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街观察03必须影响国会

K街观察01从Street到Hill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公共政策及相关话题。

【K街观察】03必须影响国会


站在
K街观察在美国首都的各种政治行为,大量的行为都集中在“试图影响国会”这个方向。理由何在?因为根据美国的“三权分立”原则,总统代表行政分支、法院代表司法分支、而国会代表立法分支。只有国会立法通过的法案,并且总统没有否决,才能实施。这也是法案何以被叫做ACT的理由,在英文中ACT就是行动、实施的意思。

 


实际上,这三大分支在华府都有特定的称呼。例如
House代表了行政分支,顺便说一句把White House
翻译成“白宫”并不准确,有点“异化”翻译的味道。中国之前也有政治学者提出这一点,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大使馆的中文版本中就明确称
White House为“白屋”[1]
。想想也是,白宫是清朝遗留下来的翻译,对于封建专制统治者而言,以自己的标准强制要别人适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既然已经到了新世纪,这个译名也的确该改一改了,因为其背后隐藏的就是“宫”所代表的封建思想。不能一边与时俱进,一边还封建残余。

 


Court实际上就是指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由于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很强,从克林顿案中就可见一斑,所以理性的思想库只会把法院当成一个独立存在,而不会费心试图去影响司法分支。更重要的是,试图影响或干预司法独立,可能会构成联邦重罪。对于K街的从业者而言,这是犯不上的风险。

 


所以要改变行政的具体行为和影响现实的公共政策,首要任务就是影响国会。
Hill代表立法分支,也叫做国会山(Capitol Hill。更具体一点,就是影响代表各个利益集团的国会议员。当然还有人把美国的媒体称为第四分支,重在起监督功能。所以一般而言,K街从业者也积极参与表达,影响媒体意见。甚至不少智库都有专门的媒体关系负责人,智库研究员本身就是媒体的意见领袖。也就是说,对一个智库而言,不仅要通过国会议员影响立法,还要通过媒体影响公众舆论,争取群众基础。

 


这一点实际上也很有道理。因为任何一项公共政策的实施,不仅需要立法层面的共识,也需要实施的时候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以便降低执行公共政策的时候遭遇的阻力。当然按照美国目前的制度设计,因为在立法层面国会议员已经是民意表达的集结,所以通常而言公共政策的实施有比较好的群众基础,容易实施下去。当然事情也并非完全如此,例如最近如火如荼的茶党(
Tea Party)运动就对国会已经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和政府开支表示抗议。

 


但不管怎么说,要影响一项公共政策,对国会和媒体双管齐下是不错的选择。
2009年,美国华盛顿K街为15712家公司和实体在政府和国会进行了游说,客户总量比2008年增加663家,客户主要集中在金融改革、能源改革和医保改革三大领域。去年K街游说总收入34.7亿美元,而国会去年办公2668小时,平均每小时游说可入账130万美元。[2]
这组数据也充分说明了影响国会对公共政策的重要性。

 


最有效影响国会的方式,当然是选择自己的国会议员。在
2010年中期选举临近前,共和党看起来在国会胜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但对于K街从业者来说,除了投票之外的有效方式,却是到国会作证词(testimony)。到国会作证不同于领导批示,实际上是一个公开辩论的过程。K街上的专家被邀至国会作证,通常意味着国会对某一问题有势均力敌的不同看法,因而需要专业人士作证,廓清问题本源,以便各个利益集团找到的相互之间的利益平衡点。以CATO研究所为例,这家老牌保守派智库仅2010年就已经被邀至国会作证11[3]
,也充分显示了该智库对国会的影响力。


[2]
丁刚,
2006,不了解K街,就不了解美国政治,人民网,http://opinion.people.com.cn/GB/1036/4072738.html
2010821日访问。

[3]
加图研究所国会证词一览
http://www.cato.org/testimony/testmny.html

2010926日访问。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同题文章发表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10月4日
2010年10月5日, 9:2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