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

 

雲邊居士按:

 

这是今天发在我的新浪微博“@萧瀚微博卅一世”上的20条微博,内容都是围绕政改而写,微博上被屏蔽被删除,甚至到了守着我微博屏蔽的地步。诺大中国,居然没有说话的地方,这是什么国?

 

2010年10月5日

 

 

关于政改的20条微博

 

 

【政改】1.钱穆先生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曾总结过国史上的一个政改定律,就是自上而下的成功改革通常都是悄无声息地启动与进行的,不知不觉中居然就成了。这似乎确是变态中国的历史常态,温先生近来急切地倡言政改,当然是好事,但人们大多“观棋不语真君子”,只是想看到具体的政治行动,并非不赞成。

 

【政改】2.中国历代治理,且不论基本政体,一大痼疾是“官僚制”问题。世界上或许没有哪个国家的官僚制传统能比中国的官僚制更深厚稳定强大,这个软硬兼备、所向披靡的怪物,是国人数千年来劣根性的集中体现与代表,极权时代更甚,一群流着口水骂贪官的国民加贪官等于中国,其他人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政改】3.韦伯在研究官僚制时发现,一个政权稳定程度取决于官僚制的稳定程度。当前中国,官僚制比任何一个时代可能都稳定,因为牠财大气粗,可以花无数钱堵各种不稳定缺口。只要看看公务员已经成为当今就业第一热门就知道,这个“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中国模式,自上而下的改革一时还困难。

 

【政改】4.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里提出一条重要定律: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的时候,而是在牠开始改革之际。共产党很明白这一点,所以罔顾民权,对社会控制很峻厉。但极权政治最大特点就是必死无疑,改革是死,不改革也是死,关键在于安乐死还是暴死。我猜大家都希望牠安乐死。

 

【政改】5.自上而下限权政改是权力自杀之举,是悖论。如果权力的腰包鼓囊囊,牠会自杀?这不符合权力基本性格,权力只有在摇摇欲坠一贫如洗且无从劫掠以维系时(如晚清)才会考虑政改富民强国,目的还是维护权力本身。指望权力自杀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会遇到最强劲的阻力:利益被严重损害的整个官僚制。

 

【政改】6.政改两条路:重新洗牌全局政改或从司法独立开始的技术性政改(政治学上司法权是公认的“危险最小部门”)。贺卫方教授历十数年力倡此议,从黑发到白头,鼓吹司法独立以实现司法公正,这应该是改革成本最小,收益最大的——通过扩张司法权限制行政权以奠定分权基础。全局政改就不好说了。

 

【政改】7.司法独立的收益:从个人看,民权可以得到基本的公正保障;从社会看,民权得保障,社会就稳定;从权力看:司法权扩张是其自身权力秉性,对司法官僚来讲,不是限权而是扩权;对行政权来讲,行政官僚虽权力受限,但利益保留比重新洗牌的可预期性大一百倍。这里受损最严重的是党权。

 

【政改】8.米歇尔斯的“寡头铁律”表明,政改需要华盛顿式的英雄。需要英雄是中国之不幸,更不幸的是,中国是出产蟊式英雄的沃土。因此,呼唤政改英雄的同时,还要密切关注这类英雄有没有权力伦理、权力节操,一旦出现这类英雄必须提防其独裁。因此,公民社会与时势英雄良性互动才有可能成功政改。

 

【政改】9.前年我曾提出“污点国父”概念,寡头分赃制下,高级党魁不可能有干净的,因为这是牠们的权力场域不允许的。因此,为了避免血腥清算换取成本最小的成功政改,社会不妨宽宥进行宪政制政改的掌权者,政改后只要清退非法侵吞的国家利益,他们依然是宪政民主新中国的国父,虽然是有污点的国父。

 

【政改】10.大国政改,须得是增量政改,全局政改不但难以成功,甚至可能引发全面灾难。司法独立之妙不仅在于以扩张司法权遏制行政权,更在于将激发地方活力保全地方利益,在中央与地方分权老大难问题上产生细雨无声功效。我相信,司法独立改革能成,联邦民主宪政新中国就能成。当然,这同样需要时间。

