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和棉花糖

 

据报道,从目前获得的国外稀土资源勘探信息看,中国的稀土资源储量占全球的30%左右,已大幅低于社会上以前流传的看法。目前中国稀土产量占世界产量的97%,以当前稀土储量维持这样的生产,只够开采20年的。与此同时,其他一些有稀土矿源的国家却并不生产,或很少生产稀土。美国能源政策分析家Marc Humphries曾于20107月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稀土元素:全球供应链条》的报告,详细列举了各国2009年的稀土相关数据:2009年,中国稀土储量为3600万吨,占世界36%;产量则为12万吨,占世界产量的97%。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2009年的稀土储量为1300万吨,占世界13%,产量为零;俄罗斯储量为1900万吨,占世界19%,产量为零;澳大利亚储量为540万吨,产量为零;印度储量为310万吨,占世界3%,产量为2700吨,占世界2%

读到这样的报道,我想起了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
)设计的关于延迟满足的著名实验。研究人员找来数十名儿童,让他们每个人单独呆在一个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的小房间里,桌子上的托盘里有这些儿童爱吃的棉花糖。研究人员告诉每个孩子有两种选择:一、马上吃掉棉花糖,但要按响桌子上的铃;二、等研究人员回来时再吃,这样可以再得到一份棉花糖做为奖励。结果,大多数的孩子坚持不到三分钟就放弃了。一些孩子甚至没有按铃就直接把糖吃掉了,米歇尔回忆说,另一些盯着桌上的棉花糖,半分钟后按了铃。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成功延迟了自己对棉花糖的欲望,他们等了差不多有15分钟,研究人员回来兑现了承诺的奖励。

这个“延迟满足”的实验后来又与观察学生的学习成绩、处理问题以及与同学相处的能力联系起来。米歇尔发现,当年马上按铃的孩子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更容易出现行为上的问题,成绩分数也较低。他们通常难以面对压力、注意力不集中而且很难维持与他人的友谊。而那些可以等上15分钟再吃糖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比那些马上吃糖孩子平均高出210分。

这个实验揭示的是个人的自控力与行为、学业发展趋势的关系。其实,对于国家集体来说,也有一个自控力的问题,自控力表现的是理性、节制、瞻前顾后和从长计议的特征。这样的品质和能力对于一个国家公正而长远有序的未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相反,只顾眼前利益,对于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进行寅吃卯粮、竭泽而鱼,甚至破坏性的开发,不用太久,社会道德和经济的恶果就会显现出来。

心理学家一直认为,一个人智商的高低是日后能否成功的决定因素,米歇尔则认为,一个学生的智商能否起作用,关键还在自控力,再聪明的孩子也不能在不能自控的情况下完成学业。同样,许多人认为,一个国家只要“地大物博”就能强国富民。其实,任何国家再地大物博,如果没有公正、理性、顾及子孙后代的发展计划,就算有丰富的物产,也不可能真正造福于全民。

国家集体的和个人的自控能力,性质是不同的。幼儿时期的个人缺乏理性思考力,自控力弱,不足为奇,日后可以通过教育来加以弥补。但是一个国家如果表现出“幼儿期”的特征,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年龄”问题了。一个国家的自控力是由制度而非个人性格决定的。例如,美国人不爱储蓄,他们未雨绸缪、积谷防饥的的意识和能力远低于中国的个人,但是美国整个国家在开发自然资源时,表现却正好相反。这是因为在美国,任何资源开发都必须经过民主而公开的决策过程,而这个程序的整个过程都有广大公民在积极而自由地参与。

对于稀土开发,国内公众舆论已经表达了高度关心,指出,中国的稀土开发是以环境污染、低开采效率和高经济成本为代价的。它同时也对这样的迷思提出质疑:中国可以用开发稀土当作战略武器,一面掐住了帝国主义的脖子,一面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这样的舆论表明,中国人并不幼稚,一旦有了成熟的公民社会,有了有效的公民参与,那些霸占着中国自然资源的人就不至于像毫无自我控制能力的儿童那样,不到三分钟就吃掉盘子里的那一份棉花糖;而许多诸如像对稀土那样的“无自控”开发也不至于不断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