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智利大地震时,有网民将之与中国的汶川大地震进行对比。指出智利地震8.8级,超过中国的四川大地震,而且破坏力是汶川地震的15倍,但智利死亡人数是8百人,中国则是近9万人,是智利死亡人数的100多倍。之所以差别这么大,是因为智利有“全世界最严格”的房屋建筑法,并严格执法,所以房子建得结实、抗震;而中国被震塌的房屋,尤其校舍,很多是豆腐渣工程;智利的民主制度和皮诺切特时奠定的市场经济及富有,在地震救援中,也体现出远超过中国的优势。而这次引起全球关注的智利矿井崩塌,33名矿工被困井下69天的大救援,跟中国的矿井灾难处理,更是形成鲜明对比,让人看出两国制度、两种政府的不同。

第一,矿井崩塌后,智利政府全力以赴,不管跟地下矿工失去联系多少天,也绝不放弃营救。而在中国,没看到哪次矿难,政府能把它作为头等大事来处理。中国网络上有评论说,这样的事(长达半个多月没有矿工音讯)如发生中国,当局早就宣布人都死了;在智利,矿工是“升井”(被救出来),在中国则是“升天”(在地下等死)。

第二,智利被困矿工被发现时,已在井下17天,所以还能幸存,因井底有避难所,那里备有氧气、水和食物等;而中国的矿工说,他们多数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中国的矿井有“避难所”这种设施。所以一旦矿井塌方,没水没食物没氧气,无法坚持多久。再加上中国的很多私人小煤矿,根本不符安全标准,导致中国的矿难死亡人数近年来一直世界第一。2009年中国官方公布就有2631人遇难(美国是34人)。2002年最多,中国有6995人因矿难死亡;但专家说,实际数字比官方公布的更大。

第三,智利矿难发生时,正在外国访问的总统皮涅拉马上回国,并立即赶赴矿难现场,跟被困矿工的家属们一起,待在矿坑外临时搭建的营地,亲自指挥救援。他跟第一夫人表示,“我们会整日整夜不休息,直到最后一名矿工被救上来。”从始至终,智利总统都在现场,每个从井下被救出的矿工,总统夫妇都给予拥抱,献上第一时间的祝贺和安慰。中国网民感慨说:真羡慕这把人当人的国度,人家总统都亲临!而中国矿工是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中国最高领导人别说赶到矿难地亲自指挥营救,甚至媒体拍到当地高官,不仅没悲伤,还一脸笑容。

在智利矿难中,被困矿工中有一名玻利维亚人,获救后跪倒在地,十分激动。智利总统不仅跟他拥抱,玻利维亚总统居然就为了本国一个矿工也专程赶到现场,参与营救和迎接,并用总统专机把他接回国,还答应分给他一块土地。因到外国打工并做矿工的,都是很穷的人。

第四,中国发生矿难等,当局首先想到的是封锁现场,禁止媒体报道,不让世人知道真相。而智利的矿难现场,却向全球公开,有世界各地的1700名记者云集,现场实况拍摄报道,全球约有十亿人观看。智利政府还用光纤视讯,让全世界的电视观众看到被困在地下7百米深处的矿工实况。中国网民感叹说,“他们敢向全世界直播,而我们连记者也不让进。”

第五,智利不仅没封锁新闻,更接受先进国家的帮助。在矿难现场,除智利本国国旗外,还飘扬着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的国旗,表明这是一场国际合作的救援行动。具有登上月球技术的美国宇航中心派出了专家队,矿工们升井的过程都是穿着美国的宇航服,这种特制的紧身衣可测出血压等状况,有利抢救。地下光纤是台湾提供的,起重机是中国制造的,智利用全世界的技术和人才,进行了人类难度最大、也最成功的营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但在中国,即使是四川大地震时,在急需救人的黄金72小时,政府拒绝外援,连震灾救人很有经验的日本和台湾救援队也被拒。这跟当年唐山大地震时“四人帮”的做法几乎一样。中国大陆救灾态度,是政治考量第一;为了保全党政的面子或官商勾结中不可告人的秘密,官员可以不顾受灾民众的生命安全,拒绝外国先进的技术、设备和有经验的救援人员,或拖延外国救援队伍进入角色的时间,造成人民生命财产重大损失。这在唐山地震、汶川地震等自然灾难以及几乎所有的矿难中屡见不鲜。

