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时代,是一个闷骚的时代!官员、商人在闷声大发财,官员的财产千万别公开,商人也哭着喊着不上胡润杀猪榜。学者律师在装痛并快乐着捞钱。知名学者出卖自己声誉,换取真金白银,卖久了,真的会觉得,其实卖的专业也是一种学术!优秀律师也一样,卖的时候,一定要喊几声法律、法治的痛,让客人觉得这个女人很清纯。老谋子哪需要到河北高中去找清纯啊,学者、律师中能装逼的多了,随便去全国优秀律师,刑法专家堆里扔个石头,十步之内,必有清纯。老百姓,你最好是打酱油的,不然,你不明真相围观,有司也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损害商业声誉罪,什么是扰乱社会治安!最最安全的,就是好好过你的顺民生活,知道什么,别乱说。发生什么,就忍着,别折腾。

湖南杨金柱律师却从来是一个不安生的人!也许,他是一个武侠小说看多了的人。多年前就给自己取了一个大号,律坛怪侠。他或许真以为,当下社会真是武侠江湖呢。因此,当杨金柱仗义执言,代理北京两个律师唐吉田刘巍被吊销执业许可证案,他被警告,他发现,江湖原来还属官府的,他大惑不解,认为,地方或许曲解了中央依法治国的意图。于是,当他号召万人律师签名反对刑法306条律师伪证罪,他发现地方官府原是可以要挟人质(对他所在的事务所下手)而令草民的。他似乎低估同僚的立场,当他用博客呼吁最高法院院长下台时,王院长当然纹丝未动,他却被他所创建的事务所除名了;当他发帖批评湖南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长时,他被湖南省律协立案调查了。西谚说,宁骂总统,不骂老板。在东方,总统也不能骂,老板的老板更不能骂。昨日,他的湖南省刑法学会副会长的职务,又丢了。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协会为什么要对一个行使批判权的兄弟痛下杀手呢,理由很简单,律协是政法委下属司法厅下属的行业协会,而律师事务所的兄弟,执照都在司法局,大家都是人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律师也好,公民也好,他触犯了不闷骚的规矩,自然要接受惩罚。湖南省律协为什么不去立案调查其他大律师的收费,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调查,没有巧合,就是因为杨金柱律师犯规了。闷声大发财,开声倒大霉,不说,你或许仍可以做你的刑法学会副会长,著名律师,优秀大律师,然而,一旦你过界了,真的以为你律师就可以按照宪法、法律办事,对不起,你幼稚了,你TOO SIMPLE, NAÏVE!

其实,,作为一个老律师,当然知道闷骚的潜规则。只不过,律坛怪侠,他忍无可忍,再无可忍了。他当然也知道,打破潜规则的后果。为保护自己,他一再强调自己没办护照,没接触外国人,是按照他自己的理解,或是扶清灭洋。他自己的说法,是保皇党。他或许没学全历史,保皇党是最早受朝廷追杀的人,之后才是革命党。不管是保皇党,抑或革命党,对朝廷来说,都是乱党。司马迁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律坛怪侠,犯了两条。

请记得,浏阳谭嗣同也是湖南人,也是保皇党,而且是明知失败之后要砍头,“外国变法未有不流血者,中国变法流血请自嗣同始”! 杨金柱一样表现了,知其不可而为之,知道后果,仍无法闷骚!无奈,性格决定命运。湖南,就是中国普鲁士,要测试一下。犹如我的湖南朋友石扉客,总想测试,呜呼,总有些湖南骡子,受不了气血上涌!

朝廷知道你们要测试,求仁得仁,杀一儆百,谭嗣同等六君子,就死在菜市口。

一个人的江湖,剑胆琴心。一代人的江湖,此起彼伏。自谭嗣同起,前赴后继。在不久的将来,杨律师将被吊销律师执照,从而被退隐江湖。较之先贤谭浏阳,至少可以不喋血矣。感谢国家,进步很大!

谭嗣同流血菜市口,未多少年,革命军兴起,江湖风波恶!闷骚多年的时代,总有一天要表白!

姜文的新片:《让子弹飞》,据说,是很江湖的片子,马上上市,希望杨律师能看一下!

供21世纪网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