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新闻传播的语境中,我们基本活在两个迥异的世界,一是央视联播世界,每晚七点,莺歌燕舞潺潺流水,一片升平在眼前。从这个视窗看中国,那简直就是大同世界。一是网络论坛世界,听风观澜,遍是民间疾苦声,那俨然就是让人气结、屈原再世也投江的悲愤世界。
中国主流媒体和网络舆论,彼此错位成两个不同的话语平台,成为执政党喉舌和民众话语权的一种特殊对垒。不知何故,主流媒体对敏感题材、敏感话题的报道评论,总是比网络媒体慢一拍。这大概不仅仅是传播技术差异,更主要区别是,主流媒体是工具,而网络舆论是人。主流媒体看脸色,网络舆论随心情。主流媒体能忽悠一尺,绝不减去一分。网络媒体能发声一句,绝不省去一字。
中国网民能充当公平正义的代言人,一定程度彰显出舆论监督的正面力量,一方面要归功于现代信息科技,另一方面有赖于执政党日趋民主。试想,中国要是像朝鲜金家红色王朝一样,不允许人民拥有电脑,那我们怎能在网上评说时政呢?所以,每个网民上网之前要三感谢: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父母没有把我们出生在朝鲜。
网民的力量,成为当下中国最生动、最可敬、最有光芒的一张政治脸谱。它代表民心,也得到执政党的赞许。听说,现在居然可以直通中南海。这张政治脸谱,可叫“ 民意”,可叫“舆论监督”;从宪政角度看,可叫“言论自由”,可叫“”。因此,民主不高深,不玄妙,民主精神就在我们自己心中,民主理念就伴随我们日常生活,民主价值更是有目共睹。“民主宪政”的意义,说到底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执政权力受到孔武有力的监督,执政者以民为本,不滥权腐败、无道无耻,更不至于野蛮凶残。也就是胡主席说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习近平副主席在中央党校讲话加了一句“权为民所赋”,更完善了民主政治的全部涵义。
民主应该是光明正大的时代宠儿,可为什么感觉像个偷偷摸摸的私生子呢?在当下中共党媒的传播语境中,民间呼吁“民主自由”,似乎就一定是西方自由化的和平演变阴谋。人民网日前首发“”题为《中国人民是不会上当的》的文章,就认为那是“一些人挟洋自重,想成为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贩卖抽象的、干巴巴的说教和政治名词,掩饰自己的一己之私。”我不知道,因言获罪、身陷囹圄的刘晓波老师,是否拿了外国工资而“挟洋自重”、诺奖加身的。但我知道,中国99%网民为民主自由鼓与呼,绝不是拿外国工资的汉奸,他们只是满怀一腔正气,一腔爱国热血。
当代社会信息如此发达,纸终包不住火。不管发生什么事,今天不知道,明天会知道。政治热点事件的舆论导向,体现出一个执政党的民主素养和宣传水平。主流媒体对刘晓波获奖事件的传播策略,折射出中国意识形态主管部门的因循守旧、不知所措。刘晓波获诺奖,完全可以一个大国执政党的胸襟雅量和一个民主国家的应有素养,去包容之。包容本身,比党报发表一千篇蹩脚批判文章更有力,更能服民心,更能赢得世界舆论好评,更能树立中国良好国际形象。包容刘晓波获奖,更能证明执政党的自信和仁政理念,更能证明“民主自由”也是共产党一以贯之的价值观和执政观。刘晓波煽动颠覆中共政府,法律不容,理应追究;但是,获得诺奖是他的荣誉权,也是他的基本人权,理应尊重。
如何看待、对待异见分子,是映照执政党民主素养和执政能力的一面镜子。其实,只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周公吐脯,自然天下归心,人民衷心拥护。不管刘晓波获什么奖,都不会扰乱民心,都不能动摇执政之基。反之,如果视人民为愚痴,专制跋扈,那么不仅刘晓波会冒出来,千千万万个张晓波、李晓波都会冒出来。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遗憾的是,执政党内高参们抱持一贯的统战思维和僵化的宣传策略。主流媒体伊始讳莫如深,继而粗言相讽,恶语相加。有关刘晓波的网络文章,支持他的一律禁止不发,批判他的发了也不允许网民评论。主流媒体缘何如此风声鹤唳,谈“刘”色变呢?世界上一切正义力量,哪一个会如此色厉内荏?
