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明年双目标调控恐有难度

* 预计明年信贷新增目标上限为7万亿 * 明年M2增速目标料将下降至15%或16% * 外汇占款等不确定性会干扰上述目标 * 央行困境也折射出经济转型之迫切性

作者 毕晓雯/钟华

路透上海11月24日电—中国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各个部门的目标设定工作也进入实际的操作阶段.官方媒体预测中国央行明年的信贷增长目标上限将设定在7万亿元人民币,而M2增长将落在15%或16%.但要同时实现这一双重目标,货币政策操作的难度不小.

考虑到明年中国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基本会维持在4%,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约为9%,以稳健的货币供应量应超过该两项指标2-3个百分点来看,15-16%的M2增速所创造的货币环境,将完全能保障整体经济发展的需求.

但是,这个双重目标,也令央行面临很大的操作难度.根据中国经济的现状,基础货币的创造不仅来自于信贷,也主要受制于外汇占款的变化,而外汇占款并不受央行的控制.因此,不少专家建议,在保障经济增速而确定了M2增长目标後,信贷增长目标的设定应该更为灵活.

“M2增长15%就能够满足明年经济增长9%的需求.”中国建设银行研究员赵庆明博士称,”但7万亿的信贷很难让M2的增速回落至15%,6.5-6.8万亿的信贷增长比较合适.”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近日也指出,货币政策应回归稳健.过多的货币加大了通胀的压力,催生了资产泡沫,必须加以管理.”具体来说,按照最简单明了的货币供应的控制方法应该是M2等于GDP的增量加CPI控制增量,再放大1-2个百分点.

2001-2005年,M2的平均增速超过GDP+CPI的增速为5.4个百分点,2003-2007年超过2.8个百分点.但在挽救经济的2008年-2009年,M2平均增速超出10个百分点.

但也有国有大型银行人士表示,从现在中国企业的信贷需求和经济总量增长来看,信贷指标有点偏紧.他指出,即使剔除2009年新增信贷极端投放的特例,从历年新增信贷增长平滑来看,7万亿元的目标也属正常,因考虑到信贷增长本身的惯性.

“信贷同比增幅将放缓,可能使得明年信贷资源更显稀缺.”该人士称,

上海证券报周三报导,目前各家银行均已基本制定完毕2011年的新增信贷规模,上报的规模跟今年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但考虑到央行最终会对各家上报的数字”打折”,所以明年新增信贷规模缩减将成定局.

报导引述多家机构的预测指出,明年中国新增信贷规模预计将缩减至6-7万亿元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目标可能为16%.

**央行困境**

与GDP、CPI一样,M2与信贷增长的双目标也位列中国政府每年设定的系列宏观指标之中.但由于外汇占款等变量并非央行所能控制,这就加大了其货币政策的操作难度.吴晓灵就曾指出,中央银行不宜提出货币供应量和信贷增量两个控制目标.只有在政策控制目标明确的前提下,中央银行在使用各种手段时,市场才能更为明确理解央行的意图.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也指出,信贷这个目标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到底如何,也要看中国经济从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获得的融资量,同时还要看外部资本的流入量.

“信贷完全可控,莫不如仅设定M2增长目标,再根据外汇占款等其他变量的变化,对信贷进行调整.不然央行操作的难度很大.”华泰联合证券分析师林朝晖也表示.

但对于不设信贷目标的建议,有来自银行业的分析人士则指出,由于中国企业的资金需求长期以来仍是以间接融资–银行信贷为主,而银行的主要盈利模式为放贷获取利息收益,不在年初设定信贷目标,对银行来说无疑增加了经营的难度.

“不太可能不设信贷目标.银行会找不着北的….”一位国有银行的信贷业务负责人表示,”就算央行不设,各家银行也会设的.”

中国去年底的M2馀额为61.02万亿元,若今年底M2增速为央行年初设定的17%,则总量为71.4万亿.明年若达15-16%的话,至明年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在10.7万亿-11.4万亿之间.

而央行面临的困境,同样还包括其货币政策的独力性有一定限制.如对利率、汇率政策的变动,央行并没有决定权.

**如何破局**

纵观央行困境,也正是中国经济目前的困境:过度依赖外贸导致外汇储备不断增加;人民币升值恐惧症则让越来越多的热钱押注人民币必定要升值;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保增长永远是第一位,而结构调整的难度同时也在积累.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将保增长放在首要地位.在2009年,为保证全球经济危机下的中国经济实现高速增长,中国金融机构全年本外币信贷新增超过11万亿,M2同比增长为27.68%.

上述国有银行的分析人士就指出,尽管明年延续的经济发展”调结构”会抑制一些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信贷需求,但2011年为中国”十二五”开局之年,根据惯例,势必有一些重大项目要推出实施,也需要银行信贷给予支持.

而上述国有银行人士还特别指出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现象:明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年,政治因素也需要适度的信贷增长,为中国经济的平稳增长提供保障.

正是基于中国经济短期内的转型难以实现,分析师们对当前的货币政策的困境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目前,央行从公开市场回笼资金可谓困难重重,既不想抬高货币市场利率而加重市场升息预期,又面临着大量回笼过剩流动性的艰难任务.因此,今年以来,央行已五次普调存款准备金率,并配以两次差别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令理论上杀伤力最大的货币政策工具,逐渐成为常规操作.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表示,中国央行仍将不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明年可能会到23%的极限值.

而根据目前的商业银行的监管指标,银行的贷存比限定在最高75%.试想,如果存款准备金率突破了23%的极限,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还不到位,央行仍面临外汇占款不断增加的压力,而赌人民币升值的”热钱”又不断流入,那时又该怎麽应对呢? (完)

–审校 屈桂娟


2010年11月25日, 2:34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