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祝振强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10月19日,中国新闻网发表题为《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突出三重点 “前所未有”重视民生》的解读文章,指:专家指出,这份公报体现出三个重点,即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全面推进各领域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实质性进展,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官方对民生的重视正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表示,这份公报的三个重点之间有着紧密的逻辑联系,后两者共同服务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几乎在公报的每一个段落,都可以看到官方对民生问题的“用心良苦”:“顺应各族人民过上更好生活新期待”的表述被放在“以科学发展为主题”、 “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之前。谢春涛得出一个结论,民生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体现了中共执政的最终目的,也体现了未来五年要着重解决的关键问题:满足人民群众各方面需求。民生既是发展的目的,也是发展的重点,一切发展与改革都是为了民生,这也是以人为本的具体体现。

应该说,把执政重点转移到改善民众生活、一切都围绕着“”来解决问题的高度,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进步,也是大值得期许的。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当今中国所暴露出的“”问题,已经不单单是“”本身的问题,或许也不是光靠解决“”问题所能够奏效的——贫富差距已难于确切统计之巨大、官员贪腐严重、以官德为代表的社会道德大面积滑坡、以污染浪费严重、矿难频发、食品安全无保为表征的行政体系失效、官民对立严重、以强拆为代表的民众利益、权益丝毫无保等等。

很显然,“对民生的重视正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的前提是:“民生”问题已经火烧眉毛、十万火急,不解决无以继续发展前进,不解决实在是不行了;“民生”问题太多,意味着民众大多吃不饱肚子、暖不热床铺、饥肠辘辘两眼无珠瘦骨嶙峋就等着冻死饿死了。事实恰恰不是这样。

就拿这次五中全会上被除名的康日新来说,在其别墅的三层,竟被发现有7000万欧元,折合大概7个亿的人民币!人们不禁要问,若康日新也日日讲究“民生”,也的确日日在干着“民生”的实事,比如他可以大规模提高属下的工资、他可以成千上万个贫困家庭的孩子、他可以动用手中的权力,成千上万上亿地捐款给灾区——这一切,反正也不是他自己的钱!“民生”得以大规模改善的民众不禁还是要问:这样一个世界第一、第二的大贪污犯,他是如何成为高级别领导干部进而左右、决定我们的“民生”的?这样的大贪官,到底还有多少?他所贪污的欠款,是第一多,还是小巫见大巫?有康日新这样的大贪官潜伏,“民生”不管如何成效,这个社会难道能够平安、稳定?

再比如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事实上凌驾于庄严的宪法、法律之上的问题,至今无解,至今不见被解决的迹象,如此,最新的例证是,区委书记可以为了办公楼的风水而擅自拒绝规划审批后的楼宇,叫嚣“政府和你玩到底”!在“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真理”、口号之下,甚至在五中全会召开的当口,强拆致人死伤的事情依然不绝于耳。凡此种种,哪里还是“民生”的芝麻,所能打开魔咒之门的?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谓之民族、民权、民生。温故知新,我们不妨重温之——驱除掉了满清鞑虏,民族主义已然不存在了。而作为孙中山“社会革命”纲领的民生主义,在当时,孙中山是指望它能解决中国的近代化,即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问题,同时,还包含着关怀劳动人民生活福利的内容。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当今也已不复存在了。

如此看来,三民主义之核心的民权主义,即还民众以人权,对应以“民主立宪”的共和制度,结束“以千年专制之毒而不解”的非人权状态。要问的是:当今,人权几何?专制几何?立宪几何?我们是否已经做到了呢?是否做的基本好、足够好呢?

窃以为,若“专家”们依据自己的主观判断引导决策,把中国所面临的上述问题诸种多种千万种,皆归因于“民生”问题,当有误导决策之嫌、误国误民之嫌;若罔顾事实、现实,以为解决了“民生”问题其他问题便可迎刃而解,当然也属一厢情愿的臆测;若胡子眉毛一把抓,或以此掩盖、回避主要问题、主要矛盾,则情形同样不令人乐观。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 矿难的最根本原因是矿工的命贱 / 2010-10-17 23:20 / 评论数(2)
  • 妙龄女子何以要用鲜活生命血溅公安局 / 2010-10-14 11:50 / 评论数(2)
  • 请法院全盘妥善安排肖传国拘役从良后的出路 / 2010-10-13 22:36 / 评论数(2)
  • 刚强与柔弱:来自挪威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 2010-10-12 14:08 / 评论数(1)
  •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何以多在境外喊话 / 2010-10-07 21:50 / 评论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