在我看来他们缺乏的是分析社会演变的眼力。”诚哉斯言。

      因此,从微观上说,房价的相对高与低,与不同的人面对时代变化和风险财富的文化态度有关。从宏观上来说,房价高低,取决于城市兴衰,服从“人聚财聚,人散财散”的基本规律。而城市兴衰,最终的决定因素也是文化。今日中国房价最低的城市是甘肃玉门,曾经的石油城,12万人的城市如今只有2万人左右,最好的房子1平米不到100元,但是你会去买吗?人们为什么对大城市趋之若鹜,哪怕房价高、交通堵也在所不惜?因为城市尤其是人口众多的大城市机会多、效率高、有更大更高层次的自由与尊严,有更加广阔的梦想空间。(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2010年10月31日, 3:09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