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美国梦

美国的中期选举已经落幕,而我们这里的好戏才刚刚开场,各种分析跛脚后的奥巴马的文章纷沓而至。看来中国人的确不愧为美国的超级观众,那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我们的高度关注。2010年美国的一场例行的民意代表选举,我们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把它当成了头号新闻,连篇牍累的在头版头条加以跟踪报道。现在,选举结束了,我们该歇歇了吧?没这回事。对选举后果的“深度分析”又登场了。

中国的许多人,其实都有美国情结,有自己的美国梦。这些梦或是白日美梦,或是深夜沉睡时的揪心之梦。但梦虽然不同,却反映了一个事实:,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举足轻重。

被描绘成“右派”的中国自由主义人士,就喜欢做美国梦。他们也不忌讳这一点,公开承认自己喜欢美国,喜欢美国的自由、民主、开放和创新活力。他们甚至还希望中国多学学美国,以宪政法治打理国家。

中国的那些所谓“左派”们,民族主义者们,是不是就不做美国梦呢?也不是这回事。他们也做美国梦,而且做的大都是美国精英梦。新左派就不用说了,他们的长篇大论中,动辄就大段引用美国学术权威的言论,言必称某某美国权威。民族主义者也是半斤八两,他们说此人是汉奸,彼人崇洋媚外,所用的理论武器却大多是美国制造,而且他们还要特别标榜,这是美国最新的学术成果。翻看有些名左派的博客,常能看到这样的文字:“前两天我接受美国一位著名记者的采访,我对他说……”,或者“这些天我要离开自己的博客了,因为我得去美国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一幅洋洋得意的样子。

甚至“左派“中的毛左派也有美国梦,而且梦得还不轻。有段时间,毛左派为了进一步证明毛伟大,就把美国扯了进来。说什么“美国的航空母舰上挂着毛的画像 ”,“美国某著名学者高度赞赏毛泽东”等等。这些话的意思是:美国人都说毛伟大了,难道毛不伟大?这只是弱逻辑。它的强逻辑是:美国真伟大,伟大的美国人说毛伟大,所以毛伟大。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毛自己就有美国梦,一辈子都没去掉。1949年之前,毛自己和他的助手们还写了不少文章,说是非常喜欢美国,要以美国为榜样,把中国也建成美国那样自由民主的国家。后来毛改变了注意,但美国梦还在,只不过改成了“超英赶美”,为此还发动了大跃进。毛把美国设定为最后要赶超的国家,足见美国在他心目中的份量。

提到中国人的美国情结,中国人时刻做着的美国梦,老姜就不由得想起了中国经济学界的口水仗。想当年,郎咸平孤身闯入中国大陆,信口便说: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他讲这种话的底气,就来源于自己的美国背景。郎是美国人,学位是那里拿的,学术地位也是美国给的,这便是他牛逼的本钱。后来张维迎们进行反击,用的也是欧美的标准、规范,美国学界的评价,只不过选择的具体材料不同而已。看来没有美国的背书,他们都只能做山寨。

中国人有美国梦,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是什么坏事。这说明中国人还知道事情的好坏、优劣、进步和落后。对“左派”、民族主义者的美国梦,也应该这样看。这些人攻击“右派”时,喜欢炫耀自己的美国式学问,而没有拿着《商君书》大做文章,这说明他们心里其实也有杆称,知道什么东西比较可靠,什么东西不大那么靠谱。只不过中国人比较会演戏,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没办法了。

美国梦无可厚非。但老姜还是希望,我们能通过这些梦,把中国之梦也带起来;如果能让外国人也做中国梦,那就更好了。这也是我的梦。作为中国的一小民,我有时也会做做美国梦。但我更希望的是,这些梦境能发生时空变幻,统统变成美好的中国梦。有了中国梦,到时也许就不需要什么美国梦了。

20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