”,也成为网络上千敏感词最新的一个,同名同姓者甚至连手机短信也发不了。多管齐下的中国特色“敏感词”,丰富了“社会主义民主”这一名词的关联词,让我们享受到了西方国家公民享受不到的“文章可用逗号、隔行、拼音、符号代替敏感词”的中国式表述。古有“讳、忌”,那是古代封建独裁专制文化的糟粕,如今摇身一变,披上“敏感词”的马甲,就可以大行现代专制其道了?网络设置“敏感词”,无异于拔箭割羽,无异于讳疾忌医,无异于塞豆掩耳,是典型的鸵鸟政策。人民有话不能说,不能直说,不能畅言,只能缄口沉默,只能来一番“赋比兴”,这哪有言论自由?这哪是民主政治?“有话不能说”的结果,就只能是“ 有恨埋心间”。历史终将证明,“敏感词”是中国民主政治史上的一大笑话和一大污点。
民主自由是中国仁人志士们(包括共产党人)矢志不渝的理想追求,是每个公民的宪法权利。民主自由,绝不是西方国家的政治专利,也不能简单斥之为“西方国家颠覆政权的阴谋工具”,不要把公民正常的宪法权利诉求,一股脑儿划归到西方反华的阴谋里。民主,就是共产党倡导的“人民当家做主”。不姓“资”不姓“社”,只姓“民”。公民追求民主自由,就像一个人渴了想喝水一样,何必去猜想、去臆断有人在水里下毒呢?口渴喝水,是一种生理层面的需求;逼仄之下求自由,是一种人性层面的需求;不公不义之下求民主,是一种精神层面的需求。
窃以为,一个人不够完美,不是罪,也不是恶。理性之道,当真诚谦恭,扬长避短,修正精进,大可不必讳言,不必虚饰,更不能钳制打击、残害那个“说出皇帝新衣的小孩”。打击钳制,只能表明自己内心的自卑龌龊,残害异己更是封建专制的一贯恶行。自己不完美,而去指责韩信有过胯下之辱,讥笑刘邦年轻耍过流氓,那只是一种无能弱者的阿Q哲学。故而,我们向往民主,渴慕自由,并非意味着一定要照搬西方那套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嬗变到执政党,从一党独大的执政党自我超越,逐步完善为民主宪政意义上的现代政党,也同样会受到人民衷心拥护。
“ 王雪飞”说:“所有拷贝西方民主制度的第三世界国家基本上没有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财富基础。如果把这个基础撤掉,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运行良好的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都会崩溃。”这一论断,如果辩证反思一下,正好得出这样结论:随着国富民强,中国的民主宪政势不可挡,只有真正实行民主法治,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崛起,中国才能取得更大发展。温总理接受CNN采访时,曾直叙胸臆:“自由言论对任何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不管是对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来说。人民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是不可阻挡的。”
管仲曰:“仓廪实而知礼节”。昔日的“礼节”是一种基于孔孟之道的封建伦理道德,如今的“礼节”则已经演变成一种人人平等、自由、民主的现代政治文明。当中产阶级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民主政治的渴求就成为社会大众不可抗拒的追求目标。这绝不仅仅只是“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而是十三亿中国人民的强大民意。回首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不畏风雨勇敢向前,市场经济在中国取得了空前成功,创造中国经济奇迹;如今中国经济实力雄踞世界前茅,而政治文明备受世界舆论诟病,盛世之下官民严重对立,社会矛盾一触即发,执政党和政治家们为什么不能顺应历史,顺应民心,负起历史重任,开辟出一条中国民主政治的新河呢?莫非是惧怕“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还是只愿“贩卖抽象的、干巴巴的说教和政治名词,掩饰一党之私、一己之私”呢?
