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寻味的静默后,上海“11.15”大火再度为舆论高度关注。上海两家报纸刊出了采自灾民安置点的部分死者名单,媒体报道上万市民自发前往火灾现场吊唁的新闻。国内多家媒体发表了评论,表达对这场火灾的沉重思考。
  一场发生在中国最大城市、死难者最多的高楼大火,原本令人关注,原本不容易被清理出人们的头脑。渐渐回复的舆论反应,显示了对死难者应有的尊重,对事故的严重程度应有的体认。

  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故”。值得思考的,不只是在高楼越来越多的今天怎样完善消防能力。在这起大火的来龙去脉得到完整清晰的解答前,人们的追问将指向所有隐蔽的线索:关于死难者与仍未完全找到的失踪者的名单,关于大厦改造施工的现场管理,关于施工单位的所有信息……追问的广泛性远远超过事故后被控制的那些电焊工到底做了些什么。
  如果无证电焊工操作不当,这是起火的原因,那么谁雇佣了无证电焊工,马路包工头吗,又是谁雇佣了马路包工头来承担这一工程?新华社评论对劣质建材和违法分包痛加斥责,已经触及不是无证电焊工可以担责的原因。媒体报道中,工程分包方上海佳艺一方面是上海市建筑安全黑名单上的常客,一方面又是静安区一些工程总包方的宠儿,三年接获60项政府工程,显示上海佳艺不同寻常的“底蕴”。再往上追溯,发生此次事故的工程,总包方静安建总也如上海佳艺一样多有安全问题。媒体还发现,上海佳艺近三年财务数据不同寻常,净利润逐年增长,而净利润率绝不超过0.5%,同业都怀疑其数据真实性。

  问题的深度,显然超出了“五个方面的问题”:电焊工无证违规,装修工程多次分包,作业抢进度,现场违规使用易燃材料,有关部门安全监管不力。火光后面,有不同寻常的事情若隐若现,有强烈的利益关系的暗示明明灭灭。
  如果就事论事,把问题局限于火灾本身,谁点燃了火,哪些技术环节上没有做到位,也许,埋下的不过是新的火灾的种子。如果存在着一个导致“五个方面的问题”的总关节,那么这个关节不被去除,那么严肃处理能够到达何处,仅就处理事故而言,又何以在公正性上说服人心?进一步地,如果类似的总关节无所治理,那么这样那样的事故,以及无事故状态之下的日常生活,人们岂不就要笼罩无所不至的黑雾?

  很遗憾的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那些最底层的人,例如站在街头等待雇佣的无证电焊工,总是福轻祸重。他们讨要工作,不过得到基本的生计,引发事故,不能不接受“直接责任人”的惩罚,一切都是那么明确而无可辩护。而那些利益重大的人,如果没有意外,通体舒坦,即使有所意外,责任仍然靠后,甚至平安度过。“安全第一责任人”,似乎永远是权力上排位第一,宣读安全时调门第一,而承担责任并非如此,难道“第一责任”,原本指的不是事故追究的第一责任,而是发号施令的第一责任?

  上万市民静静流向火灾现场,去吊唁死难,固然是寄托哀思,又何尝不是无言的注视。他们在表达对事故的关注,表达对事故一切因果的追问。在这些市民面前,官员的悲哀或者哭泣当然可以理解,然而,如果没有剔骨般透彻的调查,如果没有基于生命伦理的愧疚表现,作为官员又何以配得上值得尊重的评价。给人们一个承诺吧,有关上海大火的一切,将会拿到阳光下,市民将能够得到令他们心悦诚服的结果,而且舆论将能够继续讨论这场沉痛的事故。尽管承诺也已经用滥,但如果连这点承诺都没有,又教人怎样想呢?
                              2010.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