中国看重的是政治,是怎样有利统治;而智利看重的是生命,是政府向人民负责。这次中国大陆媒体强调“中国制造”的“三一”起重机参与起吊内壁管道,并起到重要作用;据说,智利政府是在多种品牌中选中“三一”起重机的,其实这正好说明了智利政府重视矿工生命,为了能救人并不在乎设备的国籍,也说明政府透明清亮没什么可掩盖的东西。这反倒衬托出中国大陆轻视中国矿工生命的本来面目,因为从来没有看到中国大陆在本国矿难中用“三一”起重机、救援舱等设备来救人。而在中国大陆,人命不值钱,不值得为其用起先进机械。

第六,智利的救援工作细致到可谓臻美。为保证受困矿工的健康,请美国营养师制定了特殊食谱;还提供了用灭菌铜纤维制造的短袜,以防地底高温潮湿下感染脚气(湿度85%);因久未见阳光,矿工出井时被戴上特制墨镜(每副450美元)以保护眼睛。从电视上看到,在第一时间跟他们拥抱的总统,还特意叮嘱“别摘下墨镜”。智利政府把33名被困矿工的家属们,接到了矿井旁的营地,总统夫妇跟他们一起聊天,通报最新情况,以减轻其担忧和焦虑。每个被救出的矿工,在跟家属见面后,都会被直升机送到附近医院,在那里观察至少48小时,然后进行为期半年的灾后心理创伤复建疗程。政府还安排传媒专家,教这些成了“名人”的矿工们如何应对媒体等。那些获救矿工,虽在地底被困69天,但由于政府细心安排食物和医疗救助,出来时,都生龙活虎。

那些被困矿工家属在等待时,智利政府还特意在临时营地设了发廊,以便矿工的妻子和女友们做头发、修指甲,梳妆打扮,给十周没见面的她们的男人们以“惊讶”,重燃罗曼史。那份关心和细腻,传递出这是一个多么有人性的国家!虽然智利政府做了如此努力,但最后被救出的那个矿工(他是工头和自发领导者),却在跟总统拥抱后,毫不客气地批评政府说,这样的事,今后不能再发生!而中国则是另一种景观:“我们的矿工升井后,第一件事是感谢领导,第二件事是感谢国家”。

更具实质意义的是智利和中国大陆对责任事故的处置态度。智利总统在最后一个矿工得救后,在现场不是大谈“胜利成果”和矿工及其家属如何感谢“党和政府”,而是当场表示要严查事故责任人,同时改进工作环境,以保障“生命”和“尊严”。这与中国大陆的“多难兴邦”和利用灾难歌颂党的做法形成鲜明对照。

第七,10月14日,全球举世关注的33名智利受困矿工已经全部安全回到地面“重获新生”;智利政府给每位获救矿工的补偿金相当300万人民币;电视台的采访报酬更丰厚,高达40万美元;里外加起来,一个被困矿工能拿到约600万人民币。此外还会有出书、拍电影、做广告代理等未来收入,可谓因祸得福。其他待遇还包括,推销巧克力棒、钻井和一款提升性能力的“重生”维生素药片。当地一个商人为每人准备了6200英镑(约合人民币6.9万元);一个制酒商提供他们一年的免费啤酒。据最新消息,现在地面上有上千家媒体打算采访他们,还有媒体开出300万美元的采访费,但是他们却准备封口,一致不接受媒体的采访,然后合写一本书,平分所得的报酬,作为他们以后生活的来源。智利卫生官员说,大部分的矿工将很快出院,然后考虑接受采访、拍电影、出书、工作聘用,以及环球旅行等邀请。众所周知,发生在今年3月份的山西王家岭矿难的115名矿工获救后,接受的都是政府统一安排的“隔离治疗”。

