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与朋友交流,朋友口口声声说国学怎样。我就问,你所说的“”有吗?英国人创立那么多学说,建设那么多学科,怎么英国人没有把牛顿等人的学说叫 “英学”?美国也有那么多著名科学家、学者,他们创立了那么多学说,怎么人家不称之为“美学”,德国也没有把德国的哲学体系叫“德学”,而中国古人写的一点经书史书就要称之为“”呢?国学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一定要说中国特色的这一点学问,最好称之为“中国传统文化”,文化可以有特色,但是作为学科来说不存在按照国家来分的问题。当年德国希特勒纳粹曾经想构建“德国物理学”,那是闹了大笑话的。

但是,我感兴趣的还不是国学究竟存在不存在,而是中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倡导国学,一个空洞无物的孔子研究院,不但在国内的大学遍地开花,而且推广到全世界去,这里究竟花掉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财,真是一个说不清的无底洞,而且花掉了这么多钱,究竟为中国带来了什么。

其实仔细一想就不难明白,国学在国内的兴起,孔儒在国内重新被提倡,都是冲着民主浪潮与普世价值观来的。就是为了阻止中国的民主法治化进程与普世价值观的影响。孔儒的核心就是官本位,等级身份制度,为民作主的价值理念及“民可使由之一,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这一套理论与价值观,简直可以与民主法治及普世价值观一一对应起来,形成一个对抗性的格局。当一个陈旧的学说彻底失去民心,无法再取得相应效果的时候,借助国内怨声载道,思想混乱,重新倡导起国学是有其神效的,这样一来,人们很容易把社会存在的问题归结为过去错误地搞了共产主义,而忘记了专制制度与赢者通吃的价值理念才是问题的根本。因此,巧妙地借用孔儒,再次将一个个特殊利益集团的特殊利益维护起来。使得专制制度换一种皮肤又悄悄地包装起来。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将日本、韩国的发展包装成孔儒学说的成功实践者,不惜将台湾香港的发展也看成是中国孔儒传统保留完整的功劳。全然不看到,这些国家与地区正是因为摆脱了孔儒的官本位思想与专制制度,吸纳了普世价值观,引进了民主法治制度,才导致这个地区的发展,使得这些地区的人民的生命财产权得到法律的保护,他们活得较为幸福而有尊严。孔儒思想从来只是维护一个专制的君主特殊利益,为的不是普世价值,不是“以人为本”,而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家天下和利出一孔的利益格局。孔儒的幽灵在中国的大地上千年不散,中国吃人的筵席就不会停止,中国就是特殊权力的游戏乐园,中国就始终走不出一个新天地。

为了让中国的孔儒幽灵再现,一些学者不惜借用西方的文艺复兴来解释这个事情。说西方也曾经有过文艺复兴,中华民族也需要有一个伟大的复兴。全然忘记了,西方文明发源地古希腊文明本身就是以人为本的,本身就是民主与法治的。西方文艺复兴,不过是针对中断这个民主法治,寻找人性的传统,破除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的黑暗专制统治而来的。他们复兴的恰恰是现在他们正在发展的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与民主法治化的制度。但是,中国回到孔儒那里将会是怎样的结果?就是回到官本位与皇权专制的制度那里。孔儒的思想核心与古希腊文明,那完全是两个不同方向的东西。今天中国回归孔儒,就是逆世界潮流而动。事实上,我们花费巨额资金在国内外打造的所谓“孔子学院”,只是一个免费的外国学汉语的语言培训机构,相当于中国外语学习机构“新东方”学校。不过,不同的是,“新东方”的学习需要花费巨额的学费,而中国的“孔子学院”是花钱免费让人来学汉语,人家学汉语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到中国来做点生意挣点钱。中国的孔子学院从来不曾输出过半点价值观,也无法输出一点像样的学说。说起来在国外,只是丢人现眼而已。

但是,其在国内的盛行起了一个作用,是别有用心的,那就是千方百计为阻止中国的“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观的实现而设。为了不让中国在世界的民主法治潮流面前受到冲击,他们重新祭出了早被中国的“五四”运动所批判过的吃人的孔儒文化。利用民间的怀旧及祖宗崇拜来达到迷惑人的目的。所以说当今中国“国学”兴起,是极有欺骗性的,那其实也是特殊权力者玩的一个阴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