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日,是藏人的第50个“民主节”。 由于中共的封锁和扭曲,绝大多数中国人,尤其绝大多数汉人,完全不了解,甚至完全没有听说过。
西藏民主进程,早于中国
在大部分中国人耳朵里,至今回荡着中共宣传机器高分贝的谎言,那便是:从前西藏,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农奴制社会”;如果让达赖喇嘛回来,还会复辟那个“暗无天日”的“农奴制社会”。
当中国人,尤其汉人,有机会了解到历史真相的时候,一定会惊讶万分。事实上,西藏的民主进程,早就开始了,甚至早于中国民国时期。
史料记载,早在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时期,西藏就建立了相当于现代议会的民意机构——“春都杰措”,即西藏大会,参与议政和立法的成员,来自各寺院僧人、以及商人、农民、牧民等广泛阶层。而在二十世纪初,十三世达赖喇嘛,曾希望实行英国式宪政,并派出年轻人到国外留学,进修英文,考察宪政。
二十世纪中叶,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前后,明确表示,渴望并有计划在西藏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却因中共入侵而被打断。1959年,达赖喇嘛尊者和成千上万的西藏人,踏上流亡之路。令世人难以置信的是,一踏上流亡旅程,达赖喇嘛尊者就开始着手西藏社会的民主改革,一边流亡,一边实践。仅仅在流亡后的第二年,即1960年,就建立了首届西藏流亡政府议会。那是西藏历史上的第一次,以民主程序,实行投票选举。那也便是藏人“民主节”的由来。
至2001年,流亡藏人社会,已经建立起体系完备的民主制度,藏人投票,直接选举政府领导人,三权分立,民意监督。可以说,藏人流亡社会的民主进程,合拍于时代步伐,毫不亚于世界各国的民主成就。
藏传佛教,影响全世界
历史上的西藏,以宗教信仰立国,被称为高原佛国。半个世纪以来,尽管,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人民,暂时丧失了自己的祖国,但,藏传佛教,却在藏人流亡地,在印度,在全球各地,发扬光大,源远流长,影响全世界。
宗教与民主,是人类两大主题。流亡藏人社会,不仅保存了优良宗教传统,还实践了现代民主政治。这是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向世界交出的一份亮丽成绩单。难以置信,这份成绩单,竟然是在漫长而艰难的流亡旅途中书写的。这足以见证,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具有何等坚韧的意志、何等高贵的气节!以如此成就,看达赖喇嘛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宗教与民主,中国交白卷
反观中国,历经五千年文明沧桑的中国,至今,不论宗教自由,还是政治民主,都非但交了白卷,而且堪称负数。在共产党利益集团把持下,当代中国,仍然深陷一党专制的泥潭,独裁,暴力,谎言,腐败。号称“崛起”和“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就是这样一个专制集团,竟然把它入侵和强占西藏的行径称为“解放”;竟然把它损害和凌辱藏人的所作所为,称为“民主改革”。一个没有丝毫民主基因、不具备丝毫民主素养的暴力集团,竟然宣称对其他民族实施“民主改革”,这恐怕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最大的黑色幽默。
世人见证,中共所谓“民主改革”的结果,就是,西藏境内,举凡宗教、文化、文物、古迹、生态、人文环境、乃至社会经济,遭受全面浩劫。2500余座寺庙被捣毁,大批僧人尼姑被强迫还俗,大量藏人被屠杀或饿死。
这是西藏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这是藏人心灵上最耻辱的记忆。作为同样遭受过中共迫害的中国人,我,和我的汉人同伴们,身同感受,心泪交流。
中共污蔑从前西藏是“农奴社会”,但中共强占西藏之后,才真正把西藏变成了“农奴社会”, 当代“奴隶社会”。单说监狱,1959之前,西藏境内的犯人,不到一百人;中共强占西藏后,在藏区遍设监狱、看守所、劳改场、劳教场,关押犯人数以万计,尤其关押大量政治犯、、佛教徒。
正是中共暴力集团,把一个自然的、自由的、宁静的、美好的高原雪国,变成了人间地狱。其黑暗程度,远远超过他们动辄比喻的欧洲中世纪。
历代中共领导人,都自诩无神论者,他们把自古称为“神州”的中国,变成无神的中国。当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男盗女娼,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皆源于此。
到今日,论宗教自由,中国不如西藏;论民主建设,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如流亡藏人社会。与西藏相比,中国优势何在?与藏人相比,汉人优势何在?只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物质。经济上的暴发户,一个物欲横流的国度。而所谓物质优势、经济优势,在西藏,中共官商和部分汉人,是依靠掠夺西藏资源、变卖西藏矿产、排挤藏人、让藏人边缘化等野蛮手段获取的。
豺狼当道,这是二十一世纪的反常奇观。
拒绝达赖喇嘛,中南海的心理障碍
中国要强大,中国要富裕,中国要繁荣,都没错;然而,非要如此强大?—-穷凶极恶,面目狰狞;非要如此富裕?—-不择手段,吃相难看;非要如此繁荣?—-欺弱凌善,贫富悬殊。
用“腐败集团”来定义那个至今盘踞北京、庞大而笨重的“执政党”—- 中国共产党,再贴切不过。不仅仅是以权谋私、贪污自肥、生活糜烂、男盗女娼那种表面上的腐败,更有意识形态的反动、精神的颓废、意志的沉沦、骨髓里的堕落。一个从头到脚、由表及里、全面溃烂的腐败集团。
中国圣贤留有古训:“皇天后土,德者居之。”又说:“惟贤惟德,可以服人。”中共腐败集团,无贤无德,说统治西藏,它没有资格;就说统治中国,它也没有资格。
笔者曾经对比达赖喇嘛尊者与中共领导人,至少有四大区别:前者每天讲真话,后者每天说假话;前者主张宽容,后者痴迷暴力;前者推广仁爱,后者散布仇恨;前者信守良知,后者追逐享乐。
达赖喇嘛尊者的道德力量,令中共当权者畏惧。和平,宽容,大爱,至善,这些概念,对中南海而言,仿如紧箍咒,犹如照妖镜,照出中共的原形。这是中南海拒绝接受达赖喇嘛、拒绝与达赖喇嘛谈判的心理障碍之一。
再看看他们各自在国际上的朋友。达赖喇嘛的朋友,是各民主国家领导人,还有世界范围内热爱和平的广大民众。中共领导人的朋友,则是诸如朝鲜、缅甸、苏丹、津巴布韦、古巴这类失败国家或流氓政权的独裁者。
宗教传统与民主政治,是西藏人民的两大果实,也成为藏人流亡社会两大支柱。笔者坚信,流亡藏人能够长期守护和巩固这两大成果。即便在中共奢望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后,依靠宗教与民主这两大支柱,依然能够凝聚海内外藏人,同心协力,坚守气节,期待光明未来。
(在“西藏民主节”纪念大会上的演讲。2010年9月4日,于纽约。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0年10月号)
(本文已被和谐,通过国外网代理搜寻而成,编者加)
来源:开放
http://www.canyu.org/n20643c10.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