在智利,是总统向矿工道歉并让获救矿工富起来;在中国,是获救矿工感谢领导给了第二次生命的中国特色,把获救矿工“隔离”,“藏”起来。对无数死难的中国矿工,中国大陆唯一的安抚就是“做鬼也幸福”。中国有一个院士叫何祚庥的,针对中国矿难频发的现实直言不讳:“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

而中国的矿工,别说获救的,即使遇难的,赔偿费才是几万元而已。例如2003年底的重庆特大井喷事故,190户遇难家属总共才获得3千万人民币的赔偿;当时有一家3口遇难,才拿到30万赔偿金。中国政府的飞机火车死亡赔偿规定是:空中遇难旅客最高赔7万元人民币,火车最高4万元。地面交通事故的死亡赔偿,则按每月当地平均生活费乘以10年计算。有人按某地生活费标准算了一下,一个农民的命等于1.4万元人民币,城市的人命是5.5万元人民币。中国甚至发生人命不如狗命值钱的现象:上海一位老人的儿子因医疗事故死亡,法院判赔3万元,而当地一条名犬因医疗事故被治死,法院按狗的价值判赔5万元。

坐在电视机前,看智利的矿工被营救,不仅为他们获救、跟家人团聚而高兴,更想到中国那些人命不如狗命值钱的苦难和悲惨。正如中国网民所感叹的:差距太大,震撼太深!智利为获救矿工,人民激动地高呼“、智利”,自发地挥舞国旗,大街小巷鸣车笛欢呼,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重视人命的国家!

看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不能只看它的外汇储备或动辄就“不高兴”的态度,不能看它的武力是否可以傲视世界、同他国讨价还价,不能看它是否可以绑架全体国民对文明世界耍流氓;只有当一个国家以其人性的光辉站在世界人民面前时,那才有至高无上的荣耀。

当33名被困矿工全部获救后,智利总统兴奋地说,2010年10月13日是个吉利的日子,“10+10+13=33,这是非常幸运的数字。”其实不是日子幸运,而是智利的民主制度,保护了智利人的生命,使他们有自由,有尊严,有幸运!

在矿工被困井下40多天时,智利迎来了建国2百周年的国庆。智利总统与政府官员在首都圣地牙哥的广场一起高唱国歌,而33名矿工在地下透过电视转播也同步高歌,并与全国同胞一起欢呼“智利万岁”,他们的家属则在矿坑地面上举行升旗仪式。在海外,智利驻日大使和使馆职员通过电视实况转播救援行动。智利海军专门研制出载运矿工回到地面的救生舱“凤凰号”;当第一位矿工被“凤凰号”救生舱救出时,有人高喊“智利万岁”!

只有珍惜国民生命、保护国民利益的国家,人民才会深爱这个国家;否则,会变着法子移民,以逃离国家的压榨。

矿难中比对智利和中国大陆,人们会轻易地发现,一个是接受普世价值,总统向矿工道歉的智利让获救矿工富起来;另一个是获救矿工感谢领导给了第二次生命的中国特色,党把获救矿工“藏”(隔离)起来。两国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看看两国宪法就明白了。智利宪法第一章第一款明确规定:“保护人民及家庭是国家的义务。”而中国宪法序言写的是:“国家的根本任务是,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很显然,智利是首先强调国家对人民的义务,而中国则规定国家的任务,并罗列一串中外的人名,强制活着的人民如何对这些死了的人尽忠;而国家对人民如何,则可以随心所欲。从两国的宪法,就能得出“贫穷”智利与“富裕”中国为什么天壤之别的答案。

智利矿灾,教育了中国人民:只有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才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却永远出不了公仆。也就是说,仅仅有“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口号,是完全不够的;如果不解决“权为民所赋”的问题,政府就没有资本自吹自擂,说自己是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