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一个自由派的良心

  标题上故意漏掉一个“转”字。
  昨晚看了传说中的烂片《2012》,其实,它的“烂”倒不是对电脑特技惊险场景的过分滥用——保留任何一个小小的惊险场景而删除其他,都只会增加观众的紧张程度,总之我大半时间是乐呵呵地看着那些千钧一发,也不是它过分的煽情,不是它那些浅薄的庄严时刻,甚至不是它剧情无法自圆其说的巨大漏洞——那份一个人提交的秘密报告不可思议的过关斩将并迅速变成一个让数十万人参与其中却能长期保密——好吧,我同意,的确只有中国才是兴建如此巨大工程却可以保守秘密的惟一合适地点,问题是,即便在中国,工程大到如此程度也是会泄密的啊!——我一点不怀疑,这个片子的编剧团队肯定是美国假登月阴谋以及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学说的铁杆粉丝。总之,这个片子挺傻的。现在,于我而言的问题是,有人把我想说的话全写完了,而且,其恶毒超过了我想追求的那种程度,只好恶狠狠地嫉妒一下,并且,把那个“转”字在标题上去掉了。

    《2012》:一个自由派的良心

2009-11-26 14:33:36   来自: 叶子风 (越低俗越舒服)

  世界末日,谁会想着和前妻的新家庭呆在一起?答案是,一个被离婚的中年男人,一个好莱坞的二流编剧,一个无名氏作家。他是幕后枪手,为某些电影编剧,但很多时候银幕上的演职表没有他的名字,例如这部讲世界末日的灾难片。

  实际上,世界末日是被他召唤来的。因为这个世界里,他已没有翻身的机会,他渴望来一次大毁灭,把自己从碌碌无为中解脱出来。他曾经那么相信“人人平等”,没有谁比谁优越,没有谁歧视谁,但现实却告诉他,世上并无“平等”,作为一名失意者,他只能忍受煎熬,眼睁睁地看着成功者名利双收,并且掳走了自己的欢乐。是的,世上已无平等,只有“死亡”才能实现平等,让高贵者和卑贱者都变成一小撮齑粉。他对世界的这份绝望,变成了对末日的极度渴望。他欢迎它,他不恐惧它,他需要它,那是他的梦想舞台,他要在上面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并且一次过挽回自己的雄性尊严。

  每个被离婚的男人都不愿看见前妻的新任丈夫,因为这个男人注定比自己优秀。前妻脸上洋溢的笑容,就是在为前夫的无能作证。但世界末日这一天就不同了,这个潦倒男人非常愿意和他们全家共同渡过,原因是他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幸运日。他开着名贵的房车,虽然是他老板的,但多少挣了点面子。唉,在好莱坞这个淘金宝地,他这种写稿子的,就相当于富豪的司机。他的两个孩子,由于经济原因,抚养权都判给了前妻。两个孩子都对现状很满意,也很喜欢继父,这种情形令他心痛。但他有信心,一切终能挽回。他带两个孩子去郊游,竟被一个有权势的科学家认出来,说看过他的作品,并当着孩子面夸奖他,令他先拔了头筹。接着,他从一个散布“阴谋论”的疯子口中,得知了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作为一个文人,他身边常有这类怪胎出没,这也是前妻厌弃他的理由——物以类聚嘛。但这次他终于洗刷了自己,他喜欢与神经病为伍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智者,掌握真理,洞悉一切。这就像听信股评家的网民竟买中了黑马,他这个走了一辈子霉运的男人,死到临头居然也中彩了。他提前知道了世界末日的消息,及时救出了前妻和自己的孩子。

  关键在于,这个男人把前妻的丈夫也救了。不过千万别以为他很大度,他只是想利用对方而已。失意的文人是很自卑的,除了爬格子,他一无所长。要开飞机逃离一座坍塌中的城市,他还没有足够的自信。但他相信前妻的丈夫可以,优秀的男人总是能人所不能,整形医生会开飞机的机率总比作家大吧。于是,他让自己的情敌坐在驾驶座,当起了司机,负责飞渡艰难险阻。其实,这个角色更像苦力,而不是英雄。这一点让他颇为满意,尤其想到前妻拒绝和这个男人生孩子,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家庭是完好的,自己的人生依然充满希望。他乐观极了,下决心除掉这个男人。在登上诺亚方舟的前夕,他期盼已久的美事发生了,前妻的新欢终于死在自己的面前。真痛快啊,这个落魄半生的文人像打了鸡血,浑身是劲。接下来该他扮演孤胆英雄了,飞船出了严重故障,但千钧一发之际,又被他修好了。而正当所有人以为他已经殉难,为他失声痛哭时,他突然从水里冒出头来。那一瞬间,全世界都沸腾了,全人类为他欢呼。不分职业,有政治家、科学家、富豪、将军等等;也不分种族,白人、黑人、黄种人等等。总之,全世界的精英都在这里,一起庆贺他的辉煌。小人物一夜之间成了救世主。最让他爽翻天的是,前妻和孩子见证了这一切,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和敬仰。他们何曾想过,世上最优秀的男人就潜伏在他们身边。