 

【政改】11.有博友对增量政改有异议,认为俄国和东欧全局政改都成功了。苏联是经济出大问题,共产东欧本来就是被强加的。中国不同,人口庞大,一旦局乱,引发经济崩盘,官民不聊生,政坛就会成为新的斧头帮擂台,最后独裁者操控政局,不但政改不可能,还会再次出现蟊式暴政。中国只能走增量政改之路。

 

【政改】12.温先生多次提到一切政党都应该在法律的范围内行动,这是口号,要实现这口号,其实简单——让司法独立,让党权从司法权领域滚出去。只要司法能真正独立,再配以目前甚至将来全面开放媒体,这党权要胡作非为就很难了。党权集中于行政权领域,司法权遏制住行政权,也就部分遏制住党权。

 

【政改】13.政改的技术性核心是限制权力,限制党权是核心的核心,政改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要同时保证这两条,就不能一下子将党权赶出所有领域——其他社会力量被党权悉数歼灭的情况下,权力真空会导致乱局,从而政改无望。如吃大饼,不能指望一口吃七个,也不能因为吃到第七个才饱,就不吃前六个。

 

【政改】14.有博友认为,台湾经验很好,学他就行了。3万平方公里的小岛和近10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政改路径不可能一样,大陆地区差异很大、人口数庞大,之前没有像台湾那样确立私有产权和私有媒体,政改基础很差,需兼顾很多利益才可能推进政改,尤其是中央与地方分权、民族等问题台湾都不需要考虑。

 

【政改】15.目前,关于政改方面,掌权者和民间的主要分歧,在于民间要求党权结束权力垄断,而党权却不肯结束垄断,在腐败带来自我不适感的同时,为了对付民间压力,党权想出瞒天过海一计:党内搞半拉子民主玩监督家家。这与古代中国所谓皇权相权互相制衡同性质,基本上是胡扯,也是对人民的欺骗。

 

【政改】16.真正的政改,就是如果存在一个定于一尊的权力,那么它就是政改的对象,因此,有博友说,党权一权独大,司法独立怎么可能?没错,社会不施压,他们绝不会放弃,压力不够也不会放弃。这是个精卫填海过程,不管能不能成,只要还活着就要啣一口泥填进去,千千万万精卫来填,这海说不定就平了。

 

【政改】17.肖扬之后,司法改革严重倒退,就是肇因于党权对司法独立的高度敏感。他们知道一旦司法职业化以及司法精英主义成为司法领域的主流,即使蜗牛一般缓慢,这司法也迟早都会走上独立之路。于是,他们让一个讲政治的法盲来当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和院长。司法独立有多缓慢,政改就有多遥远。

 

【政改】18.今年《代表法》修订,公然规定人大代表不得自设专门办公地点。这是在议会制度方面对代表职业化的阻挠,与在最高法院安排法盲院长是一个道理,目的还是同一个:保住党权,绝不让出一分一毫。让党权挠心的是,即使最极权最专制的政权,他们在纸上还是不得不推崇民主,这就给了社会以机会。

 

【政改】19.这条党权民权博弈之路上,将看到一出风景:随着人们越来越把党权原本只是嘴上嗷嗷的空头支票当真金白银认真对待,他们就会感到费劲,只能赤裸裸地制定越来越公然蛮横的法律,《代表法》修订是个很好的例子,这种荒诞法律的日益增多会引来舆论的巨大压力,最终瓦解他们的欺骗能力甚至信心。

 

【政改】20.党权民权博弈之路可能漫长,最终结果前通常很荒诞——以赤裸裸不再伪饰的邪恶立法为基本特征,这说明党权护权之路已经越来越窄,几乎没有什么空间了。仅靠军队不可能统治,总要以立牌坊的姿态使用军队,然而现在牠们还有这样的空间吗?可能的政改之前,社会不该是等待,而是继续精卫填海。

 

2010年10月5日於追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