“ 王雪飞”对西方民主价值观,提了一个很有趣的诘难:“它们宣扬人权高于主权理论,但西方国家能开放边境,让发展中国家的巨量人口去西方国家谋一份职,享受他们干净的空气、洁净的水和卫生的环境吗?”姑且不提中国因为政治生态不佳,每年都有大批精英移民国外的尴尬窘境,也不提中国各地政府因为GDP挂帅政绩观,导致环境生态恶化和生态灾难频发,即便西方宣扬“人权高于主权理论”是欺世盗名,我认为那也是大国之间价值观博弈的战略手段,何须大惊小怪。敌人也好,对手也好,利益攸关方也好,别国先进的、成功的一切经验,都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不管怎样说,西方民主国家的权力阶层不可能有恃无恐、滥权特权,他们的官员不可能贪污成风、二奶成群,他们的公民不会遭遇强拆、自焚反抗,不会喊冤无门、上访无策,不会因言获罪,被跨省追捕和秋后算账。他们的国度没有说不得的政坛丑闻,没有批不得的政界要人,没有骑在国家宪法头上的人和事。这一切,就是西方民主宪政的闪光之处。西方国家的“多党制”、“三权鼎立”可以不提,但是,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和媒体监督制度,为什么不敢仿效呢?
我们国家的领导者总担心我们弱智、不成熟,怕我们被西方反华势力蛊惑,受骗上当。可中国网民们不管怎么尖锐批评政府,在西方反华势力叫嚣和欺辱面前,何时退缩过?何时懦弱过?何时散沙过?何时上当过?当代中国人都有足够的智慧、明辨的判断和正确的立场。看看奥运圣火期间的中国网民表现吧,看看日本拘捕我渔民的沸腾舆情吧,广大网民是如何众志成城、爱我中华!代代相承的爱国主义,永远是中国人挺立不屈的精神脊梁。这不是哪个执政党之功,而是中国人几千年来无比浓重的爱国情结。值得反思的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屡屡拿糖葫芦哄人、让普罗大众受骗上当的,岂只是西方反华势力?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推进,农耕文明浸淫千年的中国百姓,已经逐步成长为具有现代民主意识的公民。学者、老板、白领、打工仔、居委会大妈、看门大爷,甚至读书的孩子们,都已经不再是两报一刊发篇文章就可以哄,可以骗的。信息社会资讯发达,文化生活日益多元,生活方式丰富多彩,公民们的思想也更加自由和独立。社会生态多元化,必然导向政治生态的多元化。在此巨变和剧变的社会转型时期,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中国主流媒体怎能再做一个固步自封、刻舟求剑、僵化迂腐的小脚女人?
“ 秋实”们马尔福林浸泡的“单口民主”犹言在耳,“王雪飞”们爱国糖衣包装的“特色民主”又晃眼前。中国普通民众被忽悠的,已经很久,很深,如今都已普遍具备的忽悠抗力了。曾经的善良被践踏,曾经的信仰已倒塌,人民懂得只能相信自己,只有自己切身感受才是最可靠的。现实中,我们难以享受宪法意义上的民主自由,那么让我们说一说,听一听,过过口瘾,饱饱耳福,作为一种心理补偿,不过分吧。不知“王雪飞”们,为什么要把美好的、简单的、普世的“民主”,说得那么错综复杂,满纸阴谋,使吾等小民一看“民主”一词,都变得心理纠结,感觉别扭呢?
温总理在两年前首次接受CNN专访时,就说过:“我认为世界上有三种民主形式。重要的是民主的内容。这意味着,从根本上来说,民主,重要的是这种民主形式是否真正代表人民的呼声和利益。我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民主制度。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这种民主首先应确保人民的民主选举权、监督权和决策权。这种民主也应当帮助人民在一个自由和平等的环境里实现个人的全面、充分的发展。”
重要的是民主的内容。我们切身感受到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