  不过,假如这个故事只是讲述个人恩怨,未免太小家子气。像美国大多数媒体人一样,这个编剧也是自由派,他还要讲政治。在美国,自由派即左派,道德良心挂帅,处处讲求政治正确。他们本质上就是失意者,哪怕靠拍弱智的科幻电影赚了大钱,他们仍然表现得很失意。失意本身是一种政治态度,意思是说他们不满足于物质生活,有着更高的精神追求。资本主义美国就太物质了,所以世界末日来临,它第一个灭亡。近两年的金融危机,更让自由派对美国失望透顶,他们甚至相信世界经济将由极权国家引领。这些家伙忘记了,当年他们曾将同样美好的希望寄托在了苏联身上,结果一败涂地。这个编剧显然看了太多左翼的宣传品,他相信印度和中国的崛起,已经取代了美国的霸主地位。印度的科学家最先发现地壳的异常,并且制定全球性的拯救计划。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技术建造水平一流,不懂建航空母舰,却能建成诺亚方舟。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次党和政府竟然杜绝了腐败,没让“豆腐渣”悲剧重演。如果有起码的现实感,或者来中印两国游历一番,就不可能相信这类神话,但这个自由派文人却深信不疑。他太颓废了,已经到了良莠不分的地步。也许美国真该毁灭,因为这样的糊涂虫太多了,他们对现实只有一点可悲的了解,可他们愚蠢的见解却像瘟疫一样四处蔓延。

  这个神经脆弱的自由派,他对物质文明的厌倦,已经盼来了世界末日,但他仍然不肯放弃道德说教。爱与牺牲,在东方体现在宗教精神里,由西藏人的听天由命演绎了出来。而在西方,它们令人惊奇地体现在了政府首脑身上。这个美国黑人总统,是奥巴马影帝的化身,在关键时刻他把求生的机会让给了别人,不是共产党员,却胜似共产党员。这种政治倾向表达得十分露骨,在另一个场景,加州州长施瓦辛格被描绘成了小丑,当众撒谎,遭到天谴。众所周知,施瓦辛格是共和党人,而美国自由派绝大多数是民主党的拥趸。幼稚的自由派,虽然常用“阴谋论”抨击政府,但他们仍坚信世界的最后一天,政府将承担起延续物种的使命。在他们眼里,政府几乎就是上帝,只要足够民主。片中有一幕极具代表性,充分反映了自由派的价值观。这是一个两难选择,打开舱门救人可能错过最佳的逃生时机,不打开舱门就会让外面很多人白白死去。在一位永远正义的科学家的慷慨陈词后,各国政府首脑迅速民主投票,一致决定打开舱门展现人性。民众的良心唤醒了政府,政府做出了民主的决定。利他主义战胜了自私自利,这是团结的大会、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世界末日,谁会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人类的良心上面?答案是,一个自由派。在醉眼朦胧的人生里,他看不到光亮,一直积攒着对人类的怨恨。为此他渴望世界末日来临,在人们惊慌失措的时刻,他来亲自演示良心的拯救力量。他先施加恐吓,再给予希望,继而唤醒昏睡的心灵。你相信这套说辞吗?他说:世界太堕落了,不如毁掉它,由那些真正有良心的人来重建。我不相信,因为我看到背后有一个伪先知的身影,一个思想猥琐的文人,一个家庭破碎的中年汉。你相信他懂得什么良心?我不相信,我只知道“良心”是标签,贴在了他贩卖的东西上面。这种东西总能卖得出来,这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良心,他们也需要告诉别人他们有这种东西。或许,世界末日就是这么来的,人人都成了自由派,拒绝相信理性的力量,一味追求神秘主义的体验,他们拥有的全部,就是那一点点可怜的良心。

2010年11月6日, 6:4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