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综合整理自《韩益民》和《苏徒》的个人博客,原文请分别至各自博客查看,感谢两位先生的原创分享。】

温家宝最近四十多天里多次提到政治改革的问题,也在谈到很多与人权相关的问题,但国内的新闻媒体,包括通常反应最为迅捷的各大门户网站,对此似乎都保持了沉默。

当我还抱着打酱油的心态看待温家宝的讲话之时,认为不过是说说空话而已,已经有不少朋友开始批评我看不到其中积极的意义,他们大概认为理念很重要,而且由一个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来谈他的理念,更能彰显在时下言论环境下的积极作用。我呢,还是跟过去一样,像一个只认得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农民一样,执着地等着看他的讲话,能不能带来网络封贴、删帖力度的减弱。一句话,你说什么不重要,我想看到的,只有一条,能不能真正像他所说的,人们可以自由言说,尤其是自由地批评政府,而不用有删帖的担心,更不用担心跨省追捕,或者警察以检查人口的名义来逮捕。

说实话,至少在五年之内,我相信自己是看不到。这一生是否能够看到言论自由的时代,我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有人或许会说,比较一下毛泽东时代,我们也该知足了。有时想,如果真的是在毛泽东时代,像我这样本事没有,牢骚却不少的穷酸,或许早已经成了夹边沟农场到处乱扔的白骨了。而现在,无论有多少牢骚,总的来说,还是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不至于有牢狱之灾。


影帝也登上了时代周刊了~

当然,我宁可相信,这也不过是恐惧心理带来的自我控制的结果。或许,我真的该知足了,不是吗?可是,我真的无法被这些容易知足、心态平和的朋友们说服,别的事情,比如吃穿用度,让我知足,都很容易,只有言论自由这一点,言论自由除了在网上自由批评以外,还有很多形式,比如在具体的组织里能不能自由发言等,我觉得目前的状况令人感到窒息,很容易想起龚自珍“万马齐喑究可哀”那句诗,是远远不能让人满意的。不多说了,继续围观言行一致是否一致。

××××我是言论不太自由的分割线××××

苏徒则在博客里认为,温家宝讲话在国内媒体未见相关报道内容,只有一则无任何内容的会见消息,主要涉及两个问题。

一是温家宝总理的言论自由权,作为国家总理,他的讲话理所应当有权利发表,现在,官方媒体对此不予报道似乎有侵犯温总理言论自由权之嫌。

二是涉嫌侵犯中国人民的言论自由权。这要作点说明,作为宪法权利和基本人权的言论自由权包含两种不同的权能:“出口”和“进耳(眼)”,前者要求权力主体不得阻止公民讲话,表达,不得要求公民说什么、不说什么,更不得以言治罪。后者要求权力主体不得阻塞信息通道,接受任何信息是公民的权利,不能把公民当作无辨别能力的小孩。总理在国外的言论,除涉及国家秘密的以外,必须及时向全国人民报道。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阳光政府的要求,总理是国家最重要的领导人,他的外事行为(除涉及国家机密的外)当向人民公开。上面温总理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的行为,显然不属国家机密。从另外一个侧面来看,总理的公开言论如果不是由我官方媒体率先报道,而是要依靠“进口”,也是有损政府公信力的。

××××我是言论不太自由的分割线××××

对于温家宝讲话在国内媒体未见报道一事,业内人士也有不同看法:媒体人彭晓芸认为,除了内部禁令外,也可能是因为部分媒体人和媒体决策者已经养成了一种整体的犬儒习性和过度自我审查(653期之2)。

【西安e报】作者“胡铁花”对此总结出这样一个现象:“事实上,陕西本地媒体近几年在“华南虎”(294期)、“蒙牛和蛋奶工程”(515期)、“扎针传言”(关键词:扎针)等一系列事件上历来保持和官方同步调的态度。”

附:温家宝接受CNN专访全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