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曝光了一份传单:温州大学城里成立了一个凯乐斯私人会所,列明入会条件有“”和车模等。温州,大学,“富二代”,车模,豪门,每一个词都足够撩拨社会的敏感神经,何况将它们全部组合在一起。“不是恶评,是恶搞!”参与创办的人说,有人将“一技之长”和“车模”进行联想,问“车模有哪一技之长”?由此产生很多歧义和阴暗的想法。【网友热议】 曾经外国列强打出旗号羞辱中国人:华人与狗勿入。今天这一幕,让我们思考颇多。 豪华会所只为美女和有钱人所设置,鄙视(42) 这样的宣传令人耻辱,普通人也有进豪华会所的权利(6) 期待中国能够实现均贫富,人与人就不会有差异了(7) 我不稀罕豪华会所,那是有钱人的腐败(5) 我支持,没钱就别奢望豪华享受了(8) 事实真相是怎样的,请继续浏览……   记者探营后得知:“凯乐斯”的身后,其实是运行了3年之久的温州大学学生精英圈子“华英界”。这个圈子并非“富二代”的俱乐部,而是一个大学生创业团体。  这也是这个团体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它的成员,只有个别仍在读大学,绝大多数已经毕业,成为新一代的温州企业家。  “豪门”字样只是宣传需要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来说,通过会所能结交到更多的朋友,找到潜在的融资渠道。  凯乐斯印了一批传单发到温州大学城里的温州大学、温州医学院和职业技术学院等各个高校。传单上标注了“豪门”字样。  这个字样是温州凯乐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东曾青杰特意强调的。“豪门的字眼可能会引起误解,但这是个宣传策略。”曾青杰说,像学生会主席之类的精英,如果只是周末找个教室让他们去聊天,恐怕缺乏吸引力,所以在宣传方面需要能吸引眼球。  不然的话,“这批人不会报名,不会成为会员,我们办会所的目的就落空了。”曾青杰说。  “当初预料有些学生可能会有想法,但没想到学校方面和社会各界都会如此关注。有媒体就此采访了温州大学。”于是,凯乐斯会所被学校“稍微过问了一下”。  后来,温州大学城市学院今年的毕业生王辉看到了这份传单。他手头有一个项目,正在寻找投资伙伴。  王辉首先通过网站了解了会所的情况,然后填写了申报表,不久便有会所工作人员打电话来核实资料。  “我是被他的项目打动的。”负责会所事务的凯乐斯商务经理王航说,因为公司主营业务是网络游戏和文化演出,所以他对网络项目有着特别的感觉。  王辉的设想是,把温州城里繁华的五马街整体搬上互联网,市民可以通过这个三维的网上商城,在每家商店里试衣、买卖,而不需去实体店里逛。  “这个项目在技术上是成熟的,但国内尚没有成功的先例。资金需求量很大,但愿王辉能在这里找到合适的团队。”王航说。  王辉是苍南人,父母经商,但算不上富二代,只是“很普通的家庭”。为了实现创业梦想,他没有去找工作,而是住在大学城里等待机会。他知道有人对给学生划分层次的做法很反感,但对于他这样的创业者来说“却是好事”:通过会所能结交到更多的朋友,找到潜在的融资渠道。  除了这个项目,王航看中的还有王辉曾任学生会副主席的经历。但王辉并不是很善于言辞,王航提醒他说,需要有说服投资者的能力。  这个会所并不收取任何费用。王辉还没见过其他会员,但据王航说,现在已经有四五十名会员,都是经过审核的精英人物,最高上限为150人左右。  会所能够容纳大约50人,门口需要刷卡进入。除了门上的会所标志外,其他地方都没有指示牌。如果没有人带路,几乎找不到这个地方。  “网上都以为我们是豪门俱乐部,其实也就是稍微有点档次的一个休闲吧。”王航说。  会所只接待会员,不对外开放,因此一到晚上便显得冷冷清清。偶有烛光,那是个别人士在交谈。 会所背后蕴藏着创业圈子  “不能以一个人有多少财富来判断他是否属于精英,要看他能做多少事情。”   凯乐斯是不是一个“富二代”的俱乐部?  王航对此明确否认:“在我们的会员体系中,“富二代”——我理解为有资金的一批人,只占20%,更多的是有创业意向的有脑子的人。”   尽管王航尽量回避,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提到了“华英界”。  凯乐斯是一个学生创业成立的公司,除了董事长白炳卫是温州大学城市学院的大四学生,其他股东均已在今年毕业。  白炳卫,平阳人,父亲是一名教师,“家庭普通”,白炳卫自己“白手起家”,刚创业时办公室“也就一个车位那么大”。但凯乐斯介入网络游戏领域后发展迅猛,白炳卫本人也由此成为温州大学精英圈子“华英界”的一员。  根据圈内人的描述,“华英界”最早成立于2006年,圈子没有明显的标识,平时活动都是口头聊天,偶尔会有协同行动。大约有十来人。在王航印象中, “华英界”唯一一次全体聚会,是在去年四川汶川地震后,所有的“华英界”会员到齐募捐。  