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权力斗争,保守派与改革派的较量激烈进行之中,胡锦涛想让他在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主管宣传工作,这是人们都知道的。但现在中共上层内部的消息封锁很严密,局外人是很难判断的。近来,我同北京的朋友们聊天才知道。斗争是如此激烈,已呈现出白热化。随着习近平担任军委副主席,汪洋升迁进北京,太子党和团派双方的竞争形势变得更加复杂。王沪宁的角色,也更令人关注。

王沪宁能拿出如何政改的理论吗?

中共的经济改革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而政治改革迟迟未能启动,这次在十八大前,中共要想真正发动政治改革,由王沪宁为首的党中央理论班子,就必须拿出如何整改的理论。王沪宁在江时代,为其所立的“三个代表”时,已把马列毛思想的精髓都抽干了,才做出这不伦不类的主题结论。为胡锦涛编创的“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几乎穷尽了古今的传统文化的儒家思想和市场经济的理论,概括出一个外国人不懂,中国人不明白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指导发展方向的理论,想给世人揭示出一个在胡时代,出现的经济繁荣,社会和谐的美好前景。但几年之后,事与愿违,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迅猛,但危机四伏,社会矛盾充满各阶层,眼看着社会不但和谐不了,连经济发展的成果,都不知能否保住。目前的这种状况,把快到站的“胡温马车”深深地震撼了,惊出了温家宝的感叹和胡锦涛的深思。

中国在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赵紫阳被撤掉了总书记的职务,开明的党内民主改革派遭受严重打压,但是民主改革派元气未受损伤,朱镕基、温家宝等人,后来还得以重用。这样,才维持了中共坚持经济改革的局面,并经过20年的时间举得了一定的成绩。

然而,面对中共即将到来的十八大权力交割,党内的保守派与改革派之间的斗争越演越烈,都希望借次机会,来壮大自己的势力。太子党出身的薄熙来,在重庆大搞 “唱红打黑”红色革命运动,就是公开打出了捍卫红色江山的旗帜,来招揽人马。太子党的老大邓朴方也亲赴重庆给予支持,以“太子党”为主体的党内保守派势力,明确向现中共的高层宣示,要在十八大上,力争夺回中共高层的领导权。实现太子党所希望的“习薄搭班”的权力结构即:“习近平接任国家主席,薄熙来接任国务院总理”。如此,在中共建国六十三年,经济改革三十四年后,终于可以实现“社会主义复辟”,从资本主义的错误发展道路中,回到社会主义的正确发展道路上。

中共打下江山的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等的子女们,虽然没有直接接班,而已习、薄等人同属的“红二代”们,他们的接班就意味着,中共的红色政权,终于又回到了革命的后代手里,保证了红色的江山代代相传,永不变色。
而改革派理想的十八大后的格局,是想将太子党彻底清出中共高层的权力核心,由团派出身的李克强任国家主席,王岐山任总理,王沪宁任中宣部部长。按照这个格局,新一届的十八大领导班子,将会在坚持深化经济改革发展的同时,启动所谓的政治改革,把中国带向一个新的社会发展历程,通过实现资本主义的复辟,使中国变成一个社会民主主义国家。这样,由中共的前辈毛、邓等领导人打下的江山,将改变颜色,彻底结束中共的红色江山时代。

但这个结果,是中共遗老“太子党”的集团,绝对不能容忍的。这将意味着,他们父辈暴力革命的历史,都可能被彻底遭到清算。所以,他们必然要坚决抵制反击,中国可能将要进行的政治民主化改革。

面对今天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王沪宁及党的智囊团队,能拿出什么好的理论,把中国资本主义与民主政治结合,来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吗?王沪宁曾在一些文章中反复强调:“一定的政治体制必须适应一定的历史——社会——文化条件”,中国“不能移花接木,也不能搞拔苗助长”。在民主政治方面,他认为“,不能超过中国现阶段的条件”,要“以发展生产力为中轴来发展民主政治,也只有这样,发展民主政治才是有效的”。王沪宁及党的智囊团队,对欧美的有关政治改革的理论,早已研究的滚瓜滥熟,但他们不敢拿到中国来实践。

而中国式的资本主义至今,仍与民主政治完全隔离,中共党内民主改革派,在向西方民主政治看齐的同时,虽也利用意识形态宣传的工具。但由于中国的今天社会发展的形势,用马列毛的革命理论,早已无法联系实际,而现实中的十八大前夕的权力争斗,已显著地演化为意识形态领域的舆论争夺战。

在这样的状况下,即将出任中共宣传部长的王沪宁,肩上的担子就更为沉重。他前半生研究的马列毛的哲学再没有新意,由社会主义同向共产主义的道路已经走不通,而西方的哲学又不能为中共所有,他思想中的存在的欧美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又不能用作于中共政治改革的指导。那么,还真不知道王沪宁能创造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中共政改的革命理论,来指导中国下一步的政改。我替他来想几句:“坚持社会主义民主,继续深化经济改革”、“高举政治改革的旗帜,保卫经济改革的成果”等等。而这些都是空洞的政治口号,实际上在中国目前这样状况的前提下,绝不会有一个贴切的主题口号,能代表下一步中共政治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指导理论。王沪宁及他负责的中共理论研究团队,下一步,是进也难,退也难,提出口号更难,想实现口号,是难上加难。

