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萧功秦5号在《人民论坛网》上发表了一篇政论文章。这篇文章指出,中国目前形成了“强国家—弱社会”模式,而这种模式现在面临腐败困境、国富民穷等五大困境。

萧功秦这篇题为《中国模式优势背后面临五大困境》文章认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践中,执政党保留着强势的执政资源,社会自主发育受到执政者的管控。久而久之,改革三十年后的中国,国家与社会之间,就形成这样一种特殊的“强国家—弱社会”关系结构。

萧功秦表示,“强国家—弱社会”体制,虽然在发展初期具有高效率整合社会资源的优势,但随着社会发展,劣势也同样越来越明显的表现出来。他强调中国模式有五大困境。

一是腐败困境。由于官僚腐败与相当一部分官员的反法制的自利行为,难以通过社会制约来纠正,在某些官员权力范围内,社会反弹往往被解释为不稳定因素来予以抑制。久而久之,治理腐败就发生许多问题。

萧功秦是这样解释“”困境的,他认为:政府官员或机构与垄断性的利益集团相结合,利用政府强大的税收能力,从社会中汲取资源,而社会本身对国家财富集中缺乏足够的制衡能力。结果直接导致社会消费严重不足。经济拉动困难,影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而另外三个困境还包括“两极分化困境”、“国有病困境”和“社会创新能力弱化”的困境。

萧功秦指出,当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群体性事件与社会冲突,强势国家可以用“花钱买稳定”的方式,来抑制矛盾。但矛盾只会不断积累,维稳成本会越来越高,社会矛盾会越积越多。。

史学家苏明教授指出,中国的民众生活在一个被全盘异化了的社会里,民怨和民愤是必然的结果。

苏明:“中国大陆社会的一个现实是,民怨民愤越来越尖锐,而且矛头都指向是共*D政权,共*D很清楚这个现实。于是,就把这些统统指责为是敌对势力。或者是颠覆国家政权,指责的理由,那就是散布对党的领导,对社会主义,对改革开放的不满,幷且由此造成了民众对党的领导的不信任情绪和悲观心理等等。”

萧功秦指出,久而久之,这些社会矛盾就会通过“积零为整”方式来个总发泄,而中国也将陷入“低频率高强度”爆发的危机与困境

萧功秦是湖南衡阳人,现为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预测”专家。1998年受美国政府邀请为“国际访问者计划访问学者”。2004年4月为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访问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