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博士的命运
               

当今中国,博士学位已经泡沫化。各大学竞相设置博士点,攻读过程接近零淘汰,总量一年超过六万名,跃居世界第一。尤其是一些党政高官,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入学不须考试,论文有人代笔,做官一天不误,堂而皇之地戴上了博士帽。博士已经由一个让人尊敬的称谓,变成令人生疑的角色。

然而,二十年前的情况不是这样。当时的中国大陆,对学术机构设立博士点的要求极严,招生数量也很少,偌大中国,每年不过千人而已。没有真才实学,休想成为博士。当时的博士,大多都成了学界翘楚。但在2009年底,也有两位当年的博士,遭遇噩运。

一位是今年54岁的张博树,他于1991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获哲学博士学位。12月21日,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却以“擅自出境,连续旷工一个多月,累计旷工约两个月”为由,令他调离,自行择业,将他扫地出门。所谓“旷工”,实际上是张博树接受日本庆应大学和美国罗杰·威廉姆斯大学邀请,分别赴日本、美国作短期学术访问。

另一位是和张博树同龄的刘博士。他于1988年在北京师范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12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此前,因为起草一个呼吁政治改革的文本,已经被关押一年多,先是监视居住,半年后转为逮捕,引起了国内外各界舆论大哗。当局选择圣诞节这一天,对他出此重手。

刘、张两位博士,不光在各自的文学和哲学专业颇有造诣,自成一家,而且先天下之忧而忧,以公民身份参与公共事务,撰写了大量思考国家命运,关怀社会进步,批判专制主义,旨在推进民主宪政的文字。张博树的文章,行文简洁,逻辑严密,显示了雄辩的理性力量。刘博士的文章,议论风声,兼具深刻的思想和飞扬的文采。本来,他们是中国古代士大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是世界现代知识分子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发扬者。但是当政者却把这样的博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公开讨论,百家争鸣,各讲各的道理,官方及御用文人既不是刘博士的对手,也不是张博树的对手。笔杆子不行,就靠枪杆子噤声。于是动用强权,砸掉张博树的饭碗,让刘博士到监牢里吃饭。无知惩罚有知,强权压制公理。黄鈡毁弃,瓦缶雷鸣。人类已经进入了21世纪,但这里的政治文明却滞留在中世纪!

在当局心目中,不论处罚张博树,还是审判刘博士,都是维稳棋局中的大事。但他们办完这些大事,却不事声张,既不登报,也不上广播电视,甚至不准网络议论。有关刘博士的信息,尽可能删除和屏蔽。这又表明了他们的不自信。官方当然无法禁止国际社会对刘博士的关注。但他们却可以在自己统治的范围内表现得若无其事,让普通老百姓无从得知。因为中国的公众已经不像毛时代那样愚昧,人们已经明白什么是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什么是文字狱。如果信息公开,反而对他们标榜的“依法治国”、“和谐社会”,形成莫大的讽刺。这也算是“盛世中国”的一道奇特风景。

如今,张博士丢掉了饭碗,成了失业救济金的领取者。而刘博士则在狱中荣获了来自奥斯陆的国际最高荣誉。当政者想用强权阻止公民对真理和社会进步的追求,最后的结果必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