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拆迁打死人的保安公司受雇于当地政府
北京被强制拆迁的房屋

北京被强制拆迁的房屋

法新社

曾经在10月30日的强拆行动中打死人的太原“柒星安保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根据昨天出版的《成都商报》的报道,这家公司背景并不简单。从当地知情人士获取的合同文本显示,该公司受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国土分局、环保分局、执法分局乃至晋源区政府等委托,替他们承担“对违法违规在建工程实施停工、看护、守护任务;对违规违法等项目配合拆迁”等。

10月30日凌晨2时30分许,在一次强拆行动中,数十人搭梯子翻入太原市晋源区古寨村村民武文元家,将在武家留宿的邻居孟福贵活活打死。

事后,太原市晋源区政府发布消息称,“血拆”事件系“柒星安保公司”非法拆迁所致。当地警方已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2名,事涉保安公司营业执照被吊销。

获知噩耗后,孟福贵之子、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连夜赶回太原,他的奔丧日记刊登在《南都周刊》上,公众的同情和愤怒流传在在网络和微博客上。

孟建伟透露,他的父亲所以和60户村民一起留守,是因为“拆迁补偿严重不公”,他们认为,有关部门借口在搞太原滨河东路“南进西扩”,实质是要在他们村建豪华别墅“水域金岸”。

11月1日,太原市政法委书记柳遂记等亲自到孟家安抚死者家属。他对孟建伟等介绍说,调查显示,柒星保安公司老总武瑞军10月29日晚召集了一批保安队员开会,布置深夜要组织强拆。武瑞军使用了物质刺激法,承诺给每个拆迁人员的酬劳,由200元一天升级为拆除一户即奖励5000元。

当夜的强拆中,保安队员用推土机推倒了孟家的墙,撞开大窟窿,进入武家后便打人,然后将受害者抬到院子里,试图造成在室外发生争执的假象。

事后警方公布的调查进展中,警方称,武瑞军的公司受雇于一家“民营性质”的“同心旧建筑拆迁公司”,但孟建伟和他聘请的律师提出,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滨河东路“南进西扩”的拆迁主体是晋源区政府,并不是所谓的同心公司。

昨天出版的《成都商报》从当地知情人士获取的合同文本显示,这家涉案的“柒星安保公司”背景并不简单。

由于并无保安公司资质,武瑞军借用了太原市公安局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等的资质。合同显示,该公司受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国土分局、环保分局、执法分局乃至晋源区政府等委托,替他们承担“对违法违规在建工程实施停工、看护、守护任务;对违规违法等项目配合拆迁”等。

武瑞军和太原市公安局保安公司的关系密切,他的公司给晋源规划、执法、国土等部门提供服务,收费出示的发票都是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的正规发票。

事发前,武瑞军刚被任命为太原市公安局保安服务总公司晋源分公司的特勤大队长,就在孟福贵血案发生前几日,武瑞军还以晋源分公司特勤大队长的身份前往太原市理工大学,执行过拆迁任务。

武瑞军与太原市公安局分管保安公司的三处教导员张某交往密切。在孟福贵血案发生前一个月左右,张某为父亲在太钢附近的芙蓉酒店过80大寿,仅武瑞军的人就去了50多人,“坐了5桌”,为给张某帮忙,武瑞军带去了三辆依维柯客车以及五部奔驰宝马等豪华轿车帮他家接送客人。

据报道,太原市有诸多这样专门替政府部门打工的黑保安公司,几乎每个区都有那么一两个,通过和相关部门搞好关系,他们可以虚报人数——报上去10个人,实际出场3人左右,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员吃掉5个人的报酬,武瑞军等吃2个左右。

据报道,打死人的这个“柒星安保公司”只不过是太原市诸多黑保安公司之冰山一角,太原市各执法部门每年支出的此类保安费用上亿元。

对此案目前的调查进展,孟建伟一家要求,“一定要揪出打人事件背后的保护伞。”

tags: 中国社会


请看原文:
中国: 山西太原拆迁打死人的保安公司受雇于当地政府