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周遭遇的寺庙经济
 

 

对佛和道我素无信仰,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其劝人向善的教义的景仰,对其所蕴涵的博大精深的文化的心仪。一旦遇上那些仙风道骨的道长和得道高僧,总是怀着一种虔敬有加的心情,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惟恐身上发散出的俗气袭扰了那些神仙、活佛们的气场。外出旅游出差,遇上古刹名观,大多要去凭吊瞻仰一番,不为祈福延年,为的是能濡染一丝澹泊宁静之气,洗去几分芜杂浮躁之心。但这说的可是过去。而今这些昔日的净土的喧闹程度比起繁华闹市来大多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说也许会触怒那些真心向佛向道者。但如果你能耐着性子听我讲完我最近的一段旅游经历,或许你就不会认为我的这些话是冒天下善男信女之大不韪的偏激之言了。

国庆黄金周期间,随单位组织的旅游团到一座著名的故都旅游观光,氤氲在故都特有的文化氛围里,本已有一种思古之幽情;踏进隋唐时代所建的千年古刹,更有一种超凡脱俗之感。临近结束,讲解员好像无意间向我们提起,近日寺院来了一批云游高僧,愿意与游客谈禅悟道。各位有什么心理上的症结可当面请教,大师的只言片语或许会让你受益终身。

我的同事们纷纷来了兴致,人人手握香烛,依次坐定,等待召见。我与妻子一起来到一间被隔开的小房间,只见师父面含微笑仪态万方。他先问我们生辰八字,再问家庭构成。我内心狐疑:莫非要给我们算命不成?果然师父由一句“我有好说好,有坏说坏”作铺垫,先夸我是清正廉洁的好公仆(而我除了身材富态些之外,与“公仆”实在扯不上任何关系),妻子乃家中的好后勤(妻实为女强人式的职业女性),孩子则将学至博士官至三品光宗耀祖前程似锦。唯一不足的便是这孩子青少年时期可能会遇到一些安全问题,须用避邪驱鬼的符箓戴上,以应对不测。娓娓而谈中我听出了一种熟悉的“套路”,一种潜在的“商机”,只是出于礼貌才姑妄听之;妻子则爱子心切,赶忙打听这符的价格。师父道:符分高中低三档,其价分别为799元、699元、599元,你们可任选一种。我以身上现金不足回绝。师父旋即收起笑意,再无谈兴,示意送客。

回行的路上,在妻子的埋怨声中我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一,此为佛寺,何以会兜售起道士们制作的玩意?二,只知道得道高僧会给人留下几句谜语样的“偈言”,从未听说佛门弟子会操算命的营生。三,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听说会在他人面临险难时乘人之危的——其中必然有诈。等到同事们一聚拢,才知道大伙儿均遭此一劫,不少人花费了600到800元不等的香火钱或购符费。而且所遇“僧人”几乎统一好了口径,均从孩子的平安这类敏感问题上切入,最终让我的这帮同仁们交上了一笔不菲的“保险费”。

有句形容美好的事物被亵渎、玷污的古语叫“佛头着粪”。走出这座寺院,谈及那几位身着僧人外衣的“商人”,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这个成语。我不知道那一笔笔购符费和香火钱都作了何用,就算是用作了寺院建设,用于一些慈善事业,也应当换一种更能为公众所接受的方式。那种拿人家孩子的生命安全作砝码(即便是口头上的)“诈”、“榨”结合的策略也实在是太不厚道了。“寺庙经济”可以发展,但应当换一种更阳光、更体面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