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句口号,有那么点黑色幽默,有那么点挑逗甚或挑衅意味:在户籍及其附加的社会福利造成城乡分割的二元社会体制下,很多“新生代农民工”想成为城里人而难如愿,人家吃不到葡萄你偏要夸耀葡萄多么甜,这不是跟“冶容诲淫”一样撩拨人的占有欲或刺激人家的不甘心吗?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歧义及其他

读台湾作家杨照《人工打造的都市奇观》一文(先后发表于香港《信报》及本报11月11日),我很同意作者的主旨,上海世博、台北花博之类人造奇观,对于调剂城市生活固然值得肯定,但我们更要注重使城市的日常生活变得更丰富、有趣,有更多选择;而作者对上海世博主题“生活,让城市更美好”的理解,在我看来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