从中共高层的领导温家宝目前的态度来看,还是想站在民主改革派的一方。中共领导上层残存着“老人政治”的影响,被“太子党”集团为主的保守派势力牢牢把持着。

自中共建国以来,中国就形成了国务院与党中央的内斗局面。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同样也脱离不了这个规律,在2008年的大雪灾和汶川大地震后的两次表现,温家宝让胡锦涛感到非常尴尬。而国务院主持的经济领域的,深入的市场化改革方案,同样在中共高层保守派势力的干扰下,从中央到地方也推进得非常迟缓,由中共权贵集团控制的国有企业,至今垄断着重大民生领域。国务院在前不久,为促进民营和外资,加快进入国计民生等重要领域,又提出了“新36条”,但至今仍看不到实施效果。

进入下半年来,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尤其是对温家宝在深圳的关于政治改革讲话的问题争论上,党内的改革派明显占了上风。但这件事,确引起了党中央中宣部的强烈不满,并立即下令着手对广东省的南方报社进行整顿。紧接着,胡锦涛在深圳又发表了纠偏的,有关政治改革的讲话,给温的观点予以否定

那么,在王沪宁十八大接任中宣部长后,中宣部的宣传指导思想的定位,敢脱离中共的思想理论基础吗?我认为,他是不敢的,而中共的高层集团也绝不会允许的。

而且,当今中国的资本主义与经典资本主义完全不同。中国特色的资本家不是自发产生,是在共产党的恩赐下,成长起来的。而且他们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官商勾结。这些在中共一党专制的条件下,产生的新生资产阶级,对共产党既顺从又怨恨,还有中共权贵资产阶级集团。他们与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制度是一荣俱荣,一垮俱垮。

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和民族资本主义,都是依靠对劳工阶层的剥削和对资源的浪费毁灭,创造出了震惊世界的经济奇迹。当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经济的效益,已超越日本排在世界第二。 中国以每年接近两位数的经济增长,把欧美国家远远抛在后头。可是,在经济成长的背后是什么呢?是全社会严重的两极分化和贫富悬殊,社会道德全面滑坡,自然资源的严重破坏和枯竭,全社会各管理层面贪污索贿横行,吏治极度腐败,造成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隔膜和敌视。
当前,解决中国的问题,已经不在是简单的去改变生产经营方式,以适应生产的需要,而是如何改革政治政治制度,建设一个全社会的生活新环境。

对于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和美国的民主制度的理论,王沪宁及党的智囊团队,他们不敢拿来在中国进行实践和改进。他通过对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研究曾认为:“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和推进民主政治,必须有统一和稳定的政治领导”,“以党内民主带动和推进全社会的民主”。但这一套理论也施行不下去。

如果说,今天中国的崛起,是中国的资本主义成长的话,王沪宁作为这期中的一名理论家,他们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成熟后,就更可怕。下一步一旦实施,很有可能会令中国的江山改变颜色。所以,作为中共党内的保守派,一定会把他批倒批臭的。

而王沪宁之流,也没有勇气,不敢承担历史的责任,他们怕把今天的中国,通过政治改革变成民主的国家,而他们自己确变成历史的罪人,把中共老一辈打下的红色江山,葬送在他们手里。

王沪宁的出路与归宿

挨骂,是一个政治公众人物成长的必经之路,不被人骂的人物即是蠢材。在江、胡执政时代里,王沪宁在政坛上崛起,同时批评和指责他的声音不绝于耳。王沪宁成了批判造成中共负面行为的思想理论代表,更是海外媒体热炒的政治新闻人物。事实上,海内外媒体的对中共政坛的新秀人物的品头论足,指手画脚。从根本上来讲,是对他们在政治上的担心。一个新的政治人物的崛起成长,他的思想立场及他对中国政局的影响,都会引起其他政治人物的戒心、疑心、嫉妒和恐惧,并遭到社会各种力量的反对和反抗。而且,随着他在政坛上的进步和影响越来越大时,挨骂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的文人知识分子,一般都有很强的宿命论观点。,就其名字而言,姓为天赐,名字后起,在沪为宁,去京必败。败在哪里呢?王沪宁本人是个学者,在东西方的有关政治理论方面,有一定的建树。出版过一些有水准的著作,如《比较政治分析》、《政治的人生》等。曾参与了中共从十三大以来的重要理论文献的起草。其中,有关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不能超越中国现阶段条件的论述,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准备,提供了极具价值的参考。这说明本人有才气,有成就。但做人未必都去做官,王沪宁是个学者,在校任教时,人品不错,才华横溢,中外知晓,口碑也不错。自从作江的幕僚开始,并为其写出“三个代表后”,声誉直线下降。王沪宁调入了中央政策研究室,先是担任政治组组长,后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沪宁当选中央委员后,又出任中央政研室主任,开始了仕途亨通之路。王沪宁与他领导的中央政研室,在其间举足轻重,为胡又创造出“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从此,不但声誉俱毁,家庭也崩溃,妻离子散。升任高官后的荣华富贵,没有给他带来幸福美满的生活,换来的确是,孤家寡人孤独,体会到的是,高处不胜寒的心境。这在中国传统文化崇尚的“天、地、人”的和谐中,应了“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理数。

王沪宁虽然身近在天子身旁,心却远离了家人和所有爱戴他的人们。事实证明,王沪宁此时,参与中国的政界,既不合天时,又不符地理,更不得人心。

那么,王沪宁的归宿最终会如何呢?如中共十八大政权能顺利交接和延续,他会得到应有的一官半职,享受荣华富贵。但之后,随着中共政权的垮台,他也就成了陪葬品,枉费了一世的才华。如果,现在急流勇退,回沪返校,继续为人师表,去研究学问教学生,有可能成为一代大师,在这一领域中建树不朽的学术成就,晚节得保,盖棺定论,做一世的好人。

韩武
201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