现在,这个圈子的成员绝大多数已经毕业,成为温州最年轻的一代精英。他们的经济实力可能不是最强,但他们能撬动资源,为温州经济注入新的元素。  实际上,“华英界”本身并非“富二代”的俱乐部,很多人和白炳卫一样,属于白手起家的新一代。他们有知识,从事的是全新的行业。  “这些人出去之后,在各行各业算是精英层次。”王航说,他要见到“华英界”的人也是非常难的,周末有可能会在这里碰到一两个。因为谈话比较私密,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会所的开办,其实是“华英界”自己的需求。之前“华英界”没有固定的聚会场所,每次出去都得临时找地方。如果自己能开个会所,不对外营业,一方面可以保证有足够的私密性,另一方面可以促进更多的交流。“有事没事来一下”,为“华英界”这个圈子找个可以谈事的地方。  会所开办的另一个目的,则是为大学生创业搭建平台。“我们深感目前大学生创业的硬件很好,但是缺乏软件支持。在这个会所里,不同的项目团队之间可以交流、合并。会所可以为团队配备最强的资源,比如有人有一定的财富背景,有人是学生会干部,有团队组织能力。”   曾青杰说,在凯乐斯自身的创业经历中,正是因为解决了资源限制,才得以脱颖而出。在这个团队中,有各个不同专业的人才,有城市学院的,有人文学院的,有信息管理专业的等等。  而一般的大学生创业者,很难跳出自己的专业去配备最好的团队人才结构。“我们知道学生创业的初期需要什么,希望他们在创业路上能找到伙伴。”曾青杰说。  “在校生创业,好多团队一遇到资金问题就垮了。”而如果有好的项目,凯乐斯甚至可以帮助团队对接外面的风投公司。  “并非所有的创业者都能加入会所。温州本地高校的创业氛围在全国首屈一指,但凯乐斯要吸引的是最顶尖的人才。”   正因“华英界”首批成员的奋斗经历,他们对精英的理解相当宽泛。“不要以为精英就是要有上亿资产的。对我们来说,不管什么出身,只要有能力、肯努力、有竞争力,就是这个领域的精英。”   “‘富二代’如果能接好班,也是精英。不能以一个人有多少财富来判断他是否属于精英,要看他能做多少事情。”王航说。  王航说,温州本地生源的学生中,在外面读名牌大学的,回来进入银行等机构的比较多,而本土高校的毕业生很难进入这样的单位,选择自己创业的多,所以会所只针对本地高校的大学生。入会条件引发网络争议   传单发出去之后,曾青杰视之为“噱头”的“豪门”等词,果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但这个效果并不是他想要的。  “不是恶评,是恶搞!”曾青杰说,有人将“一技之长”和“车模”进行联想,问“车模有哪一技之长”?由此产生很多歧义和阴暗的想法。  虽然公司本身是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但曾青杰还是深感“网络太恐怖了”,网上充斥着“来看看某大学富二代们在大学城里的豪门私人会所”之类的帖子。  曾青杰否认这是他们的主动炒作:“作为会所,我们要尽量保持低调,这是我们的性质决定的。之所以发传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今后的发展,肯定以口口相传为主。”   引发争议的主要是入会条件,比如“富二代”、车模大赛前十名、学生会主席、有政府背景的留学生等。  王航说,不能仅凭本人口述就认定他是精英,必须设定一些门槛,因此入会条件中便列举了一些指标以方便考核,不然的话,会所没法一一去调查。有人质疑车模有哪一技之长,王航解释说:“有表演和音乐才华的人为什么不能进来?他们难道不能创业?有些人还是歧视某些行业的从业者,我们就是要把各个领域的精英都延揽进来。”   “勇于改变目前的生活,这是我们会员的标准。”   至于“政府背景”,并非人们所理解的“在政府中有关系”,而是指公派的国外留学生。  “社会上一直对大学有成见,认为社会上有贫富可以,但大学里要单纯。我们则认为,会所不可能向任何人开放,那样的话,办个大教室,开个创业课好了。” 王航说,“大学也是成人社会。尤其在温州,大学生创业风气非常浓厚,形成自己的圈子是理所当然的。”   在最先挑起论战的猫扑论坛上,一则第471楼的跟帖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代人的逻辑性越来越强,层次相近的人相互结合,能给个人发展带来更好的机会。温州人抱团发财,就是这个道理。”   人们说起“富二代”,就是跑车、炫富。王航希望,不管是“富二代”,还是温州的第二代创业者,都能区别于第一代创业者,形成包括“富二代”在内的第二代温州企业家的文化标识。  “5年内,这个群体会形成方向性的合力。不仅懂得赚钱,还要懂得回馈社会,引领社会进步。”王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